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泉レオ】比起那个、让我们在梦中相见如何

*日常傻白甜
*只有他们才能治愈我被数学伤害的心灵(抹泪)
短打注意。



——————


月永叩开濑名家门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大约那时濑名是作了个欢乐得无法无天的美梦,睡眼惺忪间夹带着满身怨气。

打扰了!

喂,我要告你非法入侵了。

濑名把欲进门的月永推出门外,真搞不懂这家伙是如何光明正大就不请自来。你确实打扰我了,濑名说。

月永盯着濑名深棕色睡衣上的白猫咪看,全然没留意他说的话。濑名只能哀怨地叹气、叹气。罢了把月永拉进门内,差点没忍住叹第三声气。

「我们不是在交往吗?」

濑名的牙刷在月永嘴里打转,手法娴熟地搅动着泡沫发出咕噜的声响。但是濑名还是听清楚了这句话、带着一脸不耐烦的态度让月永漱口,吐掉水。

月永觉得嘴中充满了薄荷的味道,有些发涩。濑名看出这小子根本一晚上没睡、套了件衣服就过来投奔自己。濑名替月永解开皮筋的时候那根东西断掉了,头发完全散发而下的月永有些困倦。

既然这样那就顺便睡个回笼觉吧。濑名托着月永还是礼貌性地询问了一句:レオ,回你家去睡。


「不要……」

月永算是勉强地睁开眼、扯住濑名的衣角:セナ!我们是在交往对吧,但是总感觉完全没有——没有气氛啊!

你还想要什么气氛?

濑名忍不住噗哧一下笑出声来,为维护自我形象还是绷着脸、指尖划过月永的头发替他将打结的发梢解开。

交往不就应该、那个——SE——

濑名捂住了他的嘴。


不行,唯独不能从你嘴中听见这句话。濑名有种保护起纯净花瓶的欲望涌上心头,不由得想把某每日都炖荤段子给月永听的某直男给嘣掉。

听好了,レオ,现在我们都很困,最好的措施就是睡个回笼觉……我可以睡地板、你可以去床上睡。濑名心有不甘地顿了顿、道:还有,不要把口水流到我的枕头上。

我觉得セナ你太不上心了,你这样保不准哪一天我就会溜走……月永眯起眼险些睡过去、猛地直起腰来,小鸡啄米般点着脑袋。


是吗,会有那一天啊。濑名说。


骗你的,我才不会离开セナ。

月永扑过来在濑名的左脸颊上很响地吧唧了一声。呜啾——这是来自宇宙的问好!


月永睡着了。

濑名即使不懂为何月永突然就不安了起来,却也只能强忍困意瘫倒在地面上。然后濑名抱紧了月永,感觉睡意卷席大脑。

时间还长,这么早就给你尝到甜头,那大概会变得很麻烦。濑名阖目,保持这种关系就好、这样就好。


当他醒来的时候会给月永一个吻,然后说道:恋人比起那个来说啊、会更钟意去看电影的啦,レオ。







———————

哭,哭,哭

比起SEX来说更觉得如此黏在一起就足够了大概是因为我神经搭错了
目前正处于买濑名君和月永君的周边回家供的状态(双手合十)说句题外话、最近大家都在疯狂刷王骑的时候我已然放弃希望直接开始刷起了Love Live、并且丝毫不知廉耻地叫喊Maki太可爱了

国庆小长假是我最后的抚慰了(低头)
看完的话不要觉得有什么尴尬就好了,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26)

  1. Lan極上旅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