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基本每月零更新不建议关注

定期发布以及删除牢骚

Ygo补完中 进度Zexal /立派克里斯忠实女友粉以及数字家+斗推



快★V★依★存★重★患★者


还没到我出动的时刻呢 AIBO!

斗哥和克里斯再不去结婚我就自爆了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吃陆鬼了吧

为什么我的心那么痛呢
面如死灰都无法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也罢 不过是 根本没人会在意的 拉郎嘛
只有我在意 分析 扯

足够了

我还沦陷在十万沼里爬不出来

【陆鬼】关于在清晨相遇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这件事

—>陆鬼避雷 内含一点林幻成分

5 2 0快乐 今天只想看小情侣 虽然我自己是一条孤傲的草原野犬

设定是动画 幻加入鬼天盟+漫画 紫堂兄弟归顺鬼天盟 时间线请不必在意

摸了个小鱼

人设属于官方 OOC属于我

陆鬼交往中设定注意

OK的话 GO—>




-————


紫堂陆是被紫堂林扭曲得不成形的睡姿踢醒的。

鬼天盟本就不是资金多充足的地方,鬼狐天冲分配给两大主力一个有上下铺的房间就算是感恩戴德的怜悯了。林这厮,表面张狂得一丝不苟,被吓一次就现了本来胆小的性格,加上缺乏常理——对、因为他对陆的过度狂热崇拜,以及陆现在仍然后悔着的一件事——他经常利用林对自己的无条件信任来恐吓他。

大约七个小时前,紫堂幻叩开他们房间的门,举着一张CD问林愿不愿意陪自己看恐怖片。林手指啪啪按在游戏机上,正和陆联合对付敌手,没好气地应了声:“滚!胆儿这么小还配当紫堂家的人吗!”

幻可怜巴巴地应:“所以我才来求助哥哥你啊。”

林这一下,内心的兄长本性被激发得出来了,觉得自个儿肩上的责任大了不少,自然也美滋滋地放下了游戏机。陆见不好连忙补救,对面的敌兵铺天盖地地涌来——“干!”他对着林离去的背影大声吼了一句,“紫堂林!你真不是个东西!见色忘哥!别进我的房了!……”


紫堂林显而易见地被坑了一把,回来后支支吾吾地,眼神不安定地左飘右晃。他见了陆恨不得像只八爪鱼粘过去,口中念叨念叨地说“大哥哥哥哥哥哥!你最好了!今晚我要和你一起挤一……”

陆:已经没有这种操作了。滚


现如今,林还是厚脸皮地上了陆的床,并且睡相难看呼噜槽心,陆头很痛。他不耐烦地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不忍心吵醒林,一个翻身把被子全压他身上,穿好衣服走了。


-


其实说到底,紫堂陆只是借林作一个失眠的发泄口。他对于现状有着正在烦恼的事,而又辗转万分,不能与人相倾诉。现在是5月20日清晨五点三十分,当然重点不是五点三十分——5月20日是一个可以心安理得、旁若无人地谈恋爱的日子。

但是他的对象什么也没有意识到。

鬼狐天冲,清正廉洁,现任鬼天盟盟主及紫堂陆第一任以及理想中的最后一任男朋友。他比想象的更难接近,一举一动都保留着恰当的距离感,就算是没人的时候——紫堂陆把手搭在他的腰上都会被只狐爪不留情地拍下来,鬼狐天冲冷眼摆出一个口型:“滚。”

交往几个月了,连个啵都没打过。鬼狐似乎对于陆有着强过他人的警惕感,生怕一秒不走心就被全盟知道这段关系——地下恋情——陆这么安慰自己。

但是这个地下恋情,地下到了我都不觉得我们在交往的程度啊!

