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下悪徒

无责任爱情

【数字松】花环

这个,是我单独为了某个人而写的。

注意事项:

 

1.第一次尝试数字包含很多自我理解和ooc成分

2.总的来说是自己开心就好的东西

3.短打质量无

4.是的我在话唠。文笔蛮难看想往下的你们加油

5.包含速度雷者慎。

 

宗教设定的ichijyushi(偏向)

结尾话唠,请注意。

 

 

 

——————————————————

 

 

 

他从天而降。

就如同一份上天的礼物那般径直撞进我的双臂以及那颗不知作何用途的心,突兀地在我的宇宙中进行着大爆炸。那就是在黑暗中习惯自然的双目突然接触到阳光所被充斥的喜悦,紧接着——说起来很奇怪。我走遍世界,从日本九州到德国慕尼黑某个小村落、从不知名的美国佬的地盘再到水雾弥漫的威尼斯。然而自从那位从天而降的朋友突如其来不带邀请函的打扰后,我居然看见了漫山遍野的鲜花——绿草。潺潺的河流以及交织的爱之歌。

 

                               by.暮秋

 

 

 

——————

 

 

 

[01]

 

一松是一位死神。

 

他是地位仅次于一只看起来孱弱地位仅到恶魔级别却差点血洗全魔界的死神,并且自那以后他们竟然成了互相赏识的朋友。这位死神收割过九千九百九十八个灵魂,只差两个就能打破曾经的最高纪录了。那样既能帮一松支撑起那高傲的自尊,也能以此来让那些后辈再也不敢有事没事找他吵架。

 

一松的日常就是每日固定收割名单上的灵魂以及喝点小酒去人间游荡,在很多吃不饱饭的新晋死神看来那简直是偶像。在这里的制度便是每天达到定额目标才可以吃饭,不达到的只能自己去碰运气看有没有人类小孩可以充饥。

 

“我也不知道我待了几年。”一松说。

 

 

“总而言之还剩下两个灵魂我就可以去提交愿望了,还真是令人不舍。如果真的能实现愿望我大概会永远在这里做他们的头儿。”

 

“诶——那样好无趣啊。”小松拍打着漆黑的翅膀卷起一阵大风把一松头发打得凌乱。是的,小松就是我所提过的那位和死神先生不相上下的恶魔。

 

 

“我去问过女神了。实现愿望后我的记忆和能力会全部清空,而且我的愿望不能包含请让我留下记忆诸如此类的话。大概是在告诉我别滥用职权。”

 

“呜哇这个魔界最高级别的称号对你很重要嘛。”

 

“是啊。”一松说,“我的骄傲。”

 

 

 

[02]

 

死神一松发现自己名单上的人类已经一个不剩了,而要等到下次任务更新还需要等很久。这年头死神都要和人抢饭碗,最有病的就是那些自己任务都做不完就去抢的人,似乎就如明摆着做不完还一个劲儿把工作往自己身上揽的不自量力者。

 

“这些新来的死神真是猖狂嘛。”

 

经过小松的点拨一松知道了其实在神界来说也会有将死之人,不如说是天使。天使与恶魔和死神都不相同,他们寿命到了一定时候便会自动褪去羽翼准备堕落死亡。一松现在却并不想去要名单,他只想随便杀两个天使凑个数就大功告成。

你问为什么不杀人类。自从上次他顺手杀了个人类后被通缉了好久大骂没道德没人性,魔界有法律规定不许私自杀你名单没有的人类。然而也并没写不许杀天使啊。

 

 

最近有位名叫椴松的新晋死神很是猖狂,一口气在一日干掉上百个灵魂这可是前所未有。就算是一松一日也最高纪录四十八点五,因为有个人被吓成了植物人而并没死。按照这个速度一万那可是不在话下,太威胁了,这迟早要造反啊我这帝王的位置迟早要驾崩啊。

一松尽管懒惰而并不是喜欢争强好胜的人,坐久了的好位子突然被踹下来是个死神都会不爽。

 

就昨天那个穿着粉色小裙摆的椴松还在光明正大地把一排灵魂送回魔界,看见一松的神情眯起眼微微笑。

 

一松忍气吞声。

 

 

于是一松来到人间。

按照道理来说死神是需要在人间停留五小时才能去往神界的,因为刚从那地方出来他们身上带着难以抹去的阴暗气息和女神并不喜欢的味道。在人间待会儿就好多了,一松打心底讨厌这种死板的规矩。

 

“好无聊啊。”

 

一松晃晃悠悠地打着哈欠。

 

“好想要个东西玩,智障都行。”

 

 

