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Mogeko Castle】 星

全世界就我吃异端x王是不是

哎哟我这暴脾气
没粮咋地我自个儿产

捏造+妄想的脱离设定
拟人


———————————




One.王


异端从自己堆满书的房间抬起头的时候,透过窗户望见外面飘洒的雪花。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已经很久没下过雪了,一袭洁白的景色真是少见。

他阖目又深吸一口气,最后如释重负地呼出来。隔壁的房间已经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时不时掺杂着惊呼。异端按压太阳穴,叩了叩墙壁。


安静点,异端很不耐烦地说。


“里Mogeko!——你看窗外!快看喔喔喔呜哇——!!”


异端沉静几秒,转而放缓语气说了一句,“我看见了。”


从城堡最高处,能望见下面的风景。异端瞧见Mofuru与雪浑然一体的白色短发就像一团球,一楼那位有点奇怪的Mogeko先生喝着红茶时被那团雪球撞飞了。


“等着喔——!!!臣民们呀、王降临啦!”

异端迟钝了几秒猛的一转头,看见这个王国的统治者披着红袍单脚已经踩在了窗檐上。他的眼睛发着光,闪亮的——炽热的光芒。他的王咧起了嘴角,然后纵身一跃。


那一秒异端觉得自己的脑中闪过绝望和惊悚,后一秒Mogeko王就跳了下去。异端看见那片鲜艳的红色在自己眼前扑腾而过,急匆匆伸手却于此失之交臂。

“喂藻毛子?!!!?!”



很快地,在异端痛心疾首之前,他看见生火腿妖精已经托起王向地面飞去了。生火腿妖精脸上带着无奈万分的微笑,近乎透明的羽翼高频率地扇动着。


我刚才差点就失去他了。

异端竟然一瞬有了这样的想法,看着那张笑得无辜的脸安全无恙的时候,他感觉松了一口气。


异端真的无法想象这个废柴,明朗而孩子气的王,如果自己不能再照顾他会如何。

异端害怕失去他,尽管异端不在乎他。很多时候他自己都觉得是悖论,但是他更多时候觉得这个像星星一样耀眼的家伙是个累赘。



但是异端还是不想失去他。

口是心非的异端就这样,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喜欢上了很废柴很白痴的国王。




Two.里


当雪停的时候,平静的生活很快得到了转机。异端在看见Mogeko王领回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丝厌恶。

“等她长大以后,就让她做第三层的接管人吧!”


小姑娘勾出一抹毫无破绽的笑,把手里的铁器放到身后对着异端打招呼。


“啧,我可不会管你的,藻毛子。”


“你也不应该管的。”


王似乎还是那样,满眼星辰地闪着光,抱起小女孩回了卧室去。


异端觉得王很快就要除掉自己了。



他只是感觉很不爽,这个废柴又无力的王想靠着一个魔鬼一样的女孩统治整个王国,而不会选择自己。他只是想到那双亮闪闪的眸子不会继续崇拜地、依赖地看着自己,觉得心里一团杂乱。




“我好讨厌你啊。”

那晚上Moge子霸占了王的房间,软弱的王只好抱着枕头来到了异端的房间。王曾经抱怨过这里全是书籍和笔记,连床的面积都是那么小。

Mogeko王听见这句话,搂着枕头的手缩紧。他有些抗议地踢了一下异端的膝盖,然后异端扯他的脸,然后扭打之中两人抱在了一起。

“——被本王创造出来的东西,本来就该无条件地喜欢我。啊啊!啊啊啊——!!里Mogeko,你已经有自我意识了。”


“废话。”


异端想说出理由,比如说自己睁眼的那一刻看见的眸子里闪烁的星辰,比如说那张好看到不行的笑脸。比如说因为某个废柴的缘故自己不得不努力阅读来扩增知识,比如——比如,因为想要弄清楚这种不明不白的情愫,不得不去翻阅资料。

异端揉着王凌乱的金发,感觉触感十分柔软。



“……除了讨厌,也没有别的词汇来形容了吧。”


异端不明白,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是什么。那种安心的感觉,那种十分有幸的感觉,是因谁而起,又被归纳成什么词语?


不,我不知道。

异端这样想。







Three.狱


异端知道,王一直在等待着他某一天将那番话说出。当他说出那句话的那一天,就意味着要杀鸡儆猴,将产生出本国第一位拥有自我意识并公开反驳国王的异端。

“把这个里Mogeko…不对。把这个异端给我关起来!”


王说这句话的时候,竟然带着几分惊慌失措。其实以异端的能力完全可以把那些士兵打趴,可以把那位居高临下的国王的皇冠扔到地上,踩碎。但是异端任沉重的脚铐束缚住了自己,然后进入了大牢。



“可能我已经不想挣扎了吧。”


对于前来探望的Mofuru和Hs,他这么说。异端从口袋里摸出他提前准备好的牛皮纸和笔,对两人露出会心的笑意。


“那个白痴藻毛子——我是说Mogeko王,好像要拜托你们了。”


透过监狱的防盗窗可以望见,一碧如洗的天空上总是挂着繁星。异端总是在想,那个人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就像是星星在闪着一样,晃动着,发着光。他的王,真是熠熠生辉的一个人。

不过,自己真的很讨厌他。


他的废柴,他的软弱,他的无能。他的独占欲,他固执的统治,他封建的思想和他狂妄的野心。

但是,真的无法对他的眼睛讨厌起来。异端想着,啊,好像也很难讨厌他的脸,总是挂着好大的笑容。还有他的手,他的腰部,他柔软的头发,还有他睡着时均匀的呼吸和体温,他吵闹的个性和受伤时哭泣的表情。


一盘生火腿被推了进来。


“我没有什么胃口啊,藻毛子。”


穿着制服把帽檐拉低的人迟钝了几秒,然后直起身子来。



“我是狱警。”


但是异端却看见一抹星光从帽檐下擦过,最后消失在黑夜中。异端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吃生火腿,只是现在他的肚子感觉被不知名的东西填饱了。






Four.亡


异端看着小女孩跑向了出口,觉得很舒坦。炽热的火苗正舔咬着他的足,有些下意识地缩脚。


王仰望着他,他却在看着毫无星辰的天空。今天积满了乌云。


“这死法真是寒碜啊。”


Mogeko王的语气里不包含任何感情,不知是压抑下去还是实在的冰冷。



“如果说我要和你说话,你会拒绝吗。”


“会。”



“藻毛子,我好像到最后一刻还讨厌着你啊。”


“死者不必多言。”


王抿嘴用袍子裹紧了自己,就像是有无法忍受的寒风袭卷着他似的。



“但是,你的眼睛就像星星一样。”



异端看起来好像还想说更多的话,但是最后翕动着嘴唇,他还是又重复了一遍。


“你的眼睛就像星星一样。”




火吞噬了异端,在王后悔之前。他看见火光冲天染的整片天空都是灰暗的红,巨大的热度让他无法靠近。Mogeko王看见有一块折叠得四四方方的牛皮纸躲过了这场劫难,拆开来里面是清秀的字迹。


王的眼眶红了。


他拥有了一个国家,却寂寞得想落泪。






Five.


这个故事没有后续,就这样自然而然地结束了。


这个国家依然安好地运转着,在Mogeko王的指挥下,就像是没有里Mogeko也能安然无恙似的。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End.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