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下悪徒

无责任爱情

警察先生请逮捕我吧!(六)

下篇完结。

马不停蹄

 

——————————————————————

 

 

 

当轻松醒来的时候,似乎上一秒他还在进行着厮杀搏斗而下一秒就转为在某个静谧的地方昏沉地睡了很久。他接受不了这么巨大的反差,因为最后残余的记忆就是执行任务的时候他贫血犯了外加严重睡眠不足就地躺倒。

他稍微冷静下来想了想,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任务失败了吗——不对,还有更需要担心的。轻松扭头望着窗外半晌才突然反应过来,小松不会因为自己突然倒下而措手不及被敌方抓住把柄直接一棒子打死了吧。

 

门把手发出扭动的嘎吱声响。

虽然轻松不想承认他是希望看见小松的,而恰好可能是由于上天犯了个过错才稍微动了怜悯之心满足了他的心愿。小松看起来精神很好、只不过脸凝结成了冰块的让人害怕的表情,手臂作了简单的包扎处理并无大碍。

 

谁都没主动开口,似乎都在等待对方先行一步。

就如同很久之前那样是轻松先打破的沉寂,并且是一个很笨拙的开头:“…你怎样?”

 

“托我们家轻松警部的福,糟透了。”

 

“什…!”

 

轻松虽然很想反驳却因为理亏在先把骂人的话咽了回去。

“我看你都没受什么伤、要说糟糕应该是我的台词。”

 

“轻松。”

 

小松打断并没有什么逻辑的发言夺过了话头,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因望见轻松醒来而扭转半分。

 

“你为什么一个月下来都没告诉我、你患了贫血?”

 

“……”

 

“再加上严重睡眠不足你身子状况本来也差,你还想逞强拿着水管去打架?你知道这样的后果就是如果你单独出任务不知道几百年前就死透了吗?”

小松脸色越发阴沉地逐步靠近,轻松不由自主地半支起身子向床头退了一点距离。他现在所有的话和理由似乎都被对方吓人的脸色吞噬了般大脑一片空白,半张着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无意义音节。轻松想、这辈子究竟是倒了多大的霉一天碰上这么多祸事儿。

 

“你知道要是当时我没有回头看一下,你早被那个混蛋一棍子打到阎王爷拿去了!!!!”

小松突然爆发地单脚跪上床扯着轻松的衣领。即使轻松努力想挣脱开也无能为力,对方的蛮力实在是无可逾越的障碍。他踌躇努力使自己不去看对方的眼睛,可就是有种如同地心引力般的力量让他无法移开目光。

“你就学不会照顾自己吗!?是不是你觉得被人打死了反而好一些反正无依无靠连女朋友都没有就这样以处男的身份死去很光荣?!!?!……”

 

 

轻松突然就怒了。

 

“你生气什么。”

 

他并不像是反抗的样子沉稳地坐在那里,就这样直勾勾望着小松。

 

“重要?你觉得每个人都可以像你这种人渣一样光明正大地说出这个词语吗。你当初就这么去美国了无音讯切断了一切联系的时候你觉得我很重要?当我那几年因为你的消失失魂落魄时你是不是在纽约和你那可爱的未婚妻逍遥自在呢,就是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本对我说我很重要?——那个时候你还记得有个叫轻松的人吗。对,你记得,那是你无数玩具中的一个是吧。”

轻松的声音蒙上了层雾似的越来越含糊不清逐渐混杂了哭腔。

 

“从你回来的时候我就一直想着要把你当成敌人来憎恶,你这个人渣这个时候装得很善良啊。这个时候装得很在乎啊。怎么了、女人玩腻了又要回来再玩我一把吗。——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很好蒙骗是吧?”

 

 

“……这算是你承认在乎我的证明吗。”

小松话语中的兴奋很快转瞬即逝,然后平静地站在病床旁理了理衣装。

 

“警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一个月的试验期吗。那是真的,事实上也是你很乐意听见的吧,你所难熬的一个月的期限到了。明天我会搭上回洛杉矶的飞机,早上八点。”

 

 

 

无尽的沉默。

轻松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兴奋的心情,反而纠结万分。

 

小松抬头平静地张口。

“那是父母作的,手机也是。也许也算是对于我神经大条的惩罚满心以为他们会同意,不过最后还是直接被送去美国。”

 

“美国很好。很大、职业也好,同事们对我都很友善。在那里我什么也不缺。”

 

“未婚妻人很好,很漂亮…手感很好。她会做饭和很多家务,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性格也很好,很完美,也很爱我。不过还是有些欠缺。”

 

 

 

小松收拾了下走到门旁,临开门时回头似乎是要回答轻松脸上浮现的疑惑不解的神情,露出自信的笑容。

 




 

 

“她话太多了,而我只听得惯你的唠叨。”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