按照常理来说、退一万步来说也该做出点形式来吧。紫堂陆想过,自己在背后望着鬼狐天冲的时,想过觉得那家伙很瘦的诸如此类的东西——以及,想要体验拥抱的触感。

他想象过自己的手环过鬼狐天冲的腰,将身体大面积地与对方紧贴在一起,似乎随着体温升高的同时能听见对方愈发急促——被打乱的呼吸声、以及咬字不清的推脱。


当他这么想的时候,鬼狐房间的门打开了。狭长的走廊一侧亮起昏黄的灯光,他顶着一头未打理过的蓬松碎发走出房门,望见紫堂陆的时候抖了下狐耳、面露嗤笑:“怎么了,紫堂陆大人真是好雅兴,大清早在我门口晃悠着等待我颁布指令吗?这个嘛,这个,您有这份为盟捐躯的心我着实高兴。”

陆翻了个白眼:“哼。”转而又觉得自己是在被鬼狐逗着玩儿,不得不回头又压着性子开了口,“有什么安排?”

他和鬼狐并肩走在狭长的走廊上,在空无一人的寂静空气中发出咯噔咯噔的声响。鬼狐捏着手里的文件絮絮叨叨地讲,关于鬼天盟未来的规划及利用现有资源的最大限度发展、诸如此类的事情。陆安静地听,眼神落在鬼狐的侧脸上。

鬼狐这时突然冒出来一句话:“我今天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安排。”这才打破了陆一直在走神的思绪,侧过头才发现鬼狐疑惑地盯着自己看。

“是吗。”

陆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又开始在脑中暗自纠结该如何启齿。最终他揣摩了毕生所学的所有词语后转过头去,语气中泛着绝望道:“我觉得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鬼狐翻翻手中的文件:“但是我今天要处理的文件有五打。”

“喔。”


有时候陆觉得鬼狐天冲是太不近人情,自个儿感受气场变化能力是满分,但是却故意把玩着别人的情绪。鬼狐的能力倒不该是复制,凭他这样超高的情绪捏准就打得一片天下。但是他却总是像装傻似的不去在乎自己的表情,说不准又在背后暗自好笑。想到这里、陆收敛了一些表露在脸上的痛苦。

算了,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此时鬼狐天冲扯了扯嘴角,把那一大叠文件甩到陆的怀里。

“如果今天上午能处理完,下午鬼天盟成员自主狩猎的时候我就不必在盟里留守了。”

紫堂陆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


“又不是只有你想过节……别擅自把我想成和文件谈恋爱的人。”鬼狐天冲陶醉地整理下衣领,“我是有追求的狐狸……”


紫堂陆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他一边捏着文件理清思路,一面又私下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最后还是垂下眸子道了声好。

“鬼狐大人,关于下午的行程,我想添加一份报告来取得您的许可……”

“请讲。”


“请问怎样才能抱到鬼天盟盟主。”


他听见鬼狐天冲的笑声清脆地迸发在四周的空气之中,最后张开了双臂,以从未听见过的轻快声音说道:


“很简单,只需要向前走两步!”





-——


番外:


鬼天盟成员A:听说了没,我们的主将之一林今天起床的时候发现四周空无一人,以为自己跌进了平行世界,吓得躲进衣柜里了,结果反锁上了差点缺氧……

鬼天盟成员B:嗯,听说他抱着紫堂幻哭了一上午。好像说什么不会再爱了之类的话



-————


END

我可能得了一天不吸万丈目就会死的病,世界十大未解之迷No.1就是《万丈目到底是不是吃可爱长大的》

码梗

全弄完就删 怕自己忘

*32集衍生后续 被打晕的教主被路过的紫堂兄弟捡到了 由于之前在幻兽星见过的缘故 陆哥不由自主把教主带着了 《霸道总裁爱上我:捡只小野猫回家》

*陆哥一度觉得丹尼尔是他亲生父亲

*陆哥教主灵魂互换 林被和气温柔的陆哥(内教主)叫起床后吓成傻子 撞上平日可以嘲讽的教主(内陆哥)后发挥了自己的毒舌功底然后被骂哭

*其实紫堂家哥哥们都是隐性幻厨 现代paro 幼儿园幻+年龄操作的三位哥哥访校日的一天

*凯莉的一百本狐受本被柠檬妹发现后的故事,柠檬妹:当然是原谅她啊

【陆鬼】平行线

·陆鬼,复健,将近一年没写过正剧系列,人设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接受就往下走,不接受就请安静退出,并且也不接受这对被称为邪教,内无别配对,请勿不懂得读空气。

