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03】看你这么躲着我一定是喜欢我啦!

※大概是周更。

※充满浓烈智障气息毫无逻辑性的自我满足连载。

※如果能接受特别大的角色崩坏还真是感谢

 

※最近真想吃刀却还是在写甜品。

※走向是智障儿童小松x家庭妇女轻松(没


看前面请走这里。 整理


 

 

 

————————————————

 

 

轻松的寝室一共有三个人居住,其中靠墙有一上下铺,而靠内有一单人床铺。轻松以洁癖为理由很理所当然地占据了那张大床,令他感到舒心的是两个室友中其中一人是他的兄弟松野一松,比较好说话。

 

另外一个室友很巧合地也姓松野,更巧合的是他是小松的堂兄的儿子。这个吵闹活泼的青年就像个小学生一样挥舞着棒球棒冲进寝室,把正在将电脑摆上书桌的一松吓了一跳。也许是兄弟之间特有的审美,他们对这个特别的少年讨厌不起来。少年名为十四松,参加了校内的职业棒球队,他固执地要睡上铺。

 

于是一松便很耐心地容忍上铺每天传来踢腿的乒乓声音,到最后完全习惯了。

 

 

 

清晨,轻松莫名其妙有些睡不着。他很少在这么早起床,平日都是睡到一松踹他屁股才从床上很不乐意地起来的。他望着打鼾的十四松和熟睡的一松,只好小心地翻身下床去洗漱。用梳子把凌乱的刘海梳平,翘起的头发也给压下去。只可惜神志不清的轻松用水胡乱抹了抹头发把校服套上就出门去了。

 

大早上的校园被朦胧的雾气笼罩着,依稀能看见操场上晨练的体育生们。现在是早上五点二十四分或许是晚几分钟,离上课时间还有大好的两个钟头。轻松一边哆嗦着打着哈欠,感叹秋季的清冷绕着操场散步。

 

 

然而当轻松开始怀疑这究竟是不是巧合的时候,那个穿红色体育服的年轻教师已经小跑着到了自己面前。他似乎是晨跑的一员,十分偶然地撞见了轻松,十分不偶然地被轻松无视掉。小松回头的时候,轻松一边低声咒骂着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见了老师也不说句老师好吗?”

 

十分光明正大的严肃口气——嘛,即使这么说着,却无法隐掉小松语气中一抹上扬声调,带着玩笑的意味。轻松这才极不情愿地转过头来,以波澜不惊的表情面对了他。小松看出轻松一直在他面前保持着倔强的高傲,就像是要证明他自己的不可接近一样。这位自我意识过高的学生太沉迷于「让讨厌的人觉得自己和想象中不一样、十分孤傲」的感觉。

 

 

“对不起,松野老师,我刚才可能是在想题目吧。”

 

小松却带着更加胸有成竹的笑走近了他,让轻松措不及防地后退。

 

 

“在想什么科目的?”

 

轻松忙着闪躲的时候,快要将他的矜持丢了一大半。

 

 

“化…化学……”

 

那双有力的手抚上轻松的脑袋将他翘起的头发顺平,坏笑在小松脸上逐渐成型。轻松意识到的时候那双眸子近在眼前,那一瞬间轻松恢复本性脸羞得通红,似乎刚被顺平的头发都要被炸起。一声低沉的惊呼不由自主地从喉部发出,让小松脸上的笑意添增几分。

 

 

“欸——不好好想着老师的课的话,我会吃醋的哦?”

 

轻松气得狠狠踩了小松崭新的运动鞋一脚,连着鞋里头的脚趾一并碾平。小松吃痛地尖叫一声引来了全操场疑惑的注视,等到发现又是这对师生在上演闹剧的时候,不禁发出调侃的口哨声。

 

“你个低级教师,到底是怎么拿到资格证的!”

 

 

满肚子怨气的少年跺着脚,让小松又好笑又可气。他不过是打算玩一下,没想到要攻略这家伙还是需要费点功夫的。

 

相比起来更重要的是,他的脸红透耳根的样子很可爱。小松回想起那些女人刻意晕染的妆容也是同样的红色,却还是比不上浑然天成的害羞。等到清醒的时候轻松早就跑回寝室了,小松露出一个充满心机…不,一个充满套路的笑容。

 

 

“看吧,空松,我就说那个孩子是难得的极品。”

 

 

 

 

 

——————————————————————

 

Tbc

 

以为我要写兄组修罗场的太天真了,只是单纯的感觉「妈的这样太有偶像剧的感觉了!!」这样。啊难道不是吗,看着女主跑住以后男主微微一笑说了句“看吧xx,我都说了那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之类的,然后男主和xx一起变成反派!最后**女主然后洗白白!!Happy End啦——————————什么的怎么可能会发生。

 

下章我们痛进骨髓的卡拉老师登场。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