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伽小】 第八日的蝉

本就是该凋零的物件终将迎来化为尘埃的那一天。蝉于平和的那层土地之下守着不断变迁的光阴度过七年,破土而出之时却只能存活七日。也因而如此那渺小得不值一提的生命才努力地歌唱,在世间的痕迹只要留下一具空壳与转瞬即逝的声音便好。

但是那七日,仿佛全世界的光芒都汇聚其中心而为其镀上金光。它会成为黑夜中亦或是白昼中的一颗璀璨的明星,纵使无人能察觉或是无人将其赞扬,它却如同完成了英雄的使命般阖目了,飘飘忽忽滑下了树枝落进了宇宙最深处毫无光彩的地方。




————


小心超人记不清很多事情。电视似乎在放送天气预报的节目,那人说今日有雨小心路滑,他这才恍惚听见窗户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小心超人突然想起伽罗成为了英雄,出门的时候会被孩子们推着拥着的英雄。

但是伽罗对于粉丝群体怀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小心超人又想起他是一个军人。


今日有雨。

小心超人出门才恍惚想起这件事,抬手准备掏出魔方的时候发现自己没买新的。但是他不想往回走,于是他就随便找了个方向一路跌跌撞撞就过去了。直到他的双目被雨水打得朦胧不清,脚板下满是湿漉漉粘稠的泥土,他又想起来还是该带一把伞的。

他想起来学校里百事通老师教过光的色散,也许这时蓝光被排斥而反射了出来。小心超人记不清太多学校的知识,他突然想起伽罗的火焰也是如此耀眼深邃的蓝,但在瞬间变得灰白惨淡。


-

“我会选择作那七日的蝉。”

伽罗在那个午后突然抬起头回答。他就如同本应该那样回答似的毫无突兀,就像是方才小心超人问了他一般。


耀眼。

纵使只是在寻不着边际的宇宙中作为一颗行星活着,他也会选择这般。小心超人握拳,伸到伽罗面前。轻微的碰撞迸发出令人安慰无比的声响。


“啊。”


-


即使重蹈覆撤几百遍那时候的场景,小心超人仍然不会拉住伽罗。也许他早一秒比伽罗先离开,那么如今在此淋着雨的就是伽罗了。但是他知道总该有人去送死成为宇宙中虚无缥缈的碎片,留下的一方承受着加倍的苦痛、寂寞以及无尽的思念。

军人。

伽罗是一个彻底的从内而外的军人。所以他遵守着自己的条约以战斗为荣,牺牲也不过是为了终身所爱的事业作出无比巨大的贡献。然而他感知不到缅怀与悲哀,他的内心也毫无悔恨。他并不碌碌无为一生虚度,并且将生命交给最后信任的友人与星球——他并无悔于自己作出的抉择。

小心超人突然停下了步伐,一顿一顿地想着。他恍惚想起生命消逝是必然之事,只不过关乎时间长短缘分是否未殆。


他终究还是会选择作那只突然戛然而止的蝉。



-

当书柜轰然倒下露出半截礼物箱子,小心超人突然涌起无比强烈的好奇心。碎裂的魔方恰好能搭配上有瑕疵的墨镜,蝉留下的空壳并不可能毫无破碎痕迹。只是小心超人觉得如果那只蝉再安分呆在地里过上几年,不必去暴晒日光竭尽全力歌唱,那现在自己眼前会出现怎样一片光景?

他不敢去推测,他小心翼翼地去想。小心超人突然觉得时光变迁也终将会带走一切,埋藏在地底下的蝉化为肥料融入泥土,就觉得手中破碎的魔方有了温度。小心超人觉得自己也许很久违地流下了泪水,这并不是由于心爱的玩具被损毁,而是突然想起以前有哪个人是自己随身带着的魔方。他抽噎着咳嗽着把泪咽回了喉咙磕磕绊绊地说着不要紧,没关系,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魔方,曾经有过一个就够了。”



-

小心超人终究不是蝉,在日光之下嘶哑了喉咙也无法掉进宇宙的最深处。他有时认为自己是被上帝惩罚的特殊的蝉,见到了能够刺伤双目的第八日的太阳。于是他忍受着长久的孤独与寂寞,他坐在枝头盲目地捕捉着伙伴的声音,也许他能够捕捉到的只有像了蝉声的浮光掠影,然后他从此浑浑噩噩平平淡淡地行走于世间。











END.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