-————

 

我知道这日子将要来到,当我眼中的人世渐渐消失,生命默默地向我告别,把我最后的帘幕拉过我的眼前。

但是星辰将在夜中守望,晨曦依旧升起,时间像海波的汹涌,激荡着欢乐与哀伤。

                         ——泰戈尔《园丁集》

 

-——

 

当鬼狐天冲的视线触及他的时候,恰好不知其因地变得温婉起来。当他将那只手伸向对方之时,不可避免地感受到头部以下如变为气态般逐渐崩溃地消散,愈是靠近便侵蚀得越快。当他的眼神中蒙上一层不可言喻的乞求时,那颗心脏也该消停了。

而对方在那个时候,却并没有伸出手来。

 

他在昏天旋地的梦魇中挣扎起来,急促不停的呼吸声毫无规律地扩散。他在惊叫出声的那一秒险些喊出眼泪来,却被眼前空白的一堵墙逼得咽回肚里。他想他是睡不着了,便提了盏灯去了。

 

01

 

紫堂林躲在幻影龙蜥之后,小心翼翼藏匿起自己着为暴露的影子,畅快地将手中的汽水一饮而尽。碳酸气泡在口中和喉咙深处膨胀爆裂,缓解了夏日所带来的干燥痛感。如今当正好步入炎热的夏季,虽说会有不少逞强顶面子的少年所言自己不惧怕酷暑,然而满头叫人心烦的汗滴却不留情面地出卖了自己。

紫堂陆远远望见幻影龙蜥紧张地眨巴着眼,仿佛在躲避自个儿的视线,便白着眼掉头走开了。他维护的是林所剩的最后一点男子汉的自尊,毕竟那人在昨天才讲道:所谓紫堂家的人都可是不惧怕此酷暑的,不然那便是不知打哪儿来的混血儿充门面了。——既然如此,那也不该拆穿那小子,不然自己便也成为混血儿的兄弟了——概念一致。

 

那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夏天说是地狱般的折磨,却也不然。紫堂陆尤其钟爱在夏季的夜晚出外散步,全然失去了艳阳那般火热的威胁,倒是有了几波清爽的夏风,服服帖帖地绕过发丝又撩起衣袖,扑面均匀地拍打,也算得上是十分惬意。可惜林那小子却是个嫌麻烦的种,一心只愿赖在卧室里与老旧电风扇为伍,以无数个理由推脱夜间散步。

一个人倒也没什么不好的,他想。之前在幻兽星上的时候,倒也是自己独自在无边无垠的平原上与草为伴,赏了有十年之久的星辰与明月,心中掐灭了无数呼之欲出的欲望。他在这样的环境中才得以麻痹自己,将这颗本该放荡不羁的心沉淀下来,化为一颗平静的种子。陆孜孜不倦地折各样的千纸鹤,将此作为平定自己的工具,却也让这双本该沾满无辜者鲜血的手显得灵巧不少。

 

他站在高原上眺望远方之时,风重新卷席起来。在那一瞬间,紫堂陆的脑海中本是一片茫然的空白,却因朦胧了视线而眺望见一个黑色剪影。那是很熟悉的气息,仿佛是用双手接住自己投递出去的千纸鹤般的温柔,却想不起那是何人了。

 

02

 

鬼狐天冲摘下面具的同时,垂下眼帘,以手指摩挲着桌上零零散散的纸张。那副被人轻弹便会支离破碎的面具,在被戴上的那一瞬间却使鬼狐的腰杆稍微挺直了些,稍感脸上的表情被凝固于此。在那副面具之下,一切软弱都可以被隐藏,也值得被原谅。

