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警察先生请逮捕我吧!(五)

将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完结的坑。

换成了电脑所以称呼由日文转中文、请务必注意

 

——————

 

 

松野小松最不希望发生的情况还是有如电视剧扑朔迷离却也老套的剧情发生了,他下意识地摸着腰间的手枪望着不知从哪来的人流聚集、然后就逐渐将他们两人包围。现在就犹如两只无依无靠的软弱白兔被一群饿狼包围,虽然小松觉得更恰当的比喻是“一群低贱的老鼠不自量力地凑近了一只老虎和一只绵羊”。

 

“别来无恙啊。”

小松甚至有些病态地兴奋起来,跟身后扑克脸的轻松形成了鲜明对比。即使他让自己不要轻举妄动,隐藏在骨子里的那股不羁还是让小松率先开了口。

 

 

“我们老大说了、只要你现在滚出去不参与这起案件就可以饶你不死。换做别人早把你们做掉了,快跪下来感谢我们头儿的慈悲宽容然后收拾好你们的狗腿趁早……”

 

话音未落一声枪响震动了在场每个人的耳膜,似乎所有人都带着不可思议以及仇视的态度望向那个带头打破和平气氛的保镖。小松无辜地侧头对轻松说“那怪他太唠叨了我受不了”

轻松也是仇视他的那部分人群,这么快就挑起战争一会儿岂不是会被人直接打死吗,太不明智了吧就这样也可以当警察?对方人数如此占优势、不管怎样也不会凭一个松野小松就可以对付的角色。轻松破口大骂——“我平日比他唠叨多了!怎么也不见你这么冲动。”

“我只听得惯你的唠叨。”

 

 

几个看起来有些瘦弱却也可能力度颇大的人拿着水管靠近这边的两人,估计是也不敢轻举妄动派来探测实力的。轻松想着小松就算再白痴也不会一开场就大张旗鼓地把自己的实力暴露出来、然而他真的是太小看他了。

 

小松仅上前攒足劲一个拳头直接命中某位可怜人的太阳穴他就马上被这股力量推上了墙壁、顿时漫天的尘雾沙土和溅出来的脑部血液和不明液体就全部迸发出来。轻松只是偶然望见那个人的惨象就猛觉胃里一阵翻腾似乎要将那些发酵后的酸臭液体全部倾盆而出。那些人自然也不怎么敢动弹了,都是一群只敢耍威风却没有半点力量的鼠辈、一群贪生怕死的手下。不知是谁吼了一声“我们人多不怕他俩警察!”接着漫天而来的就是以数量压制的小兵。

“站好别动。”小松在这个时候不忘在轻松耳边低吼一句,面部狂妄的表情也不禁收敛了些回归职业特有的冷峻和气场。

 

张牙舞爪的几个人拿着水管等硬物就冲了上来,然而小松似乎是并不畏惧地眯了眯眼便一步上前握住随机某位兄弟的武器,一个直拳撞向人的下巴只听见牙齿断裂与短暂疼痛的尖叫便归为平静。那几个人见势不妙闭着眼哇哇想要蛮力对抗,然而在轻松眼里他们就是去送死。蛮力拼得过小松的这辈子活了这么长还真没见过几个、果不其然又是撕心裂肺的吼叫和血液迸溅的场面。

 

小松就这样在轮番挑战之下把差不多一个团的人都灭得接近干净,而轻松这边只需要几发子弹就足以解决想要尝试绑架他做人质威胁小松的零星几人。小松的脸上粘的血液都不是自身的、他只有几回不小心被刀子割破了皮,毕竟他也不是神,人无完人。即使这样也无法阻止他完全被爆发出来的肆虐感和那种以杀戮为快感的病态形象、同时他也可以光荣自称是为了保护自家警官而作出的光明磊落之事。

 

灰尘不断被激起呛得轻松难堪、这面积算是宽敞的地方却已经尸横遍野充斥着恶臭和原本就存在的腐朽铁锈味儿,青苔即使安稳地在上头趴着也免不过被血溅得满是通红。这时人依然不知从何处源源不断地支援对方战力,小松的战术已经由一个个打成为了打死一个拖累五个来提高效率。就算这样他还是明显有些吃力,轻松看在眼里虽然不满却还是站起来打算帮助他。子弹已经打空了,他于是随手拾起一根木棍赶上前去加入了战斗的队伍。措不及防来了位帮手对于对方不是有利的事情、对小松来说也同样如此。

“在你的地方呆着,你在这里容易受伤。”小松如此警告着揍飞了一个混混。

“你特么真当你带了个女人来。我好歹也是个实打实的警察,别看不起人啊你个混蛋下属。”

 

接下来的刀光剑影中出现了两个身影,就以这俩人从未磨合却默契到可怕的合作效率越来越高。几个人小声嘟囔那个原本看起来软弱的警察原来也是个好打手、命中率准确率高的吓人,虽然说不会一击致命但是却能轻车熟路地命中致命点。

“去、去死吧!!!”

 

一个胆子颇大的人似乎是要和他们拼了的样子举着棍子就往这边张牙舞爪地冲过来,小松此刻正和几个人搏斗着无暇顾及,自然是轻松一副轻敌的姿态无奈地感叹。现在的人真是不自量力、轻松握紧手中的木棍准备硬碰硬地击打过去。

 

 

……

 

突然间似乎被注入了麻醉药似的无力了起来、轻松只觉得头脑打着旋儿完全不听使唤地向神经发起了振动,晕乎乎地疼痛着要把自己的命抽干了似的。他猛然醒悟自己还患有贫血这种无法一瞬间弥补过来的病性、在倒下的最后一秒……他只是在愤愤不平地辱骂着上天在这个时候发病。

 

 

世界坠入了沉寂。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