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下悪徒

无责任爱情

【命题作文】死亡倒计十五分

✨考前摸小鱼

✨下方高渣注意,能接受就请走吧
借用群内命题作文的《死亡倒计十五分钟》
很老套一开头知结尾的梗。





—————————————



00
小松不是浪漫主义的男人,他从来不会去想若是自己只剩下十五分钟的生命会去做什么。他的原则是享受当下,比起杞人忧天不如挥洒自我,下一步路踏上去再用大脑想怎么去做。

但是当那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小松居然有点后悔得措手不及。


——By.暮秋




01

祸从口出。


上午九点二十分,无业游民松野小松和自家三男吵架了。违心的话语如同刀刃划过喉管突兀地爆发,直到最后小松憋着一肚子气愤愤不平地摔门而出。


上午九点三十五分,松野小松站在十字路口徘徊。风撩过发丝的时候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咚、砰。



上午九点四十分,松野小松死了。




02

小松睁开眼突然发现自己倒在血泊中,当场吓得左手抓右手。当他摸了个空的时候内心止不住的悲哀和措不及防——人生这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啊,这列车怎么在自己等待的时候脱轨了呢。

就如同戏剧一般的爆炸声响起,只望见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目光呆滞。两位小松深呼吸三秒同时瞳孔放大尖叫出声,路人围观着血腥的场面和小松的肉身发出啧啧悲悯。


穿着长袍头顶生角的小松首先露出了笑容把手里的镰刀收起,说: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死后灵魂可以自如活动的人类。


松野小松发现自己能浮游,在天空来了几把划水便满意地望向死神版本的自己。他全然没有对死亡的恐惧,甚至被别人所一直担心的事实摆在面前都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他对恶魔咧开了嘴角:那当然,你当我这位人间国宝是什么角色!


死神收敛了笑容整理一下凌乱的红袍,然后对面前这位自由散漫毫无压力的先生说,你还有十五分钟就不得不跟我走了。


是吗!

小松若有所思长呼一声,阖目作出了苦恼的样子。但他一定是装出来的,因为不久小松就确定下一步要做什么了。



小松说,好啊我当然可以跟你走,但是现在稍微陪一下我吧。一个人去干坏事总觉得有些心里不安呢!

死神说,哈哈你这是把我当挡箭牌了吗。反正谁都看不见你,爱做什么都请随意吧。





02

小松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拿着一包烟,死神不怀好意地问你这样爽快吗。小松毫不吝啬地露出反派似的笑容,说真是太爽了。

死神看着小松手里的烟盒,有些不可理喻的神情浮现出来。他说,你傻掰啊,那么多高档烟不拿居然还专挑二手。


对方只是草草抽出只烟就把烟盒扔了,让死神给他擦上火。路人望着烟雾弥漫以为这里着火却又无法发现根源,只是小松不停吐着烟圈。


漂亮,你平时一定经常抽烟。死神恶劣地笑着道,我看你挑二手烟是因为习惯了吧。


他耸着肩不甘地重重吸了一口烟,然后被呛到大声地咳嗽起来。这个声音就如此传播很远很远,但是谁也听不见。


好呛啊,我太久没吸烟都忘记方法了。小松有些自嘲地抹去眼角咳出的眼泪,被死神嘲笑了一通。



他接吻的时候不喜欢尝到烟味,又苦又涩。虽然没说出来,但是每次接吻的时候表情都显现出来了,我想着就戒烟了吧。小松把未燃烧殆尽的烟扔掉了。——我只是想尝一下由于他而淡忘掉的那种感觉罢了,也没有多大意思。其实烟真的不是好东西。



死神说,你女朋友啊,你还真爱她。


小松说,一般般啦。




03

死神看了看表,还剩下九分钟。


小松一定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天到来自己会怎么办,在大街上转悠着像无家可归的亡灵。死神看见他掏出一张纸潦草地写了点什么东西,然后握在手里。



能和我讲讲吗,你的女朋友。

好啊。小松答应着。



他呢,是个很唠叨的人,更像是母亲一样。不过这点倒也好,因为我不太会照顾自己。小松眯起眼睛似乎在回想画面。


我之前向他求婚的时候呢,被拒绝了。他哭得像个什么一样骂我笨蛋傻子混球,真是用尽这辈子所有词汇啊。虽然最后还是把我的玫瑰花捧走了。


他不喜欢我喝酒,不喜欢我抽烟,不喜欢我总是很晚才回家,就像很多人那样。他说喝酒伤身,抽烟伤肺,那么晚回家容易有危险,每天都板着脸对我念念叨叨。


我啊,觉得他很好看。总是让人感到清清爽爽安心的啊,笑起来像画里的女郎一样。怎么说呢,我真是喜欢他啊。



小松望向沉默的死神,再把目光转向晨日。


我前天晚上攒够了钱把结婚戒指买了,趁他睡觉的时候戴上了。我本来想着——啊啊、很快就能结婚了,什么的。



但是现在不行了呢。

小松的声音逐渐变轻,就像是余力不足般地呼出最后一个词语。没人意识到他现在的表情是截然不同的悲惋和凄凉,带着厚重的难以抚平的悲伤。



真遗憾。


死神说,松野小松,你还剩下最后三分钟。


他看见小松把一张纸夹在街边一个女孩子的钱包里,然后转身推开一扇门。小松说,这里是我家啦。






04

屋子里没有太多人,死神看见身着粉色、蓝色和绿色卫衣的人围坐在客厅里。死神也些许明白了小松所谓的女朋友其实是——啊,这样啊。

死神以为那个粉色衣服看起来娇小可爱的是小松的伴侣,但是小松走了过去。死神猜测那个蓝色衣服看起来很时尚的人是小松的挂念,但是小松忽略了过去。



死神看见小松在着绿色卫衣的人面前露出了笑容,象征性地挥舞了几下。那个人当然是没有看见专心致志地翻着书,书页滑动的声音哗啦啦地如枫叶凋零。

很普通啊,死神说。


所以我才那么普通地爱上了他啊,小松回答。



我只是很普通地爱上了这个在我耳边唠叨的人,代替了我老妈日复一日照料着我的人。我很普通地吃着他给我做的咖喱饭,洗澡的时候赖在他旁边,还有这样令人安心地平淡地生活。


接着小松笑着说,普通吗?



只要是被我爱上了啊,他就全身都闪着无以言表的光芒了哦。就像我生命中唯一的那一颗星一样,璀璨无比啊。其他人在我眼中才是普通的呢,死神。




你还有一分钟。


死神如此提醒道。




轻松的电话响了,接起他的表情有一种惊愕。小松看见他急忙捂住羞红的脸躲进房间的样子就知道了,把手作出电话的样子举在耳边。


“轻松,我给你拉红线的妹子不错吧。”






05



该说的都说完了,这十五分钟还真是短暂到难以相信的啊。小松打着哈哈,本来还想着和我家轻松打一炮的呢!


死神目睹着小松的脚到腿逐渐再到身子都化作无人知晓的尘土,最后他的脸也即将瓦解。但死神手中的镰刀是不会停止挥舞的。


真是个笨蛋,就这样把自己的人推出去了。




死神如此说道。





———————



End

评论(2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