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速度松】两人的会话

熊木杏里突然中毒患者暮秋。

短打。

 

全程平淡基本上是段子组成的小故事,就像小孩子零碎的记忆组成的美好回忆一样。夏日孩童的低声窃语,希望听到吗。

速度非兄弟设定,年龄大概也就九岁上下,提前的儿童节贺文了啊

如果能接受这么并不冲击人的东西就请往下吧。

 

BGM-熊木杏里两人の会话。有条件我是想请大家必须听着这首歌来看的。

 

 

————————

 

 

叮咚叮咚。

 

雨毫无预兆地降临到了这个世界,然后把小松薄薄的白背心打得湿漉漉的。他穿着把两只手臂都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空气中的白背心,把有些破洞的裤腿撩得很高很高。

叮咚、叮咚。就像八音盒的声音一样在小松耳中打起滚来,他不再顾及被父母唤出来买的酱油是否被雨水打湿,在雨中笑闹着绕起圈来。花瓣绿草天空白云,都被雨水染得湿漉漉的,小松的笑声也湿漉漉的。

七岁少年在雨中撒下一串清脆的笑声。

                                 by.暮秋

 

 

 

——————

 

 

 

[01]

 

小松暑假经常路过一间大豪宅,它就像别墅那样。那个时候他总是叼着便宜的冰棒或泡泡糖大摇大摆从门前经过,希望引起屋里人的注意。

 

他从书上知道这屋子里,会住着一个孤苦伶仃每天都被母亲逼着学习各种科目的小女孩,这个时候伟大的男主角便会像个战士一样将她从寂寞与囚笼中解放出来。小松想,她一定比隔壁家的女孩子还可爱,有蓬松的卷发和淡蓝色的公主裙,皮肤白得病态,大大的眼睛和长得能扑闪的好看睫毛。她说话起来应该像百灵鸟一样温婉动听,她的衣服有很多很多……

 

小松经过第三十七次妄想,然后一无所获地在庭院门口打了几个圈。

 

他就像诸多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一样,每天穿着单薄的衣服天不怕地不怕游荡在外,到了饭点就回家半夜再溜出来抓萤火虫。他的粗神经也同样开始了小小的运转,开始以笨拙的方式去关注和引起女孩子的注意力,没心没肺地尖叫笑闹。

但小松对于这栋神秘的屋子和里面的人同样好奇,他已经开始自我妄想里面住着他心念的女神。于是小松碾转万分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可以光明正大闯进这里的理由。

 

好奇心驱使着他,但是寸步难移。

 

 

 

[02]

 

乌云翻滚苍穹灰蒙,下雨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很快就如同小松所预想的那样大大的雨滴叮咚叮咚地从天而落,啪嗒啪嗒砸在地上明快响亮。小松捂住脑袋飞快地跑起来,身旁的一切快速往后倒退。

 

小松不怕雨,但是小松对那个庭院里面的主人很好奇。

 

“喂,喂,里面有人在吗!”

小松拍打着铁门,声音在几里外的人都能听见。

 

“下雨啦!下雨啦!让我进去避会儿雨吧!”

 

庭院的主人迟疑了几分钟,最后小松失去耐心前他发现铁门不知何时拉开了一条缝。他吃力地推开那道防线,摩擦地面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他越过有很多野花的绿色草坪,越过没被动过的木质秋千和几个皮球,然后站在门前擦了擦额上的雨水。然后他咚咚咚敲起了门。

 

门自己打开了。

 

小松左瞧瞧右看看,漆黑的房屋没有开灯,偌大的环境里找不到可以让人安心的点。似乎没有生命的迹象的样子,小松就摸出手电筒上了二楼,再上三楼。他途中见过全是玩具的屋子,有见过会说话的叉子和茶壶,他们足足有五百一十三岁。小松见到了用纸牌搭起来的城堡,可以握手的狐狸,就像童话故事一样。但是小松不知道这里的主人是谁。

 

“茶壶,茶壶,你知道这里的主人是谁吗?”

