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速度松】难以传达的爱意

一份用于自我品尝的速度甜品日常片段

短打。

 

这个设定是之前的商业街paro的,设定请走  这里

520快乐呜啊,我不想撒刀了…写完这个就策划把公寓那玩意儿开连载

 

 

——————————————————

 

 

轻松打着哈欠再度不满上任,应店主的命令成为商业街上来得最早的人之一。五月末的夏日天仅清晨还谈得上不让人那么烦闷,不过绚丽的阳光依然横冲直撞进了他的眼。轻松只感觉眼干涩肿胀得难受,想要多睡五分钟。

 

如果说要比喻的话,他现在就犹如一只萎颓不振的猫咪,呼噜噜从喉咙发出对这世间不满的叫声。和隔壁店家问过早安后他打开了商店的门,然后一如既往地摆放物品换上工作服,耷拉着脑袋在收银台打起了盹儿。

夏日清晨阳光恰好,夹带着温润气息的风有如效率的催眠曲伴着轻松入眠。似乎这种气氛就该搭配上新鲜的沾满露水的向日葵烘托出暖洋洋的感觉来。轻松在柜台上摩挲着毛茸茸的脑袋惬意地发出几声低叹。

 

 

要谈及向日葵的话,这条街只能拜托一个人。轻松带着混沌的思维想着,那家店主虽然没素质还喜欢开恶劣玩笑,不过他对花真好啊。

 

 

 

01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唤醒了轻松,他听见风铃和花瓣跃动的声音。紧接着是门被轻柔地推开,那动作的主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轻松现在连头都并不希望抬起来。他沉淀于那舒服的臂弯中了。

 

“——什么什么。这家店长也忒懒了,本殿下难能可贵主动进货就留个小收银员来应付我?

 

听见这句话的轻松下意识抬起了头困意全无,虽然还是不争气打了个哈欠然后指着对方正打算下驱逐令。只见那个连深褐色围裙都未褪下的男人饶有兴致地抱着一捧花走近自己,然后不紧不慢放下打了个响指:“看来这个收银员还是个小懒猫。”

 

 

“没见过吗,你就是个人渣猫。”

轻松回敬后将那些花耐心地插放在店里的花瓶和预售位置中,仰头看时间是大清早五点四十五。他转头问那个看起来特别欠揍的人:“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看猫睡觉?”

 

 

“你看我哪像有闲心啊轻松——啊,懒猫收银员sir。”

 

“瞎起外号。”轻松嗔怒一句用食指教育似地戳他脑门,就如同比他还大了不少似的摆架子。站在他面前这个如同高中生般清秀的男人叫松野小松,这条商业街唯一的花店——的店主。自从自己来这里工作起就被他不定期戏弄,简直就是屡教不改人渣万分。到现在为止他起了几个绰号来着——几个?

 

轻松不想清点。

 

 

“其实我倒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满不在乎的笑容老成地挂上小松的面孔,“隔壁中华料理店的店长说啊,今天是中国那边的5月20日。”

 

“……在日本这里也是。不如说哪个国家没有5月20日。”

 

“怎么说啊。她说就类似情人节欸,她今天还特意挂了暂停营业一日的牌子说是要去领悟人生真谛啦用火焰点燃心中热情啦——啊但是她倒是告诉我原因。在中国那边的5.20读起来就像汉语的‘我爱你’诶,就是——‘我爱你’,你懂的吧?”

 

“懂的,但是这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啊。”轻松耸肩道,“莫不成你是把全世界情人节过完?忒贪心了这个老板。”

 

 

小松的笑容不怀好意,他简单地把手在围裙上胡乱抹。轻松并没有看出小松的意图反而关心式地递了一张纸巾问道需要吗,可想而知被对方笨拙地拒绝了。收银员先生疑惑地眨着眼,他并不知道今天将面临怎样的惊天计划。

 

 

 

02

逐渐迎来了人潮的商业街变得生机勃勃起来,终于有了生命的朝气感。喧闹的声音盖过风呼让轻松着实感不到舒适,埋着脑袋焦头烂额地收钱找零并不忘为顾客露出一个羞涩的微笑。轻松全然忘记早上那茬的时候,事件起因主人总是会在刚好时机出现。