也许是女神疏忽或是天有不测风云,一松这万恶的乌鸦嘴再一次显灵。有时候无心插柳柳成荫无心日狗狗受精,他此刻听见风呼啸的声音包裹着一声欢呼从天上向自己靠近——拉近。一松预感到大事不妙但是在大脑发出信号的后一秒他已经无处可逃,结实地被打了个正着。

 

死神一松只感觉头疼欲裂眼前发黑,好在他是死神很快速就恢复过来了。正当他呜咽着揉自个儿脑门的时候,随手摸到了柔软的白丝绸。那似乎是自己身上坐着的人穿的衣服。紧接着一松扫过去的时候望见修长的腿暴露于空气之中。镶着金边的白丝绸和修长的大白腿,这难道就是天上砸下来的女……

不对我要那东西做什么。

 

一松清醒过来后一言不合把身上的人抖了下去坐直身子。

 

 

一松懵了。

这还真掉下来个。

 

 

 

[03]

 

那位天使和一松的相遇过程简直是可歌可泣无法比喻,只好简单粗暴地说转角遇见爱。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一松仍然半个灵魂都没收割上来。日平均灵魂收割量早就滑到很低了,只有总数还骄傲地矗立在那里。

 

那位从天而降得突兀的人名叫十四松,那是他亲口说的。这位天使宽大的衣袖总是长了大半截看得一松怪不舒服,脸上总是挂着并不收敛的笑意和单纯的目光。他说话嗓门真的特别大,光明到一种一松觉得他比某个破旧教堂的神父还耀眼的地步。

 

“我是十四松哦!是十四松。我是天使!”

 

他这么一次次介绍着自己,衣袖搁置到嘴部然后突然再张开双臂作出吓人的姿态,兴奋地问一松有没有被吓到。

 

“有。”

一松莫名其妙就这么回答了。

 

“我叫一松。嗯。死神。”

 

“唔哦哇哇哇死神!你的镰刀好大哇!”

 

“想摸摸看吗。”

 

“嗯!!”

 

“你的翅膀好柔软的样子。像猫咪的毛一样……”

 

“想摸摸看吗!”

 

“嗯啊。”

 

 

那个下午一松似乎找到比猫还容易上瘾的东西,不断抚摸着那洁白的羽翼。他的手指在无数绒毛中来回穿梭摩擦着,那宽大而柔软得不像话的东西真是,真是只有天使才会有。他的镰刀不知为何那天连碰都没碰。

 

 

“一松老兄啊一松老兄,女神答应我明天和我去玩了。”

夜幕降临后小松才满脸坏笑地回到魔界,他这是在明显暗示一松可以去杀天使了因为那天没人管。此刻和十四松玩儿了将近一星期的一松听见这个消息,不知该当做听不见还是该笑好。一松想那就这样吧。

 

不过他睡前若有所思地抚摸起自己的手指头来,那上头还沾着十四松翅膀上的绒毛。

 

 

 

[04]

 

“今天我们去花田吗。”

 

一松担忧地望着前头小跑着挥动起衣袖的十四松,不禁觉得这家伙实在难以生存下去。在前天他还因为一只蚂蚁死掉了低沉了大半天,最后一松把猫塞到他怀里才勉强打起精神来。虽说这么单纯可爱的心肠适合天使,但难道他就不懂得防范一小部分为了篡位的心中污秽的天使吗。

 

这好像还是一松第一次为别人着想。

 

“一松!一松!”

 

 

直到那声清脆的呼唤把一松从思考中拉回来,眼前突然被强烈的光芒笼罩。

 

花田似海,绚烂斑斓的花就如同被施展了魔力般争相开放与绿叶相映得彰地笼罩了一松的视线乃至目光所及之处。在淡粉与鲜艳的黄相交点缀之间十四松张开雪白的羽翼抖下清脆的笑声回荡在花田间。一松从来没见过花,纵使他游历过全世界却只能见到灵魂和眼前残余的利益——他现在看着,那花包括花深处最为明艳耀眼的人。此刻他咧起嘴冲一松露出笑,那是富有冲击力的笑容。

 

一松这个时候听见了什么声音呢。

那究竟是十四松呼唤一松的声音或是什么呢。

 

 

一松竟然无可抑制地掉下几滴旁人看不见的眼泪,不知是光芒太刺眼还是别的什么。也许是在感叹自己居然忽略了这么绮丽的景色,也许是内心深处什么东西突然收到了莫大的触动吧。很快他追上了十四松的脚步,由衷感谢他带自己来看这么令人惊叹的风景。

 

 

“我之前没见过。”

 

一松顿了顿便没有继续下去。

 

 

“一松,你知道花环吗!”

