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陆鬼】关于在清晨相遇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这件事

—>陆鬼避雷 内含一点林幻成分

5 2 0快乐 今天只想看小情侣 虽然我自己是一条孤傲的草原野犬

设定是动画 幻加入鬼天盟+漫画 紫堂兄弟归顺鬼天盟 时间线请不必在意

摸了个小鱼

人设属于官方 OOC属于我

陆鬼交往中设定注意

OK的话 GO—>




-————


紫堂陆是被紫堂林扭曲得不成形的睡姿踢醒的。

鬼天盟本就不是资金多充足的地方,鬼狐天冲分配给两大主力一个有上下铺的房间就算是感恩戴德的怜悯了。林这厮,表面张狂得一丝不苟,被吓一次就现了本来胆小的性格,加上缺乏常理——对、因为他对陆的过度狂热崇拜,以及陆现在仍然后悔着的一件事——他经常利用林对自己的无条件信任来恐吓他。

大约七个小时前,紫堂幻叩开他们房间的门,举着一张CD问林愿不愿意陪自己看恐怖片。林手指啪啪按在游戏机上,正和陆联合对付敌手,没好气地应了声:“滚!胆儿这么小还配当紫堂家的人吗!”

幻可怜巴巴地应:“所以我才来求助哥哥你啊。”

林这一下,内心的兄长本性被激发得出来了,觉得自个儿肩上的责任大了不少,自然也美滋滋地放下了游戏机。陆见不好连忙补救,对面的敌兵铺天盖地地涌来——“干!”他对着林离去的背影大声吼了一句,“紫堂林!你真不是个东西!见色忘哥!别进我的房了!……”


紫堂林显而易见地被坑了一把,回来后支支吾吾地,眼神不安定地左飘右晃。他见了陆恨不得像只八爪鱼粘过去,口中念叨念叨地说“大哥哥哥哥哥哥!你最好了!今晚我要和你一起挤一……”

陆:已经没有这种操作了。滚


现如今,林还是厚脸皮地上了陆的床,并且睡相难看呼噜槽心,陆头很痛。他不耐烦地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不忍心吵醒林,一个翻身把被子全压他身上,穿好衣服走了。


-


其实说到底,紫堂陆只是借林作一个失眠的发泄口。他对于现状有着正在烦恼的事,而又辗转万分,不能与人相倾诉。现在是5月20日清晨五点三十分,当然重点不是五点三十分——5月20日是一个可以心安理得、旁若无人地谈恋爱的日子。

但是他的对象什么也没有意识到。

鬼狐天冲,清正廉洁,现任鬼天盟盟主及紫堂陆第一任以及理想中的最后一任男朋友。他比想象的更难接近,一举一动都保留着恰当的距离感,就算是没人的时候——紫堂陆把手搭在他的腰上都会被只狐爪不留情地拍下来,鬼狐天冲冷眼摆出一个口型:“滚。”

交往几个月了,连个啵都没打过。鬼狐似乎对于陆有着强过他人的警惕感,生怕一秒不走心就被全盟知道这段关系——地下恋情——陆这么安慰自己。

但是这个地下恋情,地下到了我都不觉得我们在交往的程度啊!

按照常理来说、退一万步来说也该做出点形式来吧。紫堂陆想过,自己在背后望着鬼狐天冲的时,想过觉得那家伙很瘦的诸如此类的东西——以及,想要体验拥抱的触感。

他想象过自己的手环过鬼狐天冲的腰,将身体大面积地与对方紧贴在一起,似乎随着体温升高的同时能听见对方愈发急促——被打乱的呼吸声、以及咬字不清的推脱。


当他这么想的时候,鬼狐房间的门打开了。狭长的走廊一侧亮起昏黄的灯光,他顶着一头未打理过的蓬松碎发走出房门,望见紫堂陆的时候抖了下狐耳、面露嗤笑:“怎么了,紫堂陆大人真是好雅兴,大清早在我门口晃悠着等待我颁布指令吗?这个嘛,这个,您有这份为盟捐躯的心我着实高兴。”

陆翻了个白眼:“哼。”转而又觉得自己是在被鬼狐逗着玩儿,不得不回头又压着性子开了口,“有什么安排?”

他和鬼狐并肩走在狭长的走廊上,在空无一人的寂静空气中发出咯噔咯噔的声响。鬼狐捏着手里的文件絮絮叨叨地讲,关于鬼天盟未来的规划及利用现有资源的最大限度发展、诸如此类的事情。陆安静地听,眼神落在鬼狐的侧脸上。

鬼狐这时突然冒出来一句话:“我今天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安排。”这才打破了陆一直在走神的思绪,侧过头才发现鬼狐疑惑地盯着自己看。

“是吗。”

陆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又开始在脑中暗自纠结该如何启齿。最终他揣摩了毕生所学的所有词语后转过头去,语气中泛着绝望道:“我觉得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鬼狐翻翻手中的文件:“但是我今天要处理的文件有五打。”

“喔。”


有时候陆觉得鬼狐天冲是太不近人情,自个儿感受气场变化能力是满分,但是却故意把玩着别人的情绪。鬼狐的能力倒不该是复制,凭他这样超高的情绪捏准就打得一片天下。但是他却总是像装傻似的不去在乎自己的表情,说不准又在背后暗自好笑。想到这里、陆收敛了一些表露在脸上的痛苦。

算了,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此时鬼狐天冲扯了扯嘴角,把那一大叠文件甩到陆的怀里。

“如果今天上午能处理完,下午鬼天盟成员自主狩猎的时候我就不必在盟里留守了。”

紫堂陆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


“又不是只有你想过节……别擅自把我想成和文件谈恋爱的人。”鬼狐天冲陶醉地整理下衣领,“我是有追求的狐狸……”


紫堂陆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他一边捏着文件理清思路,一面又私下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最后还是垂下眸子道了声好。

“鬼狐大人,关于下午的行程,我想添加一份报告来取得您的许可……”

“请讲。”


“请问怎样才能抱到鬼天盟盟主。”


他听见鬼狐天冲的笑声清脆地迸发在四周的空气之中,最后张开了双臂,以从未听见过的轻快声音说道:


“很简单,只需要向前走两步!”





-——


番外:


鬼天盟成员A:听说了没,我们的主将之一林今天起床的时候发现四周空无一人,以为自己跌进了平行世界,吓得躲进衣柜里了,结果反锁上了差点缺氧……

鬼天盟成员B:嗯,听说他抱着紫堂幻哭了一上午。好像说什么不会再爱了之类的话



-————


END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