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食羊肉粉

无责任爱情

[速度松]当我穿着短裙被长男撞见了(中)

嗨,失踪文坑回归
不知道还有没有各位在等待这篇过了几个月的脑洞产物,提前说声周六准时发车
从上篇的cr视角-切换成上帝视角注意

虫妈妈啊我还是没写色松,母亲节快乐暮秋爱你(的文)
嗨嗨,请走下文。



————————————



轻松内心着实无法用词语表达他现在的复杂困扰以及更多的羞耻,只是对面的长男一直一直盯着他就如同被石化的木偶一样。

“…哟阿轻,借个位我稍微上下厕所。”


欸。
轻松本以为会被这样那样对待结果对方意外冷淡的态度让他更是琢磨不清。他唯唯诺诺地撇开了身子,看着小松在他旁边光明正大扯开裤带不仅心头一紧。

那根器物是完全软塌的状态,小松轻描淡写地像很多时候一样解决完了急事儿就把那玩意塞回裤裆。轻松悬着的心放下了,转而却被一种无法言语的感受充斥。

“轻松,你这身装扮…蛮有特色啊?”


小松如此道,眼神里并没有欲望的火苗。轻松仔细琢磨了他的神情后倒是更添了几分不爽,虽说觉得被看见很尴尬啊——不过在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讽刺吗。
如果对方特别讽刺也就是另一个角度的重视,而现在这个松野小松他是完完全全的性冷淡啊。

轻松连忙打了自己一巴掌。
不不不难道自己还希望被上吗,这还真是不得了啊。轻松想,那大概是由于自己和对方已经交往的缘故,理所当然认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对方都必须重视?
不对啊!什么啊。

明明平时穿着睡衣松垮的样子都会挑起他的性欲,凭什么短裙就行不通呢!
仿佛中了小松本无此意套路的轻松满腔怒火,这大概就是少女情怀啊。“你必须夸我每一件衣服可爱,我穿什么你都要兴奋,话说你之前都很粘我的为什么突然这么冷淡阿!”之类的,这些都是确实的松野轻松脑内活动。


“那,那个啊…小松哥哥。小松哥哥。”

轻松壮起胆子叫住了停在门口的小松。


“有什么事啊轻松。”

“那个啊…那个,就是。你看下我头上的猫耳歪了吗?”

“没歪。”

“……”


轻松顿时觉得自己是吃错了八辈子的nc片才会干出这等事儿来。

反而被刺激的轻松更是冷静了许多,挑战的心理让他被抨击反而更加高傲。也许事后他会后悔,不过他确实这么干了——他在镜子前似乎是打理起自己的服装来,并且长男的目光也一直落在他的身上呢。


解开胸前的蝴蝶结,粉色的缎带拉出优美的弧线,失去了支撑的白衬衫摇摆不定揭露出轻松完美的锁骨线。轻松再次将目光落到裙摆上,装作弹灰尘的样子一抖、一抖。

轻松听闻身后咽口水的声音清脆响亮,倒是更为自信了。这个时候的轻松简直就是第二人格,就仿佛预想中的热情没得到恰当回应而怒极脑热的轻松。他翘起臀将头拉近镜子整理猫耳,恰到好处的弧度让裙摆遮住里头的蕾丝内裤而把大腿全部展露。
小松准备关门来控制自己的欲望的时候,轻松那绝对是恰到好处地——“不小心”地被扎到了一下,忍不住用柔软得舒缓的身体叫了一声。

即使并没有读心术,小松的内心活动已经在表情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快速走过来颇严肃地把轻松扯远离镜子,然后问、“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吗跑来厕所卖骚。”

“你流氓啊,连我的个人兴趣都不给吗。”

“……轻松,你要知道。一我是个男的,二我是个男的,三我是你男朋友,你这样我他妈想上你啊!”

“上个球,滚去墙角罚站。”

“为什么!?”

“性骚扰。”

终于是把他的视线挪回自己身上的轻松不禁得意起来,转而想了想、又想了想…

……

我刚才做了什么。
轻松一瞬间变回了最正常羞耻心最容易爆棚的轻松,那个尴尬啊简直不是常人能体会的。妈的智障长男,话说回来自己也是要不要这么偶像剧发展啊!?这估计是被椴松传教了…


“轻松啊。”小松十分无奈地拉着他的肩膀,就仿佛已经长出尾巴在身后光速摇动一般,跟刚才的冷漠态度简直判若两人。

“我…我。你知道吗椴松在隔壁房间约女票。我就是忍不住那么尴尬来上个厕所…我。”


“哦…”轻松顿悟。感情这家伙不发情的原因就是因为隔壁有外人在啊,意外偶然的自尊心还是蛮可爱的嘛。他的心情好了许多,拍了拍自家长男的肩。


真好啊!
误会解开了原本有争议的情侣重新和好,真是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完美而又纯情的Happy End啊。轻松是这么想的,但他正准备换衣服的时候被长男拉住了手。
轻松脑子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太天真了。




“喂,松野小松我特么警告你啊你希望隔壁椴松把我们杀了吗!?”

“谁先诱惑的谁啊。”
小松微笑。

“轻松松,本来呢我的确是很心痛打算放弃这次可能一辈子才有一次的机会啊,我很心痛啊。不过没想到你就这么怕自家长男出轨…轻松松,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谁,是吧。”


轻松才想起来自个儿是穿着短到只能盖住内裤的短裙,还戴着猫耳猫尾并且现在——锁骨就暴露在空气之下、暴露在小松炽热的眼神当中。他想要挣脱可惜一时紧张面红耳赤,手一软就被小松完全控制住了。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轻松简直是要哭了,妈的隔音效果很差的啊这老房子,隔壁椴松会记恨一辈子的啊!




“你是能控制住声音的对吧,轻松——?”



小松咧嘴缓慢悠长地吐出最后一个音节,在轻松反抗之前弯下腰堵起那张嘴。






————————

卡肉!
不负责。Tbc

评论(3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