 

“当然知道,我可爱的小来宾。”茶壶滑稽地捧着大肚子鞠躬,“我的主人到时候就会出现在你面前的,只需要你足够勇敢,善良和守信。”

 

 

 

[03]

 

雨停了,小松从窗隙望见阳光正逐渐突破乌云的防线。他最后在有很多玩具和火车模型的房间待到着了,并没有看见有什么孩子。

 

他正准备推门的时候才听见背后有轻微的咳嗽声,就像童话故事那样一转头望见躲藏在柱子后面的一个身影。那个人见他转身急忙往回跑,然而孱弱的身体比不过常年在外玩追逐游戏的小松。

 

“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小松看清这个人是个比自己矮一些的小男孩,心里有点失落,于是变本加厉地抓紧他的手腕。对方从喉咙发出几个吃痛的音节后开始挣扎起来。

 

男孩子的头发短到耳后,看起来柔顺又整齐。他穿着标准的学生式服装,灰色的小外套和白色齐膝的小短裤。他的眼睛并不像印象中女孩子的那么大,但是水汪汪的似乎随时要哭出来。小松从他的眼看到嘴,他的嘴似乎一直都闹着别扭形成三角的样子。虽然没有很长的金色头发和裙子,但是小松觉得这个人也很可爱。

“我是的,你的力气好大噢。”

 

“抱歉啦,因为你一直在跑嘛!”

 

“你才是,一个陌生人闯进人家的家里来,不由分说地……”

 

“现在就不是陌生人了啊,我叫小松。”

 

“小松……?”

 

“嗯啊!”小松点头,“松树的松。你呢,你叫什么!”

 

“……轻松。”

 

“好巧哦!轻轻轻轻松——”

 

“别这么叫我的名字啦。”

 

轻松无奈地叹了口气,主动把门推开站到阳光无法照射到的地方作势要赶人出去。小松出门前回头习惯性问了句“我下次还可以来吗?”

 

 

“……随便你。”

 

 

 

[04]

 

后来小松总是准时来到宅子,他发现每天到这里都没人迎接,铁门自动地开了一条小缝。他知道了轻松总是住在第三层最中间的屋子里,吃饭总是到第一层等叉子给他端上桌,无聊的时候在玩具屋里自己对着墙壁讲话,但他从来不出门。

 

轻松很少看小松的眸子,垂着头漫不经心地摆弄手上小松送他的万花筒。小松在一旁唠叨够了看见轻松想把万花筒往地上砸,连忙制止。

 

“你没玩过万花筒吗——”

 

“万、花、筒……?”

 

 

“把眼睛对着里面。”

 

轻松乖乖照办,然后小松从后面托住轻松的手慢慢地旋转起来。效果令人满意,轻松的眸子逐渐放大,脸上泛起因开心和惊喜产生的红晕。轻松说,里面有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很多花和不同形状的东西,很好看。

小松说,我教你一个新词。

 

“什么词语?”

 

“美丽。美丽的——意思就是好看。”

 

“美、丽。”

 

“对。”小松说,“它的意思就是好看,你很喜欢。”

 

“嗯……布偶很美丽?”轻松尝试着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不对。虽然也可以但是有点奇怪,美丽应该用在更成熟的东西上啦——”

 

“比如?”

