極下悪徒

无责任爱情

《分手宣言》.露普


上。


①人类AU

②露普倾向

③质量低下不适合阅读想好了就进来吧







——————————



布拉金斯基和基尔伯特分手了。



邻居柯克兰当日夜晚听见足以掀翻天际的吵闹声,几乎要把他家玻璃震碎。他忙着哄尚在襁褓的表弟小阿尔弗,一边把桌子上的《时间简史》收进了柜子里。

他明早还有一个讲座要去听,这可令人发愁。柯克兰十分沮丧地望向隔着一小块绿草坪和栅栏的邻居家两位战斗民族铺天盖地的争吵,几乎要当场报警平息风波。
喧闹声响彻夜晚。



———————————


-One.

-「如果要我说的话,这辈子最错误的事就是遇见了你。」



阳光近乎过分地笼罩了伊万家的庭院,他醒来的时候早已中午十二点五分。家里一片狼藉就犹如绵羊啃过的坑洼草地,到处都是碎裂的玻璃和打斗过的明显痕迹。

基尔伯特像一只担惊受怕的小动物蜷缩着身子在沙发下蹙眉打着盹。
伊万只能叹口气揉弄几把他的银毛,也不想把他叫醒。




“昨晚我们都疯了。”

基尔伯特醒来的时候布拉金斯基先生开口了,缓慢而沉重地说。


“……布拉金斯基,错误都在你的脑门上,请别用‘我们’这个词语成吗。”

基尔伯特一字一顿地用尚含糊的口音说出这句话,全然不顾伊万沉下来的脸色。



“靠,贝什米特老兄,我就是十分普通带着女人回家增进友谊——她是我上司!喂,你该不是这点道理都不讲。你难道都不认识伊莎贝拉?——昨夜那位女士是她妹妹。”

伊万将早已解释过无数次的话语搬上台面来说,看样子他已经失去了应有的耐心不想再和面前这个听不进俄语的德国人再多讲什么。
“你是要我用英文来和你说吗。”



“嘿,她是你上司,本大爷是你恋人!”

基尔伯特大气未消地喘着粗气一副不把人打一顿不罢休的模样,脸涨的通红。
要不是伊万摆出好脸色他现在提着AK-47就上去把人崩脑门儿了。


“你别告诉我你这点素质都特么的没有。”


“就没有!”

小孩子吗。
伊万全然失去最初的兴致和包容感剩下无尽的厌倦,他受够了往复如此地解释自己并没有的出轨事件。伊万想——他是个正儿八经的成熟男人,怎么就被这样一个初中生细胞的贝什米特逼得束手无策呢。

“我累了,基尔伯特。”

伊万毫不留情地放狠话。



“如果——我是说,你还要这样嫉妒那些和我有接触的曼妙女士,那你妹的就搬回你的柏林老家住去。”

“你这是错误的。”


基尔伯特咬牙切齿。



“布拉金斯基,你倒是认为这样很正确。本大爷要往家里带女人我看你会不会如此暴跳如雷!?”


“啊不。”

伊万露出惯性微笑,十分舒服地点头耸肩。



“不是每个人都叫贝什米特,也不是每个人都如此素质低下,明白吗我可爱的小醋坛子恋人?”




趴在窗边的波诺弗瓦心里暗骂真是对不知好歹的恋人,不以分手为前提的吵架都是秀恩爱。但是很快他听见里头又传来了砸碎碗传来的巨大声鸣,逃离空难现场般抱头离开了这个充满灾祸的宅院。
事实上自从交往开始他们的吵架就没断过,三天两头由于价值观和理念的不同纠纷不止,再加上待人温和的布拉金斯基不善于拒绝女性做客邀请——于是,贝什米特对每晚到家都能在身上找出红唇印的布拉金斯基同志发火也是很正常的。

都说恋人不是相同就是互补,据波诺弗瓦说这就是一对很好的「相反极」案例。
他们唯一相同的观念就是王耀家的东西贵到离谱,除了这条再无意见统一的地方。对于能够使两人有点相同之处这点,王耀表示你们要找个理由继续交往就随便了凭啥散播谣言整得顾客不往自己店里跑?


“我真后悔遇见了你。”


“…可是本大爷不后悔。”


伊万半是担忧地看了基尔伯特一眼,用只能够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了句“也就只有这点讨喜”便不想管辖这次风波。



布拉金斯基说,错误的同志只能在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所以我执意要和你分手,贝什米特同志。

贝什米特说,你要叫我贝什米特大爷。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