 

再度抬头又是那张笑脸,轻松差点想一拳头抡过去却在意这里是公众场合,笑嘻嘻地问“客人您要买单还得先带东西来啊”。这个时候小松不以为然,不顾后面焦急的客人故意搂着轻松的肩。

 

“我要买在这里站着的懒猫收银员sir啊。”

 

轻松并没有多想一巴掌抡过去把他打到隔壁收银台然后满面笑容地对后面兀长的队伍说,久等了客人请继续吧,我一会就打电话让精神病院来一下。

 

 

他满意地看着小松的眸子里逐渐积起泪花,丝毫没有负罪感。轻松心知肚明要纵容他就是自己被炒鱿鱼,再者来了他已经是语言犯罪的地步了吧。然而让轻松疑惑的是、方才他那么说的时候自己居然有期待一下那是真心话。

 

是又怎么样!

轻松赌气地不再去管他,在收银台前再度忙碌起来。

 

 

小松丝毫不放弃地用双手拢起喇叭状在收银台旁边的空矗立,对着轻松喊着各种羞耻的情话。轻松想今天这家伙磕错药还是怎么的脸上表情越来越难看,最后捂住他的嘴尴尬地涨红了脸磕巴地下了驱逐令。

正当此时轻松感觉到手心被湿润的东西触碰,然后那个如同软体寄生虫的东西在他手上勾勒出弧线。意识到不妙时他惊叫一声把手扯开又羞又恼地望着对方坏笑的表情,自己的手上沾满了粘稠的唾液。轻松特别想尖叫一声恶心,最后勉强忍住气火地在小松身上抹来抹去。他认为必须报复,于是便把这种小孩般的发泄当成了最好的报复方式。

 

“终于能看着我了吗。”

 

“嗯?……什么幼稚理由。滚开,这张臭脸我不想再看见。”

 

轻松忙着对后面满脸惊讶的客人道歉,再次把目光转开来。小松刚感到被关注的满足就被轻而易举地抽空,有种更叹为观止的占有欲似乎就快要迸发出来。轻松还没反应过来为何客人脸上神情逐渐扭曲的时候,他的腰部已经被搂住了。小松呵护花瓣的细腻的手楼在他的腰处却格外紧凑,特别是后颈也被对方毛茸的头发摩挲着。莫名其妙而来的呼吸急促带着体温升高同时发病,症状不明。

轻松本想发怒却觉得那口气憋在心头,找不到恰当理由宣泄。

 

“你脑子被轰炸了吧!”

他如此叫嚷着就像一只炸毛掉的猫咪。

 

“这下可以看着我了吗。”

 

“我在工作!工作。你到底能否通情理些啊智障!人渣!混球!……”

 

 

“啧,情商低的是谁啊。”

小松放开双臂的时候不满地嘟囔了一声。

 

“ky收银员sir。”

 

 

 

03

下午结束工作交班准备回家的轻松感到无限疲倦。晚霞余晖恰好告诉他此刻是吃饭的刚好时机,被折腾了一天的他的确是蛮劳累的。轻松的瞌睡症似乎又要犯了,走在街上已经哈欠连天极其希望在床上舒服地躺上许久——软绵的被窝和蓬松的枕头。谁知道轻松最近是多睡眠不足。

 

这个时候小松反常地提早暂停营业把店内的灯全部关了,锁了门捧着束玫瑰就为这一天划了个句号。想起今天被他整的很惨的轻松根本不想搭理他就径直离去,谁料背后传来嘭咚嘭咚的脚步声。

果然是那个特大号胶水跟了上来。

 

 

“你今天怎么了。”

 

轻松已经极其不满地忍隐着怒火眯起眼,二话不说双手扯着小松的脸颊就往相反方向拉扯。对方一直喊疼反而满足了轻松的报复心理,得意地撒手看对方噙着泪失落地揉着发红的脸。

 

“你忘记今天早上了吗?”