在夜晚时分,清爽的风夹杂着早凋的树叶刮起一阵波澜,从他的发梢掠过又翻卷,暂时性使他放松了下来。狐狸的耳朵随着风抖了几抖,不可避免地打了个喷嚏,随之如同躲避瘟疫般阖上了窗。

 

在堆积的书下压着一只鬼狐记不起来的、却又在看见的那秒能够想起的千纸鹤。那是他被告知要继承鬼狐族族长一职时慌张逃脱,在那个与如今每个夏季都相同的夏季,在山丘上茫然地蹲下时收到的千纸鹤。

 

那只千纸鹤仿佛是由天上而来,在密密麻麻的星辰中突兀地漂游空中,径直降落。鬼狐天冲坦然地伸出手,那张纸片叠成的东西就如同有了生命似的,稳稳当当停留在他的手掌之中。那也许在幻兽星不知哪本古老传记中是神明的指示,亦或是幸运女神降临的预兆——鬼狐将那只千纸鹤怀揣在兜里,回了家去。他收下这份上天馈赠的礼物同时,接过了人间沉重无比的担子,以胆怯的姿态昂首挺胸戴上王冠,将手心的汗抹在木桌下。

 

习惯了平静如水地处理事务,满脸堆着讨好的笑去与强者沟通,反倒也觉得没那么不自在了。鬼狐大手一挥招募来中低阶段的后进分子,拉拢几位有些许实力的人以撑腰底板,自己运筹帷幄地运用擅长的资料分析将他们个人针对性培养,仿佛是手到擒来的胜利那般。

 

然而他徒手一捞,总觉是捞到了不可见也没有实感的空气,捞到了自己内心企图隐藏起来的几分脆弱与卑微。

 

鬼狐愣了。

 

03

 

鬼狐天冲与紫堂陆的确毫无交集,除了是有着一层上司与下属的和谐关系,平日挂着作出来的谦卑有礼,互相之间倒也是十分客气。但擦肩而过的时候,却总是带起内心深处无名的鼓动与叫嚣。非要说的话,他们都不太想与对方扯上过多的关系,在这个无法将后背交给他人的大赛——亦或可称为“世界”的地方,自身的关系越是干净,便也越是轻松。

 

紫堂陆手中舞弄的纸鹤却莫名其妙丢了模样,愈折愈乱,最终折成皱巴的一团。他心中满是烦闷之事,这手中一团被揉烂的纸便是内心的折射,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句话——“我现在心情很郁闷,生人勿靠十米内”。

 

那只捉摸不透的狐狸倒是哪儿都会窜,就如同胆可包天了那般,这会儿竟然窜到自己的眼前来。紫堂陆小声嘟囔着什么,又愤然敲击头部,听那回荡在头骨中的嗡嗡声将自己的理智吞下。

 

鬼狐天冲这时却真的视察着工作晃悠到了这荒郊野岭,远远望见陆蹲坐在小山包上独自吼着些什么,抬了下眼。他本打算就不管不顾,却又难以如此绝情,便打算充当一回心理医生去排忧解难了。

 

“紫堂陆,既然此刻天色尚早,何不与鬼天盟的其他人一同为大目标打拼,而在此独自宣泄愤怒?”鬼狐琢磨了下,又将一些多余的话语吞回肚子里,再度开口,“是人则都会有烦忧之事,你倒也不必如此烦恼,尝试着与我诉说,说不准倒还能帮你解决下。”

 

紫堂陆一副不嫌事大的模样抬起眼皮,半晌才从喉咙里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他现在也只想将一切本该清晰的事实模糊起来,自个儿也模糊起来,便在这模糊之中迷失掉,也落得个清闲。

“鬼狐大人,您不必为我多心,只不过是常人都会有的——心情低落罢了。”

 