 

十四松自顾自地挽起袖子捡起花来。

 

 

“我啊!听见女神这么说了。花环是由命运的丝线连结起来的物件,然后它把很多的花和想要传达的的话语全部汇聚到一起——这片花田也是由无数的花朵叠加在一起形成的美丽景观啊!——当这些话语终于可以传达到对方时,那么就是把自己命运的丝线和对方的串到了一起。”十四松话音未落便已经有花环在手中呈出雏形。

 

“这个花环送给你!”

 

 

 

[05]

 

一松收拾行李的时候小松一脸不可置信,他为了自己兄弟争取的大好机会居然就被浪费了。小松望着一松头上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花环不禁捧腹大笑。

 

“那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小女生的东西啊!!”

 

一松没有理会。

一松最近一直在想动摇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仅是绮丽的景色或是那个天使莫名其妙感化人心的力量。这听起来太可笑了,堂堂魔界最高阶级死神的心早已成为冰封的铁器,而如今居然就真的像童话故事一样——“我的心被他所感化,我懂得了那所谓悲伤和快乐的情感,然后我学会了爱。”

 

还没那么离谱。

 

一松说。

“我只是突然觉得活着太累也不大好。”

 

 

 

[06]

 

十四松叩开女神的门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了他的不可思议。

 

“怎么办呢女神!”

十四松用袖子捂住嘴含糊不清地咬着音,眼眸垂得很低。

 

“我给一个死神送了花环……”

 

“十四松,你了解我们这里的硬性规定我也帮不了你啊……”

 

 

女神并没有表示出担心的意味咳嗽几声,然后随手翻开桌上的书一字一句念了出来。

“——由神界主管人轻松亲自书写的第五百八十七条规章写道、若是将可以联系轮回转世后的花环给予了魔界角色,那么将给予死刑处理,原因是某个恶魔擅自催眠了轻松并让他给自己送了花环。违反此规定,请让被给予者亲自杀死自己来作为惩罚。”

 

女神阖上书面带着不易察觉的浅淡笑容。

 

“那么——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十四松?”

 

“……是!”

 

 

 

[07]

 

(你知道规定的,而且你也很希望收割灵魂吧!)

 

(啧……那我也不想把你的灵魂收了。)

 

(记得我给你的花环吗?)

 

(……)

 

 

(嘿嘿,那个你可以藏起来哦,花环!!)

 

 

 

 

[08]

 

“你真的想好了吗,一松。”

 

当一松带着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灵魂出现在女神面前的时候,他正百般无聊地翻着一本书。望见一松的神情不免觉得好笑,于是带着调侃性质问道。

 

“是的,愿望。”

 

一松简短地回答。

 

“但你还差一个灵魂啊。”

 

“那很简单。”

 

 

女神似乎知晓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般站起了身,望着一松默不作声将镰刀支上自己的脖子。然后他并没有太惊讶地点起了光辉准备进行记忆的清空。

 

 

“你的愿望是?”

 

 

 

[09]

 

我叫松野一松。

 

自从我有了自己的意识后我就知道自己有五个兄弟,以及我名字叫松野一松。奇怪的是我的额头有花瓣的印记,我从来不让大家知道。

 

我有一个弟弟叫松野十四松,他和我截然不同。

怎么说呢,他很光辉就如同天使一般。他总是笑着抖动他宽长的衣袖在各处洒下一串笑声,和阴暗的我完全不像啊。奇怪的是我就是一直一直和他在一起,他一直一直都和我去花田看花、在上面打滚然后编花环。

 

恍惚间我会觉得我们是不是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他总是说人的命运是由一根线连结起来的,并且他用那根线编了花环戴在我的头上。我心里觉得他还是个单纯的家伙,因为这么浪漫而神奇的事,怎么可能发生在我松野一松的身上嘛。

 

 

 

 

————

 

END。

 

 

 

——————————————

 

 

暮秋:我终于在12点前赶完了啊啊啊啊啊(死

阿笙生日快乐!这是篇没什么营养还难吃的东西真是委屈你了…啊啊啊!然后憋了一肚子话想和你说但是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因为你说喜欢数字就尝试了……

 

感谢你,如果没有你就没有现在在这里的我。

也许你并不知道这件事,不过刚开始在lof上发东西是你支持的我,并让我真的就走下去了。然后就是阿笙的文也很棒我超级喜欢也很羡慕。

怎么说呢我好像经常让你情绪莫名其妙对不起啊……orz

 

总而言之呢阿笙,我很感谢上帝让我遇见了你。

也许是莫名其妙的花环被戴在了谁的头上,然后我就这么遇见你啦。

嗯,陪我到现在辛苦你了。

 

生日快乐!!!

 

我曾经一往情深地爱着你。

 

 

                              From.暮秋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