 

“嗯……嗯——轻松很美丽。”

 

小松满意地看着因自己的调侃而脸上发烫的轻松开始捶打起自己来,辩解着这是事实。轻松叫嚷着“人家哪里是这样啦”并无什么力度地抨击着小松。但是、小松看见轻松居然开心地笑了起来。

 

“你的眼睛像水晶一样,很美丽。”

小松认真地说。

 

 

“茶壶说,我的眼睛总是死气沉沉的。”

 

 

后来,轻松一段时间里总是在用这个词语造句。

 

他说,美丽的百灵鸟,美丽的童话书,美丽的房间,美丽的草地,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都很美。小松看着轻松的样子,就像教小孩子说话一样,一步一步地教他很多之前没有接触到的东西。这个秘密行动就连他爸妈也不知道,小松最近总是把家里的书带去给轻松看,甚至都不去找男孩子捉蝉打麻雀了。

 

小松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

 

 

 

[05]

 

过了几星期,茶壶总是在抱怨小松和轻松总是打打闹闹的。迅速熟络起来的两人在家里用尽可以玩的东西设置陷阱,把狐狸骗到了水池里把叉子骗到微波炉。轻松从孱弱的个性蜕变成了活泼爱闹的样子,虽然还是稍显胆怯谨慎和理性。他总是很犹豫,似乎很容易被伤到似的。

 

他们玩追逐游戏,玩不倒翁先生倒下了,玩搭纸牌塔。但他们还是最喜欢玩捉鬼游戏,并且轻松每次都心甘情愿当被“英雄小松”捉的鬼。他当然跑不过小松,于是后来这种游戏成为了捉迷藏。

 

轻松躲在门后,躲在床下,躲在柜子上。偌大的几层楼和无数房间都是他躲藏的好地方,不过轻松一直只躲在小松附近的地方。不知是担心他找不到自己还是怕自己在一个地方等到天亮都没人捉,他躲藏的地方总是那几个。

 

这次轻松躲在小松旁边的房间,藏在衣柜里面。他听见由远及近的声音啪嗒啪嗒地来了,憋着笑和呼吸等待。

奇怪的是小松没开衣柜,他没有想到这点。小松出了房间后把整层楼搜索了一次,然后又跑下楼再跑上楼。大概几小时后听见一阵细微的哭声抽抽搭搭地传出来才慌张地打开衣柜门。

 

这个时候轻松已经因为害怕和缺氧却又不肯服输的性子哭得满脸是泪,最后还要让小松把他抱出来才勉强能动弹。小松笨拙地一遍遍道歉道歉再道歉,对方却总是抿着嘴一言不发地用纸巾抹着眼泪。

 

“我不知道你在那里啊——话说找不到你反而是好事啊为什么要哭。”

 

“……黑。”

 

“你平时不是也很少开灯吗。”

 

轻松张了张嘴,那句“害怕你找不到我”还是没说出口。

 

 

“那下次我当鬼吧!”

 

“不要。”

 

“为什么?”

 

“我要当鬼。”轻松说。

 

 

小松告诉轻松,他要开学了。还差一个星期就要回学校报道了,会很少来这里了。轻松踌躇地将一些饼干塞给小松,然后像往常一样小松准备回家。

 

“小松!”

 

 

小松疑惑地转头。

 

“我……我们是朋友吧?”

 

“这不是废话吗!”

 

 

小松心里嘲笑着他的优柔寡断冲进了夕阳中间,全然没听见轻松小声的一句“谢谢”。

 

 

 

[06]

 

小松说,夏天就要结束了,明天他就要回学校去了。

 

“小松,小松。”

 

轻松反常地拖出一件和服来给他看,翠绿色打底的小巧和服上点缀着深绿色的花瓣和乳白的花纹。小松正疑惑的时候,轻松解释“我今天想出门。”

 

“我还没见你出过门呢。”

 

“因为外面空气不好,我的祖先都不让我们出门的。”

 

“瞎说,空气很清爽啊——你有木屐和头饰吗。”

 

“嗯。”轻松的神情就像个准备去参加宴席的小孩子般兴奋,眼中流露出不舍和果断。他说,头饰是嫩粉的樱花,是在衣柜发现的。

 

“我们是朋友吧?”

 

“嗯啊。”

 

“去上学后也会记住我的吧。”

 

“你为什么不去上学呢?”

