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自我意识催眠-模拟恋爱。(上)

时隔一年电脑换好了重新回归电脑写文的道路!!!!!

我很兴奋,哈哈接下来字数可能比较多看着会比较累所以分开几次发。因为是电脑切换输入法不方便以往的日文称呼变成中文注意。




(……发了几天才发现第一次用电脑人蠢太兴奋忘记打tag了)



希望能挑战自身写出触动人的东西来。(!?

速度only。这篇的理解会比较吃力请注意、也是我耗了很大的精神来去构思之类的。关于这种感情其实每个人都会有的、我只是个普通的讲故事的人而已。

以上。





————————————————





[00]



你会自我催眠吗?



认为自己做不到而如此告知自己结果本能完成的工作成为了废品,为保护自身不受伤害而催眠自己的诸如此类的事情请容我冒犯是每个人都有过的。由于不被人排挤而竭力告诉自己要喜欢上何物而随波逐流、以为自己是真的爱着某个人实则只剩下空虚和表面的麻木,这都是自我催眠与欺骗。

人不都是为了保护自己与塑造起融入他人的话题才如此做的吗、又或者是因为宁愿辜负别人也不愿伤害自己而作出的选择。其实这都是正常的现象,如今谁又能说每句话都是真心而抒发的呢——谁知道你此刻所想的“我不是这样的人”究竟是条件反射的催眠还是你要为自己无用地伸冤呢?



很多东西我们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比如人类错综的感情以及为何会产生这种感情的原因,这些都是需要专家学者去探讨的。当我说的某一句话让你觉得恶意地浑身不舒服,那么这个时候你脑海里跳出来的抨击我这语言的话——这句为自己辩解的犹如罪犯挣扎的话,就是你无意识的无法控制的自我催眠。



我并非贤者,反而是个低俗的习惯用高视角来让人厌恶的小人。

而我今天在这里需要做的就是、与各位探讨所谓的自我催眠。试想我所提出的这个观点若是加到情侣身上是否会是个好故事呢。说得难听点——他们是在假装恋爱。不过也许我该学着用好听点的话去与你们交谈。





我称这种现象为:模拟恋爱。









[01]



松野小松和松野轻松是一对情侣。



似乎这是理所当然的,他们不知从哪天起迅速地坠入爱河接着疯狂交往起来,都说事物适量就好不然七年之痒来临得快但他们就仿佛要推翻理论似的在一起了很久。在这个并不歧视同性的美好世界里他们固然是幸福的,对彼此忠心而痴心。



“我爱你。”



麻木的语言再次脱口而出。

说这句话的人已经没了开始的羞涩只是当作习惯地出口,脸上也带着如同昨天前天前几年般嫣然的笑意。

接受这句话的人表面上还是那么推脱但还是显露出开心之意,内心的声音告诉他这个时候需要被震动一下追溯其原因是由于他爱着对方。



他们固然是一对好情侣。不是吗?





松野小松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我离不开他,好像是因为我爱他所以我必须这么做这么做这么做。”



松野轻松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我爱他吗。应该是吧,因为我怎样怎样所以那就是爱他了吧。反悔!开什么玩笑,都到这个地步了我想不可能不爱他吧。”



他们偏执而自我地如此认为着自己深爱对方。

他们给自己灌输着光明正大的道理来说服自己爱着对方,然后把一切想要造反的想法扼杀掉。有些时候他们会想也许是那些原本应该错误的想法才是正确的,转而又自大地想这一定是自我催眠,说什么不爱其实是高高在上的自我打击。



小松和轻松就是这么走到现在的,他们对彼此微笑着试探着对方深不可测的心灵,然后自我告诉自我对方爱自己爱得无法自拔。这样他们怜悯的同情心就会发作,然后他们便把那种同情当作了爱情对待——然后就是又一天的交往状态。

地球和他们居高临下的“恋爱”就像如此地运行着。









[02]



“那个妞身材还可以。“



陪椴松出门时小松按照惯例朝着街边某个年轻曲线弧度大的女孩子吹了声口哨,虽然女孩子没吸引过来倒是把椴松吓了一跳。他放下手机似乎在核对面前这个人的身份,然后有些复杂地幽幽开口。



“…原来交往以后你还会对女人感兴趣啊。”



小松反抗。



“只是下意识的行为。男人都会对女人感兴趣吧说起来,你难道要误会什么?”



椴松耸肩没说什么,嘴角下抿继续发着邮件却不小心点错了好几次。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就觉得这两个人隐约不对劲,那又到底是什么地方让自己疑惑呢。究竟是那种老成的隐瞒感还是那种淡入日常的生活、莫非是他们也迎来了传说的倦怠期吗。



“小松哥哥,说起来你最重要的人是谁啊。”



“诶——轻松啊。”



在别人问及的时候只需要这么说就完美了。

还能回答谁呢、要问爱人当然就必须回答那个名字不然是想造反吗,这样光明正大地回答出来不就能让自己更加坚定是爱着对方的吗。无形的钟表转动着滴答滴答、他就如同无数次似的被卷入催眠的心理活动。他当然相信也觉得那是真心话、不过谁又知道那不是他下意识说出来的真心话呢。



“我们在恋爱…呼呼。对的,我们在恋爱。”



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这么说着十分自然的小松目光飘向路边形色的人,却还是在下一个目标经过前对她吹了声口哨。一旁的椴松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默默无言,内心不安地揣摩着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却失了声。





“占卜。”



小松恍惚地被椴松的声音拉回现实,望着他站在路边某个少年身边笑吟吟地伸出手臂下意识地上前一扯。他以为自己弟弟是要被拐了、然而那也是由于他太具有护弟情怀并且脑回路太直了。

“你做什么呢——喂。我在占卜啊、混蛋哥哥给我放开。”



“啊哈哈、你的哥哥吗,有趣的人呢。”

那位看似和他们年龄差不多大的人透出玄幻的气质让小松下意识想要去躲避,那种神秘莫测的幽森感让他不寒而栗。椴松管他叫“敦”,似乎是熟人的样子所以占卜也不必收钱。小松虽然觉得划算却还是心有余悸。



“既然是椴松君的兄长,那么特例免费也不是不行。鄙人只不过是外行的,而且也不能根据你的要求来…简单来说。我只是会给你几句忠告罢了哦——松野君?”

敦帮椴松例行占卜完一些简单的运势后便侧头对小松这么说,在小松眼里他是不怀好意的甚至危险之极。然而他却并不打算表露出惧怕,而是被激发了某种好胜心露出更为难看的笑容任对方命令。





“哈哈。”



敦让小松睁开眼的时候依然挂着那副笑而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抖了几抖凌乱的衣衫拖长音悠悠向着人开口。



“松野君、我的话呢不能下什么定论,毕竟只是个业余的外人也不好插嘴。”







“缘分该散便是、再以下意识之行动判决就会变成孽缘了呢。”





————————



tbc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