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警察大人请逮捕我吧!(完结)

完结。

快看暮秋填完了一个坑!(谁看

 

完结是为了能炖制服play的肉。

 

 

——————————————————————————

 

轻松在第二天六点四十三分起来。

他昨晚并没有像想象中的碾转难眠而是反倒睡得安稳,就连一秒钟的梦也没作只是普通地在一片黑与朦胧中睡去醒来。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柔和地恬静地窜进这间空荡的单人病房。轻松已经完全可以起身走动了,于是草草刷牙洗脸在镜子面前望着自己的脸沉思起来。

 

“现在究竟要怎样。”

轻松嘟囔着,双手撑着洗漱台喃喃自语。

 

“都可以舍弃掉了,在这个时候重蹈覆辙真的可以吗。”

 

他仰起头来望向镜子中迷茫的脸。

“真的可以吗、轻松。”

 

 

 

————

 

 

机场。

小松已经告诉椴松这次事件都是因为自己而起,椴松虽然并不想批评下去却还是象征性地指责几句让他注意点。“所以你还是没成功吗”椴松这样试探地叹了口气。

 

“本来就没渴望过成功。”

小松苦笑。

“只是想回来再听几句烦人的唠叨而已。”

 

“那随你吧。”椴松将几张纸塞进小松的口袋,“帮你订好机票了。”

 

 

小松明白的。

虽然并不是自己心甘情愿但这件事伤害了轻松是不争的事实,在回来的前一个晚上反复练习阔别几年再度重逢的开场白却在见到他的那一刻被挥发得一干二净,留下的只有感性来操控自己早已不灵敏的大脑。他并不是就算伤害对方也会心安理得的人,所以这几年他也在被折磨着,良心不安。

自己并没有渴求对方的宽容与谅解,正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只是想回来听几句唠叨罢了。小松想,看来交往三年这家伙还是摸不透自己的脾气,难道他松野小松是那种只要是人都可以交往的吗。——若不是那天在图书馆的窗边偶然看见了这个、第一印象就可爱到不行的家伙,那么接下来的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

 

七点十五。

椴松已经逃了,他说是今天和人有约。小松尴尬地独自守着行李站在那儿等着飞机,机场的人已经很多了。这一个月还真是梦境一样甜蜜而过得飞快。小松脑子里浮现起累坏的轻松靠在自己怀里睡得安稳的样子,认真工作时蹙着眉头的严肃表情,偶尔喝点酒露出满意微笑的表情,还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无意间上扬的嘴角和穿着制服一本正经教育自己的样子。

全部都很喜欢。

小松忍不住大笑起来,即使众人并不知道原因。

他和轻松一样是持久而长情的人,怎么可能因为分离说不思念不爱就真的会如此呢。即使真的某一天他发现自己不喜欢轻松了,那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喜欢上谁了吧。小松习惯性地将耳机插上,时针指向七点二十。

 

 

欸。

有什么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在嘈杂的歌声里尤为突兀。

 

那声音是在说什么?

小。

小松。

 

……

 

小松缓缓摘下耳机满是疑惑。

 

 

他看见一个身影往这边以极快的速度冲来。即使不用猜测不用定神去注意也能知道是谁,于是他露出了招牌的笑脸去迎接这位好歹还来送行的人。小松并没有奢求他能来为自己送行,不过既然来了那就是上天的恩赐了。——“呀!好巧!”

 

“巧个头啊。”刚站定的轻松气喘吁吁地抹着汗。

 

“怎么了,还想骂我几句?还是说看我太帅气了舍不得你可爱的助手走人啊。只要你跪下来求我我就不走哦。”

 

“不是。”

 

轻松仰起头来有些不坚定地闪躲着目光。“现在是几点。”

 

“七点三十……”

 

“你是不是说只要在登机前你都是我的助手、都要听我的指挥吗。”

 

“真是可惜啊轻松警官、那样的话你是不能挽留我的。我看见你的铁铐了——现在我还是你的助手、安检前还剩最后几分钟。你没有权利逮捕我。”

 

“说实话,我并没有想好要不要逮捕你。”轻松顿了顿。

 

“什么意思。”

 

“事实上、虽然由我说出来有点奇怪…我可能并不希望你走。”

在小松疑惑的目光下轻松用右手背遮住嘴脸上不明不白泛起潮红,似乎是在无力地为自己做着辩解。小松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口袋里的飞机票,伸手进口地捏了捏那几张纸手心有些发汗。

 

“你还欠了我很多债呢,你还没还清呢,你还没有给我一个真正明确而满意的答复呢,并且我也没有下令叫你走。——别吵。给我点时间组织下语言……”

 

“但我要去安检了。”

 

“抛下我第二次?”

