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厨

无责任爱情

【02】看你这么躲着我一定是喜欢我啦!

※大概是周更。

※充满浓烈智障气息毫无逻辑性的自我满足连载。

※如果能接受特别大的角色崩坏还真是感谢

 

最近真想吃刀却还是在写甜品。

※走向是智障儿童小松x家庭妇女轻松(没

看前面请走这里。 整理

 

 

 

 

————————————————

 

 

旁边的一松将头趴在桌子上一副对世界无爱的模样,其实只是他惯有的日常表现。开学大概两个星期左右了,说实话除了那个从没见过的同学外一切都是很风平浪静的。轻松想,那个人——啊好像是叫小松,大概是个流氓混混角色。

 

从没见过他上学,哪个班都没有叫小松的人。

 

 

轻松想,其实对他好感度也不算低。比起那些根本揣摩不出思想的家伙来说,恰好如一捧清泉看得一干二净的家伙才更好相处。能够光明正大地公开耍流氓的家伙也没太烦人,除非他是个滥用职权逼迫着自己和他加深关系的总裁。

如果他再出现的话,就和他交朋友吧。

 

“所以如上,请大家和新来的班主任好好相处哦。”

 

 

走了一会儿神的轻松抬起头来只听见这句话,一脸茫然地转向旁边的一松。这到底发生了什么突如其来的事件。

 

“班主任要回家结婚就此辞别,啊其实说白了就是把他的自由葬送到了婚姻的坟墓啊真可怜。轻松哥,我们要换班主任了,就是这样。”

 

“哦。哦…啊一松,新的班主任是个怎样的人啊。”

 

“不知道。”

 

 

 

人的邂逅总是在无意之中。

即使努力渴求着相遇反而会错失机缘,而根本没有意识地抬头却能恰好撞见那张埋藏在记忆深处的面孔。根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人却同时点头微笑,就从这一秒开始进行的恋爱人生。不知怎的,轻松仿佛被召唤一般昂起头颅恰好对上刚从门外走进的老师,他身着西装步伐轻捷地进门来。

 

在那一瞬间轻松停止了呼吸。

 

 

他开口说话的时候,轻松什么也没听见。世界仿佛完全放慢化为静音,一松惊异的目光伴随着轻松跃上讲台的身影。所有人都惊愕地望着——他抓着他的西装领口,他的瞳孔缩小,他的嘴角带笑。

 

 

“我啊,叫小松来着。” 

 

 

————————————————

 

 

不知道的人都以为轻松是跟他有一腿,就犹如多年未见早已断开联系的恋人突然在偶然的场合相见一般。

 

据小松说,他并不是学生。他是刚毕业就来应聘的教师,恰好他们班主任早预计这个点辞职就给他顶替上来,所以刚开学在陌生环境里谁也不认识就这个意思。轻松以为这是个转学生才想帮他一把没想到阴差阳错就成了自己的老师,不如说——看起来真的没比自己大多少。

 

“但是喜欢这件事是真的。”

 

小松一本正经地把柠檬汽水的拉环扯开迸发出气泡碎裂的声音,看轻松的红茶全部喷到了对面的水池里。

 

 

“而且我也知道你喜欢我。”

 

要不是碍在他是老师的面子上,轻松早就把手里的红茶一泼让这个男人俯首称臣了。那天的小松就像喝了酒一样疯癫地拉着自己说什么一见钟情之类的让人面红耳赤的话。轻松只感觉到从肺腑而发的恶心。

 

 

“我喜欢可爱一点的女孩子,抱歉啊。”

 

轻松很确定自己的性向是正常的,比一松喜欢猫这点还正常。对于他来说人生就如同一条通明的大路早已铺好铁轨,他只需要乘上火车畅通无阻地按照这条轨迹下去就好,而现在——在他万无一失的人生计划里,他需要学习。

 

 

“哈啊~啊我知道的,就是那个吧。你害怕对父母出柜,真是好学生啊轻酱。”

 

小松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啊——那个吧,害怕面对现实?害怕被人嘲讽?这就是你喜欢我却不敢说的理由啦。”

 

 

轻松傻了眼:“你哪里看出来我喜欢你的。”

 

 

“不要害羞我的轻松,只需要和老师展开一场刻骨铭心的love……”

 

 

 

哗啦。

 

啊,红茶的香气。

 

行家啊,尝尝我自创的360°浮空踢腿。

 

这个踢腿疼到掉牙了。

 

是你犯贱找打吧,老师。

 

 

轻松把瓶子捡起来再次向地上的小松砸去,带着满腔气火离开了操场。一时间轻松只感觉自己看不清路,不知是因为夜晚学校的路灯坏掉还是因为有位不速之客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现了。在轨道上的车突然停下来,因为有位没素质的教师开始自说自话插了一块牌,上面写着“道路维修,请走弯路”。

 

 

 

 

 

 

TBC.

 

 

垃圾偶像祭,首发十连九三星,伤透非人心。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