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短打

下午英语考试前的自我放松…不打tag了吧…能看见者皆缘


说起来could到底怎么用…该死的过去式(



————————



凛冽的寒风击打着小松的脸颊,站在街上的他瑟瑟发抖止不住打喷嚏的冲动。风夹带着雪发出响亮的抨击声,在日本街头刮起并不善意温婉的寒流,

小松透过玻璃门望着在超市里面选购着物品的轻松,将手里的烟掐灭。那个店员居然说禁止吸烟,她真的是不懂什么叫男人的浪漫。
小松点燃了另一根烟用打火机暖起来,一阵细微而漫长的烟就飘上了无垠的天空。在太阳早落的日子天蛮早就沉了下来,能清晰看见那火光忽而闪。

“糟糕死了。”

他出门没带围巾,现在努力把脖子缩在并不厚实的大衣里。轻松一路上絮叨着谩骂他的粗心大意,总而言之活该二字概括全文。

“你就给我留个教训吧!”

轻松留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进了超市,他今天是要把晚饭材料买回家的。小松真的冷透心了,内心暗叫着「混蛋轻松见死不救」搓着手哈气。




轻松找到了牛舌,全开的冰箱让他忍不住一颤。想到外面寒风刺骨的状态就不免有些牵挂,往外张望着寻找那个红色的亮眼身影。

“自找麻烦…”轻松嘟囔着不打算理会他,埋下脑袋来冲双手哈气。他抬起头有些纠结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最后踌躇不安踱步到售货员面前问“请问围巾在哪里出售?”





身后门开,小松回头正准备抨击那人像个女孩子似的挑三拣四耗了这么长时间,却一下子被扔了一条围巾。

砰——那围巾砸在脸上生疼,但是已经留下了温度。取下围巾看见对方的脸极其不耐烦,哦哦,甚至不耐烦到耳根都红了。

“冻红的。”

轻松把围巾往上提。


“你是不是还特意帮长男大人捂暖了呀?”

“滚蛋。自带特效。”

“啊真伤心…可是这上面有你的味道啊。嗅嗅嗅。”

“你读出来做什么!?……那、估计是我拿钱的时候碰到了。”


小松把围巾扣在自己脖子上系紧,温度升高许多。果然在这样的冬天里没有围巾会整个人死掉的啊。

“多亏轻松,不然长男就要死啦~”

“啊那就是我的问题了对不起啊。你还是去死了好一点。”


“哈嚏!”

小松揉着发红的鼻子不满地开声抱怨“你这家伙咒我哦”



「明明没了我,你都不知道还可以去关心谁了呢。」

小松想。



「这世界上还有多少个笨蛋会让你心甘情愿买围巾?」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