紫堂陆站起来与鬼狐是持平的,他的确站起来了。那一瞬间鬼狐嗅到的不仅是淡然的花香味,还有一股特殊却又熟悉的气息,就如同那夜飘落的千纸鹤般令人隐隐心安,却又因此而接触到更大的陌生与恐惧。

紫堂陆垂下眼眸望着他:那人的呼吸变得毫无规律起来,面露微笑地压抑着紧张感,嘴唇无意识地又往里抿了几分。也许没人告诉过他,他紧张的时候耳朵会小幅度发抖,尾巴会随着心跳拍打地面,也没人告诉他,这一切都被紫堂陆收下眼底。

 

他的意识随着气息流动,脸凑近了那张好看的脸庞,对上那双因惊恐而一时不知往哪飘忽的瞳孔。那一瞬他似乎找到了比千纸鹤更有效平复自己的工具,若是意识再如此游走,下一秒即将成为定居。

 

他的心脏似乎要骤停。

 

 

“——紫堂陆!”鬼狐反应过来的瞬间将那人拉开一个安全又微妙的距离,却也不是用力而行——只是轻轻一推能做到的事,“——我的脸上沾了些什么吗?”

 

紫堂陆委婉地掩饰了眸子里的失望,转而平复下自己雀跃的内心,恢复了面无表情,便淡然的、仿佛无事发生过的模样说了:“没有,抱歉了。”

 

 

04

 

我们本就不该相遇的,本该是相近却又无法触及的平行线。仅仅是比邻而居,便能妄想着能拉近距离,实在是拙不可取的卑劣思想。即使肩上承担的那种悲伤的事物如此相近,也不过该是相互缅怀伤口的关系罢了。

 

紫堂陆此刻连道谢的心情也全然失去,也许对方也是同样的心情。他想起被父母要挟着读书的时候浏览过的几篇诗作,大多是讲死亡与轮回的奇妙事情,身躯化成脚下踩踏的土地或又是融入大海,最终世界按照往常一般运转。

 

总有一日,那家伙所披着的无限光辉与绚烂,那足以刺痛自己的光明,也会被乌鸦啄下,最终也变得与常人一般。在那时也许伤痛与负担都随风飘逝,便也不用以面具掩饰自己的不安,也倒是一种好的结局。

 

紫堂陆漂浮的思绪扭转万千,最终回到了那只丢失音讯的千纸鹤上,也不知它去了哪里,是否系着自己这份无用的羁绊?这些、全都无从得知。

 

05

 

他们最终的确是毫无交集的人,即使是有意错开的交集,却也的确成为了真实。紫堂陆与林并持提着灯行走于平原之上时,远方发生的异变轰响大地。紫堂陆亲眼见证那颗星在火焰燃烧殆尽后逐渐消逝,在空中化为了尘埃,甚至连最后一声呼喊也未留下。当林懵懂地指着天空大喊时,陆早就平静地向前走去。

 

“……但是星辰将在夜中守望,晨曦依旧升起,时间像海波的汹涌,激荡着欢乐与哀伤。”

 

一切无用的猜测与思考,也的确成为了无用。对方的梦魇终于结束了,就如同滑稽的喜剧随着小丑的哭泣般落幕,以这难堪的姿态走向了结尾,给予各位一个足以当作散场理由的结局,便大家都心满意足了。

 

紫堂陆觉得如释重负的同时,心口迎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与酸楚。

 

-——

 

END

 

碎碎念:是这样,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但是感觉好好写了一篇东西,觉得自己要慢慢回归高产期,我想表达的中心大约就是这俩人虽然互相有被同类的气息吸引,但终究不是一路人的故事。可以说是完全的意识流,而且都是捏造,感觉就……自己看得很开心。这样就好了,希望有吃陆鬼的看着爽爽,就很满足了。谢谢!


白羊星龙一个头像……国动小战士的日常真的冷到爆炸

分享一下我的傻花

黒田色:

实在没图了把很早以前画的女装搬出来发,除了第一张都是女装注意避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