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给我敬爱的吴之先生。

开始动笔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要写什么。也许在可以宣泄感情的同人文中我可以肆意妄为将所有对爱的理解糅合进去,但是真正要写到身边的人的时候反而不知从何下手。也许你并没预想到我会给你写这些话吧,我亲爱的父亲。

 

叫父亲还是太严谨了呀,老爸。

 

其实父亲节也就算是个节日,仅是人们用来表达爱意的日子。若是那种孝顺的人无论何时都是一副模样,他们的父亲也不会意识到还有个节日是专门为他准备的。我这个人被你养了十三年又不是不知道,莫非会肉麻得一塌糊涂地搞出些大新闻吗——老妈很不满意我这一点,她嫌我感情不够真挚。

 

 

我很感谢你把我带到今天这一步,也不是说特别牛掰跳级去北大清华那种。我这语气就好像年幼失母你含辛茹苦把我带大入了哈佛似的。我首先就和所有人一样感谢你赋予我生命,也感谢你在最近几年里对我的教育。说实话你还真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人,有时候佩服的同时嫌弃着你,真的。

 

最恨你的时候应该是那天你把我板子砸坏的时候,大概也是半年前那会啊。噼里啪啦的就像雷电一样吓得我不轻,尤其是敏感期啊——叛逆期啊,那还真是让我们的关系有了很大的一个隔阂。你要问我这隔阂消失了没有我也不知道,唉,谁在意呢。

 

你和老妈最辛苦的一点可能就是生了我这么一个浑身缺点的人啊,你说又懒又超级自我主义中心的吧,而且偏就没遗传粗神经,又爱乱想。你说我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完美的人吧,但就是完全不如意。有些时候我很为你担心,这样的我估计哪天一想不开就在美舍河进行信仰之跃了,是吧。

 

 

如果我没有遇见你这样的父亲,我可能会成为循规蹈矩的人。可能会和很多人一样追着言情小说心底埋着一个喜欢的男生,就和千万的人一个模样。但是我很遗憾是遗传了你的基因,您的女儿现在是个沉迷在速度松里无法自拔的待定啃老族。

 

但是我也并不后悔。

 

我还记得我小时候二年级你喊我背乘法口诀,本只叫背到五五二十五的玩意你又让我一晚上背完。最后检查的时候我扳着手指想四七究竟是二十几的时候,你让我回去继续背。唉,那个时候我真是觉得会恨你一辈子,小女生的心思多简单啊。但是后来没有恨你的原因好像是因为,我是全班唯一一个背完乘法口诀被老师表扬的。

 

我知道一切的艰苦和要求都是为了今后能更好生活,你从没要求我成为那种举世瞩目的家伙。在一个偌大的城市中找到自己的落脚点,然后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安稳的生活,有一个自己的家庭就已经完美无缺了吧。当我能够先于其他人背出乘法口诀,那个时候我就能过比别人安逸的生活。

 

 

我怎么感觉我在写作文呢。

 

爸爸啊,我也没有什么要说的。您的女儿天生就不是能腻呼在你身边撒娇的人,今后也不会是。我不会享受窝在家人怀里的天伦之乐,从来都不会是。我只是习惯用冷冰冰的文字表达出对你的爱呀,虽然这听起来很中二。

 

 

 

我一度在世界上最讨厌的人是你,不过相对的永远都不会变的是,你和母亲都是我心中的大半个世界。这句话是你对我说的,此刻奉还。

 

 

最后,祝您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2015.6.19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