 

轻松说,空气不好。

 

于是轻松后来换上了和服和木屐,用嫩粉的樱花头饰点缀了头发。他的眼睛水汪汪的还是闪烁着喜悦的神情,走之前眷恋地拉着小松的手臂摇晃。小松说你怎么啦,轻松摇头说没什么呀。

 

“阳光。”轻松说,“阳光是不是很美丽呀?”

 

 

“嗯,金灿灿的,像麦子一样。”

 

“麦子?”

 

“我会带你去看的!还有小河,还有森林,还有蝉。”

 

“嗯!”

轻松用力地点头。

 

 

推开了门,刺眼的阳光快速洒进房间。轻松从阴暗的地方眯着眼睛,拉着小松的手走向了外面。在出去的一瞬间他闻到了花朵的香味和阳光温暖的味道,他贪婪地嗅着。他说阳光的味道真好闻啊,真美丽啊。小松尚未察觉到轻松眼边渗出的泪水和逐渐成为空影的足后跟。

 

“小松。”

 

轻松止步停在了铁门后,小松疑惑地扭头看他。

 

 

“谢谢你愿意和鬼做朋友。”

 

轻松诚恳地说。

 

 

“我碰到阳光就会消失的,但是谢谢你啊,小松。”

 

 

 

“阳光…真美丽啊。”

 

 

小松睁开眼的时候,那栋豪宅和偌大的庭院消失了,就犹如梦中惊醒一样。剩下的是无垠的荒草和野花,这里是郊区,再过这块地就是商店。鸣蝉浮躁阳光残影,小松在草丛中翻了翻,找到一个嫩粉色的樱花头饰。

 

“那再见喽。”

 

 

小松说。

 

 

小松再也没来过这个地方。

 

 

 

 

[07]

 

后来小松把这件事告诉了父母,他写成了一篇文章。老师赞美了他的想象力天马行空,并且送到市里获了奖。他这篇东西被编进某本小学生精选读物,编进童话书,成为了一篇很好很好的文章。

 

小松想,这应该是个梦。

 

但嫩粉的樱花头饰在他的床头摆着。

 

 

后来小松上了高中,他在学校图书馆发现自己写的这篇东西。有女同学问他这是不是真的,他阖上书淡然地说是个梦。

 

 

那篇文章经过修改和加工,已是个好作品了。

他们说这个故事包含了童话元素,并且富含深刻的教育意义。

 

 

 

 

[08]

 

 

后来的后来,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老师叫小松起来读一下自己的作文。小松拿起被父母逼着整改的稿子走上讲台,然后开声朗读。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

 

 

 

 

 

End.

 

 

 

 

——————————

 

 

 

暮秋:

首先这篇东西是想给自己吃点清新的东西,不过失败了。

 

我吧最近是开始怀念起小时候的自己来,活的那么纯粹。也许每个人小时候都会经历过一些难以解释的事情,在记忆里有跟妖怪说过话之类的。然而那个时候的自己不害怕也不担心,只是纯粹的“来交个朋友”这样的态度。

 

这篇没有什么爱情,大概就是友情向,不过要说爱情也可以无中生有。小松对轻松是从怜悯到有了一种大哥的感觉再到朋友,轻松那里就是单纯的有了第一个朋友格外珍惜。这里解释一下,轻松为什么主动去送死呢,大概是被小松传教了觉得与其一辈子在这里苟活不如去看一眼一直渴求的阳光啊。

这里的轻松,就像孩子一样需要人指导,也很孤独。

 

这是两个孩子之间最纯粹的故事。

嗯……自我不想搀和什么东西,总之就是这样一个故事。比较平淡也没什么亮点,以此来缅怀丢失了很多很多东西的我自己。有时候看见小时候的自己,真羡慕和嫉妒啊。

 

最后我真的很想强制性逼迫大家去听杏里那首歌,气氛会up很多啊!

 

 

算作儿童节贺文。

感谢观赏,真是辛苦您了。




我都给你们儿童节礼物了你们真不打算给我儿童节礼物?????????

评论(1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