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速度松】初恋の绘本

*旅游一个人睡一间房爽出毛病太嗨了结果连着把b站的初恋绘本pv全看了一遍,很亢奋

*然后就有了这个故事…

*おそチョロ

*校园同级生

*建议配合初恋の绘本食用,看个人爱好挑版本
我因为是个Gumi厨就特喜欢那个版本…
最近有些hw中毒,东京夏日相会也真好啊,少女漫画真好啊……


*以上。





———————



我是在何时起注意到他的?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对于在讲台上敲着黑板看起来憔悴万分的平宫老师感到很抱歉。因为我的心落在隔壁班的同学、而并不是老师您的身上。

但是在下一秒我就毫无愧疚感了,因为透过窗户看见在操场上打篮球的他,觉得心情很好。






01

初次相遇的时候,是在多少年前的春天?


因为把隔壁女生的杯子打碎了,平宫老师生气地揪着我的耳朵进行着理所当然的批评。说实话,被人注意的感觉真的不是那么好,无论是昔日旧友也好不良少年也好,全都自甘成为了旁观者,在一旁看着滑稽的戏。

「松野小松你这个坏孩子!」诸如此类的话语拦都拦不住地涌进了我的耳朵里,就像要冲破我的耳膜一般 粗鲁地叫嚣。


烦死了。

被罚提着水桶站在办公室外的时候,谁都没有在意我似的进出。班里长得最好看的女生江口同学是班长,她好看的黑长发用粉嫩的蝴蝶结扎成双马尾。我对她抱有朋友之上的好感。

但是她进出办公室的时候丝毫不看我一眼,全当我是空气人那般的冷落。一个怜悯的眼神也好、或是一句「小松君你还好吗」之类的,全都没有留下。

只留下一个高傲的背影。


也留下一个从此将她当作路人看待的男生。


但是,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吧。

一秒?两秒?又或是三秒之后呢?

于是他就提着一袋子的面包从走廊那端走来,手里还拿着一盒巧克力牛奶。其实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他侧过头望着我,于是我也盯着他。

他把手伸过来的时候我下意识闭上了眼,一副警惕的样子弄得手里提着的水桶都一震,水波从中间圈开来。


“已经是午饭点了,希望老师能对你手下留情。”

感到面包被顶在头上,似乎动一下脑袋就能掉下来呀。他咬着吸管在闲暇之时对我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然后就又走向了走廊的另一端。

啪嗒啪嗒。

他消失在楼梯的声音。


最后面包不小心掉进水里泡坏了,整桶水都散发着麦芽的奇怪气味,被人嘲笑「真是自带面包香气的男人呀松野君」了。

但是,但是,那份突然之间萌发出来的感情却并没有泡坏啊。


我脸红到耳根了。




02

初次谈话那次,又是什么时候?


是我先鼓起勇气的吧。

突然看见熟悉的身影便上前问候了一句,于是他恍然大悟的样子也拍了下我的肩。“你就是那位面包君啊!”

“我叫松野,松野小松。”

尽力作出开朗的样子,我的笑容一定完美无缺吧。当时这么想着伸出了手,但是就连手心里全是汗这一点也没注意到。

他一副无奈的样子用淡绿色的手帕帮我把汗擦掉,然后才郑重地和我握手。他的眼神里一定尽是「别那么紧张嘛我又不会吃了你。」于是我更苦着脸要哭的样子。

“我也叫松野,松野轻松。”


因为一点小的缘分,我竟然开心到当场就想跳起来。我说话不经过大脑的毛病犯了之后,我满怀激情地说道“太好了这样就像是妻随夫姓了似的……”

“什……”

我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我说这样就像是兄弟似的……”

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好笑,而且脸红得像西瓜一样。比我矮一点的他抱着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望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我才不要你这样的哥哥呢,笨蛋小松。”


如果不是我当时忙着稳定情绪,我一定会发现他望着我嘴角泛起笑容的样子有多好看,好看到足够我一秒钟坠入无边的爱河。

但这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青涩的梅子究竟要何时才能成熟呢?

这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茫然、懵懂而又无助的我唯一在想的问题。在这个一切都是不稳定因素的时期,我无法拥有足够的勇气,去摘下青梅子放入口中咀嚼。

我望着他给我留的邮箱,倒吸了一口气。





03

「喜欢上男生这件事情,看起来很奇怪吧?」

那个晚上我踌躇不安地把这封邮件删了又写,写了又删,最后只剩下这一句短暂的话。若是他回复「恶心!」的话,我就打圆场道「啊那我的哥哥就真是悲惨了呢」这样吧。

如果他回复「不奇怪,我认为没什么」的话,是不是就是说我还会有机会呢?