 

 

“啊……”

 

轻松努力调动着脑细胞竭力回想然后恍然大悟。不过他并不知道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于是作出拷问的姿态发落小松——“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我今天去你家给你煮饭吧。”

 

 

小松把一大束闪烁着露水的玫瑰塞到轻松怀里,还扎着蕾丝打成漂亮的蝴蝶结。轻松倒是不明白用意只当这是补偿礼物,还特别认真地说“其实我更喜欢郁金香”并成功把小松气出了白眼。轻松就是不明白小松为什么生气——为什么。明明生气的该是他自己啊。

 

疑惑不解的轻松只是抱着一大束玫瑰吃力地跟在小松后面,他的脚步太大了把两人着实拉开了很大一段距离。

 

 

 

04

奶油香浓郁的汤带着热气淌进胃中将疲劳扫尽,才想睡着的轻松感到胃部传来的暖流觉得舒服许多。大多数时候美食能够使两人达成共识,尤其是建立在轻松十分欣赏小松手艺却从没说出口的情况下。

有食物在手谁还会顾及对面的家伙情绪多么糟糕呢。最起码轻松不会,他望着小松脸色渐沉却还心安理得啜着奶油蘑菇汤。也并非他不在意究竟是什么原因,不过轻松这个时候比较喜欢以自己的利益为主要。

 

“你不吃吗。”

 

轻松最后只好以最笨拙的方式表达他的关心,言外之意是“你情绪怎么这么消沉啊”。没想到对方有模样地摆起架子来,倒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完全丧失中午缠着自己那股纯粹的热情。轻松碰了钉子倒也不想多过问,只是用筷子挑拣着碗里的牛肉吃。

 

“今天是,5月20日。”

小松突兀地开口把轻松吓了一跳。

 

 

“但是你,完全不理我。”

 

轻松听着这莫名其妙的发言和断句竟然憋不住想笑。这家伙蛮像个低龄儿童害怕寂寞的啊,不过倒是有什么地方意味不明。轻松咬着筷子想起来早上的那番话和含义,那难道不是所谓热恋情侣过的节日吗?

 

 

“我为什么要和你过。”

轻松最后只好吐出这么一句没营养的话。

 

 

“我就全当时候未到。”

 

小松嚼着海带如此低沉地说。

 

 

“我今天都按照空松给的完美方案做了的说——可是完全没有动静!完全没有。轻松你难道不会感到生气吗,就是那种你特么都费尽苦心去和喜欢的人搭话但是对方总是一脸‘你怎么这么烦啊’的感觉。嗯,嗯你才不会知道呢。”

 

轻松恍然大悟。

原来他是因为今天没泡到喜欢的妞才这么消沉还企图拿自己消遣,不过那女孩子的眼光估计和自己一样嘛。这家伙真是特别烦人,能够意识到这一点真是了不起。

 

 

“那你下次加油下次加油,我诚心祈祷你下个520可以和你的梦中情人一起过喽。”

 

 

所以为什么这句话都会生气。

轻松望着小松脸色逐渐阴沉最后把旁边那束玫瑰甩他脸上,轻松噎了一嘴巴的花瓣正准备发怒却从缝隙瞅见对方的笑颜开始露出得逞诡计。

 

 

“你自己说的,下个520我一定要和他一起过。”

 

轻松茫然地呆滞。

 

 

“所以如果下个520我没有和他一起过,还请说下这番话的收银员sir负起最大的责任来。”小松已经站起身来二话不说就准备走人,“——所以我觉得话不挑明,那个既可爱到我无法发怒又笨拙的人,是完全不会察觉的。”

 

 

 

05

大家好。

 

我是松野轻松。

 

 

说来很尴尬,我被店长发了一通脾气后十分莫名其妙。我想应该是不适应他那么欢脱的人有了喜欢的女孩子的原因,总觉得心里有些奇怪。不过我倒是不想太在意,那不是太大的事情的吧。

 

 

比起那个,后来我把玫瑰花取出时,发现里面有一个短灰绒毛盒,在里面有一枚闪着银光看起来价格不菲的——里面刻着我名字的戒指。

 

 

也许是自作多情,我竟然克制不住脸上的升温。

 

 

 

 

 

End.

 

 

———————————————

 

 

暮秋:明明是520却完全不high真是感到了颓废

 

我才不给小松上垒呢让他一辈子处男去吧

以上问题发言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