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01】看你这么躲着我一定是喜欢我啦!

※大概是周更。

※充满浓烈智障气息毫无逻辑性的自我满足连载。

※如果能接受特别大的角色崩坏还真是感谢


最近真想吃刀却还是在写甜品。

※走向是智障儿童小松x家庭妇女轻松(没





——————————


“一松,我被变态缠上了。”



刚舀起一勺青菜的一松听见这话下意识蹙了下眉头,转而把那坨绿色的食物扔进嘴里堵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轻松不指望他说什么保护哥哥之类的话,但好歹也要拍桌而起大吼哪个杂种欺负我哥的站出来诸如此类的啊。


“你不要想了,我懒得管你而且又不是兄控。”


松野一松迅速地从轻松眼睛里捕捉出超级长的内心呼唤和三千字亲情论文。



“说来话长,所以一松你放学可以来陪着我回寝室吗。”


“你女生吗回个宿舍都要挽着手臂一副闺蜜的样子你找抽啊…不,我拒绝。”


————



让全校学习成绩居第一平日严肃端庄一看就是优秀学生良好公民的轻松如此苦恼,甚至废寝忘食碾转难眠,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败坏。据不愿透露姓名的轻松先生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那天结束了一天的功课怀抱无限满足的轻松抱着书走向寝室,却在路上突然被一个人拦住了去路。轻松望那人面露不善手拿砍刀逼近自己,心里想着不能让无辜的人受伤,心一横拿着砖头就迎了上去!!——



以上来自轻松先生的妄想。

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


一个晚自习结束的平凡夜晚轻松踏着小碎步走向宿舍,突然有个人从前方路过望见他时一脸惊愕。然后那个人就跟轻松打了招呼,虽然轻松并不认识他并感到了由衷的尴尬。



“轻松君,你还记得我吗。”


轻松内心暗骂日狗。

这年头是不是随便走路都会有那种人,就是那种小时候在一起玩明明很懦弱超级小流着眼泪说着“轻松君真帅气啊一定要成为你这样的人”然后几年以后命运的重逢发现长得比自己高大有房有车有信用卡那种。然后他一句“轻松君”上来你他妈还能说什么,到底是谁啊这人倒是报个名字啊。


“我是小松,你可能不认识我了。”


“不认识了。”轻松瞬间秒答。



“不要这么害羞嘛小轻松。”


没想到这个自称小松的人瞬间变脸一副非常熟的样子粘了过来,哎哟这个剧情轻松觉得好眼熟啊。这难道不就是街头拐卖吗,那种明明不认识却跟你勾肩搭背让旁人以为你们很熟就置之不理,然后趁机拐上车把你送到大山深处那种。等等…难道说这个人要把自己趁机拐上床。轻松想到这里好怕啊。


我虽然长得好但也不是吃素的,我知道我这么好看你对我一见倾心甚至连女生都放弃一定是被我震撼得很深。轻松十分欣慰地想,我一定要把这个家伙拉入正途…这个小子的光明未来就由我来守护。


“孩子,不能做傻事啊。”


“……???”



小松被这句话吓得不轻。


好在他的反应足够机敏,迅速拉起轻松的手深情凝望就犹如牛郎织女含情脉脉地相望似的。他说,轻松,你能不能不要装作忘记我的样子。


轻松眼中噙着泪花抽噎着说,大哥啊我真特么不认识你。


“你忘了吗!”


这位第一次见面的小松君有些沉不住气。


“开学典礼的时候,第一眼我就注意到了你。那个时候的你十分无助地抱着书站在人流之中万分醒目让我忍不住想上前帮一把,在我去搭话的时候你对我露出了笑容——啊!是你,那就是你,在陌生的新校园对我展露笑容的只有你,第一个给我温暖的——是你啊,轻松。我相信这就是命运的相遇,因为你也眷恋着我…然后上帝就被我的痴情打动了。”



轻松安静地想。


哦。有这回事。

开学的时候因为要等一松就只能迎着人流站了,这个时候有个神经病过来问自己要不要一起私奔远离这个该死的学校就非常礼貌地用微笑表示了“你智障吧”。



“你就是小松啊,所以,那啥你要交个朋友吗。”


“我不满足于朋友。哦轻松你就承认吧,这么傲娇才不是我的菜,我知道这几天你无时无刻都在思念着开学典礼唯一给予你援助之手的人间国宝小松大人我。”



哈。

这人是不是真智障。



[玩家轻松遇见了一个智障。]


请选择↓


A.踹他一脚再逃跑


B.扇他一个打耳光再逃跑 ←


————



夜已经全然不如十分钟前那么宁静了,谁能料想到这短暂的相遇竟然会改变松野轻松的一生。他的人生就此被打乱得支离破碎全无原貌,他究竟是该恨或是无意间滋生了爱的情愫呢。敬请收看下一期的《轻松有话讲》。


“一松别乱配音。”


“哦。那要改成《今日轻松》吗还是。”



玩家一松因调侃过度被不知名男子轻松扔下教学楼,不知名男子轻松表示我没你这种毫无良心的弟弟并对您展示了中指。




TBC.


评论(9)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