袒露心事这种事情,我是确实难以做到啊。我觉得自己的脸飞速变得滚烫起来,就在我的意识快要模糊掉的前一秒按下了发送。

很快就有了收到邮件的滴滴声,但我总是感觉难以打开。我深呼吸了好多次,甚至都咬着枕头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打开了手机。


「欸?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

我倒是不会太在意这些。

如果恰好喜欢上了、也没办法呀♪( ´▽`)

小松君,有喜欢的人吗?」


我愣了几秒,才回复他。



「 有哦 (* ̄▽ ̄*)

而且超喜欢的☆」



喜欢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情绪吧。

只要对方给你尝到一点成功的甜头、就会义无反顾地往里钻,也许对方并不是想要表达这个意思却非要乐天派地如此想着。


只需要再尝试一下、一下就好。



04

“我有没有稍微在你的世界中立足呢?”

拿着台本的我面对着他,一言一行都紧张到濒临爆炸。
再过几个月就要高三毕业了,他和我想去的也并不是同一所大学。如果说我们能够交往的话、能够在彼此的心中留下那一点爱的话,是不是我就不会被忘却了?

“不,我只是执着地爱着他罢了,一直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也不算是失误吧?——呐,友也君,是吗。”


他拿捏着恰当的情感,眉头紧皱露出似绝望也似惊讶的表情。


“江口同学,其实我一直对你——”

就像是对他的告白那般紧张,甚至通红了耳根的我。


“那我只能说,抱歉占用了你高中三年的宝贵时间啊,友也君。”

他的目光游离,偏离了我。



“那么能请你再占用我一辈子的时间吗,轻……”


他凝视着我,似乎在等待着些什么。

我咬了咬下唇。


“——江口同学。”

于是我望见他恢复了对台词时的熟练,屏气启齿再吐出台词,一如既往。


我在期待什么?

我们都在期待什么?


我们都有点害羞,却又有种异样的情感奇怪地在心头缭绕,比咸味的糖果还奇怪。


我捂住了嘴。




05

毕业典礼前一天我折腾了超久,最后弄出来一封皱皱巴巴的信。在昏黄的台灯下我用胶水笨拙地粘好它,贴上一个爱心。

结果就快结束了。


纵使再有多少的不满也好,意犹未尽也好,又或是不舍也好,这一切终归还是要在校长的演讲中消散。

“——你在听我的话吗?”


我抬起头来的时候,他有点生气。

“那个啊,从此以后可能没什么机会见到了,邮件联络吧,等我再回这里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出来玩吧?”


“啊,好啊,好的,当然好!”

他有些出神。

我也有些恍惚。


“总感觉到最后还是搞不懂小松你在想什么。”

“时间过得好快啊……”


“是啊,很快我们不是也要找个女朋友,然后找工作,结婚……”

“轻松真是现实啊,真好真好。”

我站了起来,把落在身上的叶子拍掉了。然后我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封皱巴巴的信,交给了他。


“那么能请你,再次占用我一辈子的时间吗?”






06

我跑开了。


我离他只有十厘米的距离,但是我只要靠近他便会再退开十厘米,结果到最后我递给他信的时候也没摆脱开这该死的距离。

那么如果说我跑开了,我离他有十米,二十米,一百米,一千公里,他会跑过来和我保持着十厘米的距离吗?


轻松哭了。

我听见他抽搭地哭着,眼泪掉在地板上,然后他哭得更大声。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抱抱他。

但是我跑开了。


因为我也在哭。

我们比赛似的,我哭得比他声音更大,然后他哭到跑的远远的我都能听的见声音。


我还是无法拥有那10cm的勇气,去和他在一起。


其实我趁他睡着的时候看过他的手机,废弃邮件满满的都是「我喜欢你。」

但是我就是退缩着,我生怕一旦少去了那十厘米的距离他就会不一样,我也会不一样,我们究竟该如何才能做到完全相信着对方,能够坦率地说出自己的心意?

知道一切却故作冷漠,是为了不伤害到彼此,不去缩短之间的距离。其实就算是那个冲动的年纪大家也都能明白,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电视剧里那样在雨里亲吻,呢喃着「我爱你。」

我,我们,需要承担的东西太多了。


青涩的梅子终究还是没能成熟,就被暴风雨打下来了啊。




07

后来,轻松离开了这个城市。


有时候我会感慨,如果说我能够拥有那10cm的勇气的话,是否就能改变今日?

如果那个时候像个笨蛋一样的我、对这笨蛋一样的他说出了「如果没有你会死掉」的话,是不是我的生活就与如今截然不同?


但是在当时,下一秒的生活究竟会变得更好还是更坏,都是无从得知的谜题。

我至今仍然相信着,我把这份易碎而珍贵的感情当作人生的记忆,是一件好的事情。因为是确确实实喜欢着,怀抱着那种令人雀跃的情感,每一秒都让人想要掉眼泪啊。


即使是一秒钟也好,能够在松野轻松的人生这么漫长的物语中立足,这样的松野小松,感到了无比的幸福啊。


在阳台上望着自己的花朝气蓬勃,突然觉得眼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有点想哭。





07

后来我才知道,有一个词可以概括我们之间这种微妙的感情。




这页和那页的,犹如青芒果那般又涩又甜的记忆,正是我们的初恋呢。





END

评论(1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