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下悪徒

无责任爱情

最近心里还是蛮乱的。


期末考后发生了蛮多事件,这一段时间里我的心绪跌宕起伏。很多时候差点崩溃到抓着美工刀就了结自己了,因为太多压力难以承受了…

压力从何而来。我也在想,压力从何而来。莫名其妙就有的感觉该如何形容,掉进冰冷的海水却抓不到木板,或是被全世界所排斥?

像那件,那件,或是那件事,都让我一晚上抱着枕头失眠到三四点。第二天或是用水拍醒自己去上学,或是蒙着被子睡到十一二点。

在没有经历过的人的眼中,只留下了“无理取闹”的印象。可怕的事情那么多,每个人都能听着别人的经历大言不惭地说“有啥大不了的我也有过”。于是我便在别人看起来极小的事件中逐渐变得更消极、更悲观。

好久前的我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想成为一个让大家都喜欢的好孩子。我想成为一个画家,我想一辈子都毫无烦恼。

但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孩子,我不服管教不讨人喜欢性格极端,即使想要成为温柔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因为我的顺从和忍耐,从来都没有人能看得见。每次我所作出的退步和宽容都只会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长大了也该懂事了该孝顺父母体贴朋友尊重老师”了。

如果我不是个坏孩子的话,就不会引起注意吧。

如果我不是这样一个每天都让人不省心,让人蹙眉的坏孩子的话,根本谁都不会看见我吧。


我到底想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我到底想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每走一步都要斟酌再三,因为雾太浓厚了我什么也看不见。我究竟该往哪里走? 我究竟该做些什么,该在什么时候哭泣,又该在什么时候抛弃掉一切独自出行。

我想要一个人决定自己的一切,又因为太怕失败而暂停在原地。我不喜欢按照别人给我的计划和时间表行动,却又不知什么才是正确的而止步不前。


真正的我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好,也比你们想象的坏孩子还差一万倍。

想和喜欢的人说话,但是无论如何都插不进嘴,发出去的消息被淹没在数百条消息之中。


是啊,我是那么多亿人中的一个而已,这点我早就知道了。这些幼稚的——普遍的问题,我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生地说呢。

寂寞不是司空见惯了吗。


不在乎的底下隐藏着的无奈,脆弱以及无法言喻的悲伤,对未来的迷茫,还有强颜欢笑。人要活在当下,但我为何连当下在哪都不知道呢?

我也不知道我稀里糊涂说了什么。


生日那天我许愿说要成为一个每天欢笑的人,不要再有负能量。但是上天定是把我这份愿望扔进了数不尽的愿望之中,寻觅不到。

该怎么开心,该怎么开心的起来。


那么多问题今天还是没有解决。


温柔、好孩子这些词跟我永远不会沾边。说到底也只会觉得是我给自己冠上的褒奖罢了,我展示给你们看的不永远是一个坏孩子吗。



你好。

我是暮秋,一个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的脑袋晕乎乎的坏孩子。

以后也请多指教。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