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俺のチョロ松

-松野小松的场合-

 

 

于是叮咚作响的风铃唤来微风,捎来夏季。我像如此烦躁不安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和我背对背躺在地板上的轻松,我昨晚和他吵架了。

 

我并不是记仇的人,但轻松是。即使兄弟们都出去他不得不与我一起挤小小一块的冰凉地板,他也不打算再跟我多说一句话。我们都刷着手机,彼此不多说一句,任凭对方用脚踢来踢去,无声还击。

 

小时候和他闹了矛盾,又是怎么和好的来着。

也许是一杯冰冻的橘子汽水,也许是十日元一捧的粗点心。说到底如何道歉以及为了什么而道歉都不是大问题,问题是我们在吵架的那一瞬间就希望和好了。但是嘴就是很难控制,总是重复着伤人的话。

 

在这一点上,轻松还是比我不坦率得多。

 

 

「喂,轻松——在吗,轻松。」

 

隔着不到几厘米的距离,却还是固执地要发信息。指尖摁在键盘上发出奇怪的声响,伴随着同样奇怪的风铃声,叮叮当当。

 

「……。」

 

只是那么几秒的时间轻松就给了我回复,不得不感叹的确是一直在关注着消息呀。是希望我一如既往地道歉还是希望分散注意力呢,我可不知道亲爱的三男在想些什么。

 

 

「——嗯?

 

轻松呢、我的轻松在哪里~」

 

他那略微颤抖的,却也带着开心语气的声音低低地骂了句笨蛋。他的膝盖都挨上肚子了,整个人就如同害怕被老虎咬的刺猬一样蜷缩着。比起刺猬,更像一团柔软的小绵羊。我听见他快速打字的声音,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窃喜。

 

「……干什么啊你,真吵呢。」

 

我转了个身,面对他的背躺下。其实是抬手就能抱住的距离,也许是因为太热完全抬不起手臂。他早就不生气了,他从未生气过。我清楚地明白这一点,却又耐着性子不拆穿这可爱的气泡。

 

「啊、是我的轻松啊。」

 

炸啦。

 

他快速泛红的耳根预示了一切,我似乎望见了那通红的脸。他此刻定是瞪着眼睛微张着嘴、不知所措地支吾半天,最后给我一顿痛骂。他现在羞于这段对话会被兄弟们一览无遗,自己都气急败坏啦。

 

「不要加上“ 我的 ”啊——

    好烦人!」

 

早已在对方回复前就打好的「给我买瓶汽水吧」发了出去,在那一瞬间无视了喧闹的风铃和烦闷的夏季,抱了过去。他才回了个「……哈」就被打断、未完成的讯息发了出去。碍人的手机消失了。

 

他想要去挣扎,但是却也不想挣扎。夏天很热,热到我们的大脑停止工作变成黏糊而无法思考的一团。于是他挣扎到翻过来正对着我的脸,看来我的预想是正确的。

 

我捏了捏他通红的耳根。

 

这是个炎热的季节,但此刻我和他黏在一起却一秒也不想分开。到时候再去洗个澡就好啦,只要再喝点橘子汽水就好啦。轻松身上沐浴露的香味很好闻,所以我忍不住就亲上去了。然后我们就如此暧昧地打闹着,拥抱和嬉笑在了一起。

 

所以说,轻松只能和我在一起呀。

 

 

只有我知道如何在一个谁都烦躁的夏天,将他拥入怀中亲吻耳尖。而且松野小松的独占欲是绝对不会允许另一个人这么做的。

 

因为轻松、的确是我的呀。

 

 

「俺のチョロ松。」

 

 

 

 

————————————————

 

 

我爱官方,措不及防就回坑……


犯规吧这个梗,犯规吧……(窒息


评论(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