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下悪徒

无责任爱情

紫堂陆上前一步掐住了他的胳膊,两人不断地进行着最后的坚持,他愤怒地以目光抓住鬼狐的面具并且又将他撕扯下来,零落成七七八八残缺不齐的碎片。

他哭着啜泣着咒骂着,以一种从未示人的姿态炸起了毛发和尖耳,喉咙深处发出咕呜的低吼。他在说什么?紫堂陆不停暗示自己得冷静,但是他的耳边掠过的只有呜呼的风声,他是在说不行,不要,不要碰我,不要靠近我。

紫堂陆真想一巴掌打醒这个似乎死去了的鬼狐天冲,但他没有。他深知这种因痛苦而想要扼杀自己的绝望,就宛如密不透风的黑暗宇宙投不进一丝亮光。然而雏鸡无法从内部打破这坚不可摧的蛋壳,他自顾自地就颓废、消沉在里头。

他怒吼着:“这样还算是活着吗?!”罢了他恶狠狠地瞪着对方,咬牙切齿地想要流泪。

“还活着啊。”

鬼狐放弃了抵抗的模样印在他的眼中,那人垂下尖耳和好看的金眸,将沉重的皇冠哐当扔下咕噜踢走。

“就当作是那样吧。”

紫堂陆凝视着他,突然有种发自内心的感到可悲,随之他也有点想哭,手上先行一步抹走了对方的泪水。他欲言又止,踌躇不决,最终他叹了一声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气。他凑近着他,然后亲吻了他。陆舐到了他口中那股咸涩的味道,被那种味道所吸引牵带,含住了柔软的舌。鬼狐的反抗逐渐变成屈服,一边接受着馈赠掉着眼泪,呜呜咽咽地失去了仅存的意识,将手搭上了陆的后背。

“那究竟是多么悲伤啊。”



————

32衍生的段子,开了假车,及时刹车,做合格好公民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