轻松不顾小松的阻止任性地抓住他的手臂。

 

“……算了。并没有接受你的意思,也没有挽留的意思。机票都买好了你也不可能临时留下、仅仅是想把话说明白而已。我、我并不想承认这点。但是,人渣……我是说,小松。这几年以来也许除了你我谁也没想。”

 

轻松声音越来越低。

“不过总而言之我们还是互相把对方忘了吧。我不该恨你、也从来没有恨过。就到美国去发展你的新事业——你是不应该因为我葬送掉接下来的人生的。”

 

也许是因为他即将离去的原因,无论多么羞耻的话轻松也舍得说了。

 

 

小松欲言又止。

“轻——”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虽然很毁气氛小松还是不满地拿起电话接通冲着对方哄了一嗓子。

“椴松你特么打什么电话。”

 

“小松君,我接下来说几句话,你用两秒钟的时间决定怎么感谢你椴松大人的大恩大德吧。”对方笑得十分没有顾虑“——我给你塞的是白纸啦。没买机票、老子可没有那个钱给你,当然也没有向美国那边说你要回去的消息。就是这样,挂啦,加油。”

 

 

没开免提。

轻松并不知道这件事。

 

小松装出很严肃的样子深沉地挂了电话内心欢呼着表面却还是万分哀伤。

 

“所以你想说什么,轻松。刚才椴松催我马上上飞机。还说美国那边对我表现很不满意以后都不会让我回日本了。”

 

“什么……!”

 

轻松急红了脸都差点哭出声来了,紧握着拳头不停地跺脚。

“所以说小松我!喜欢你啊!——虽然不希望你走不过还是不、不想你忘了我还是想让你在我身边待着、好不容易你都回来了我、我…呜——”

 

“你跟我说也没用,反正我都要走了……”

 

“…那你要我怎么样。我都这么说了也不求你给我什么答复了,就当做从来没听我说过吧……”

 

“我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送上眼前的喜欢的家伙都不给予理睬的人!”

小松抽出口袋里的白纸冲着轻松摆了摆似乎是耀武扬威似的,并且顺带拿出了一支工作状态中的录音笔。轻松反应过来的时候差点再次晕倒。

 

 

“……你骗我?!!?!”

“我也是刚才知道的、椴松骗的我们。”

 

小松心里暗爽。他这还是第一次觉得椴松干了件人该干的事。

 

“既然轻松松这么说我还能抗拒吗——哎呀不希望我走,想和我在一起、超~喜欢我。”

 

“闭嘴。”

 

 

 

“不过现在名义来说我已经不是你的助手了嘛。”小松观察着轻松的脸色,虽然是生气但也有庆幸的意思感叹这人真好懂。“你不是带了铁铐吗。”

 

轻松瞪他一眼。

 

“把手伸过来。”

 

小松乖乖伸出了手。

 

“你应该说什么。”

 

 

小松这个时候才笑了起来,完全是狂妄的态度直视着轻松。这个时候他终于能回到那个理想的曾经美好的状态了、就像做梦一样。命运的转折终会将本应该联系在一起的两人撮合,只要相信那根红线所终之处就是自己所爱的人,那么再大的跨度与时间所产生的隔阂、也终将会被击碎。

 

 

 

“警察大人、请逮捕我吧!”

 

迎接他的并不是冰冷的手铐,而是迎面扑来用手臂柔软地揽住他的腰、完全靠在他胸前久违的所深爱的那个警官大人。

 

 

“…我现在逮捕你、并叛你无期徒刑,以后一辈子哪儿都不许去。”

 

 

 

“遵命。”

 

 

————————————

 

 

END


评论(1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