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食羊肉粉

无责任爱情

速度松/.甜蜜的冰激凌与同样的你

又名傻白甜的少女情怀恋爱日常。
对不起我的刀子太长自己都没耐力写完,混更一下吧(被揍

我也想写出虐哭人的刀子啊!!!
我也很想啊!!!——

速度,おそチョロ松注意
反对意见不接受啦混蛋呜呜呜呜哇!!!!!


————————————



“…我已经没力气了。”

从海盗船上下来后的チョロ松有气无力地靠着墙壁,望着对面自家长男面色红润的样子内心那叫一个耻辱。

鬼知道在这阳光晒得人冒烟的七月天里,他怎么会一时脑抽答应おそ松来游乐园的。在挑战完激流勇进过山车鬼屋后是大型的摇得让人晕厥的海盗船,チョロ松只觉得归心似箭地想回家。


“难得就我们俩出来一次,陪我嘛!”

“我宁愿和其他人出来。再说你一直用我的钱带我去坐这些让人呕吐的东西没觉得很过分吗,把我的钱和我珍贵的时间还回来啊!”

“切。”

“切你妹啊!”


おそ松双手插在裤兜里随意地四处瞭望,然后很快在人聚集的地方发现了冷饮店铺,在露天的环境下肆无忌惮撑起了遮阳伞,下面是普通的圆桌椅子和情侣。

他的脑回路比较简单,既然累了那就去坐着喝点冷饮应该会比较好吧,抱着这样的想法おそ松发挥了他应有的磨人性格开始撒娇。

“我想去我想去。我想吃冰激凌冰激凌冰激凌!满足长男的要求啦你这忘恩负义的三男。”

“忘恩负义个球。你是小孩子吗,缠着老妈一定要买气球的小孩子吗!?”

チョロ松无奈,他本来应该狠下心来就此离开这个惨无人寰的地方带着他的钱包离开这个只会提款不会存的人渣。



“草莓冰激凌和橙汁各一份、谢谢。”

该死。
为什么就这么答应了,太没骨气了太没定力了话说回来买什么草莓冰激凌啊女生吗你在海边穿着粉色系比基尼的阳光女生吗你!?不许侮辱我心目中的女神形象啊混蛋,给我退款像个男人一样买矿泉水啊你。

伸手挡住阳光チョロ松觉得脑门发热,在厚重的晕眩感中有些身体不适,望着おそ松在柜台敲着桌等待冰激凌的完成,居然有些渴望起有人可以吵架的感觉。
虽然说他就在那里,但是等待过程漫长得居然想要马上过去和他说话。

还没好吗。
还没好吗。
チョロ松烦躁不安地拭擦着额头与鼻梁上滚落的汗水。

只是因为太渴了想要吃冷饮而已,至于那个人渣爱滚多远滚多远,就算被流放西伯利亚我也不介意。
チョロ松这么自我安慰着,然后将之前的想法刻意压下去当作被热昏了头的想法。


“久等了。”

“你也知道久啊。”

チョロ松顾不得形象扯过橙汁就准备喝,结果对方一按手腕嘴角浮起不明所以的微笑把橙汁抢了过去。

“你做什么。”

“我也很渴,也想喝。”

“那就我先喝完你再喝啊。”

“等不及。”

“就几秒钟…”

“等不及。”

“那你想怎么样。”

“我想到了两全其美的方法,来来来长男我嘴对嘴喂你…”

“我警告你五个月不许碰我。”

“开玩笑的。”


おそ松乖乖把橙汁放好正经严肃端庄地坐回位置上。

果汁用来解渴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然而对于チョロ松来说还是过于甜腻了。仅一口就足以让发干的舌头与喉咙继续撑下去,然后也没有再喝它的理由了。

太甜了是会发腻的。
他其实很多时候都想对おそ松说这句话,无论什么东西都需要适度,过度的热情只会让后几年的生活过分黯淡。七年之痒,接着进入漫长而颓废的倦怠期。

他不希望这样,不过也无法阻止时间的水流将一切事物冲淡,他也害怕这样,不过他从来都不会去讲。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喜欢甜的东西…”

チョロ松暗自嘟囔着。


“来,自己买的东西吃一口也不过分吧。”

一勺点缀着果酱和草莓果肉的冰激凌被伸到チョロ松嘴边,勺子另一端的主人正微笑着托腮观望。在人流中如此暧昧的动作实在难为情,チョロ松抿抿唇伸手要夺过勺子:“我自己吃。”

然而勺子已经快速塞进了他的嘴里,チョロ松的舌尖触到冰凉与夏日香草的熟悉味道,酸甜的草莓果肉新鲜而饱满地在他的味蕾炸裂开来,来不及吞咽下去的果酱顺嘴角毫无形象地流下,竟颇有几分色情风范。
おそ松似乎早就打好了算盘,嘻嘻笑着没说什么把勺子抽离出来。

“好吃吗?”

“…啊,嗯。…好吃,很甜。”

无法撒谎。
那种甜味不腻人地在舌尖蔓延,仿佛有着让人上瘾的魔法一般想要再来一口,在那之前チョロ松没有承认自己是喜欢吃甜食的。

“再来一口。”

对方并不考虑他的立场强硬地舀起一勺冰激凌送到他嘴边,这次チョロ松虽然不乐意却还是顺从地张嘴接了。那种令人上瘾的甜和冰又迅速将他的味蕾包围,一些无意加入的巧克力碎屑略带苦涩地中和了,大块的果肉仿佛就是刚摘的。

这样往返几次他已经开始享受起来,对方伸过来的勺子都乐意地张大嘴发出夸张的「啊——」来迎接,就仿佛小孩子一样。
チョロ松真的很容易被带走,等到他意识过来的时候草莓冰激凌已经被吃光了。


“多谢款待。”
おそ松把手机藏好,他特意学习了怎么把照相的声音调成静音,然后把某张吃相背着对面的人换成了待机画面。

“チョロ松,我跟你说了吧!草莓冰激凌真的很棒啊哈哈哈。啊,我喜欢甜的东西呢——”

“…我也喜欢,甜的东西。大概。”


「比如你。」

「比如你。」

两个人都这么快速地吐槽了一句后从座位站起身来,整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衫。


“甜的东西,它是不会腻的,只会成为一种瘾。”おそ松突然这么说道、“就和烟是一个性质,如果你习惯每天摄入这种东西那么也就成为潜移默化的习惯了,这个时候你再戒掉会好难啦。呐チョロ松,你知道吗,你一直在苦恼的东西其实很微不足道呢。”

“哈!?…”

おそ松有些尴尬地扯起嘴角。

“就、就是说,长男我这个人很负责的啦,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的人…不对。就是说啦——哎,我是不会对你这么甜的家伙腻掉的啦。”


游乐场的尖叫声覆盖了所有人的耳膜,隐人耳目地把他们包围起来。
チョロ松咂咂嘴,甜腻的奶香和草莓味还在口腔里绵绵地回绕,然而脑子里已经被更加甜蜜的东西搅乱了。

当那种味觉深入了骨髓,那么所谓的三分热度腻烦估计也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情了,那么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呢。
最起码,我这边已经上瘾了。


“欸?チョロ松。”

おそ松颇奇怪地望着面前的人憋着笑然后舒坦地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发现了不得了的反应一般露出狂妄的笑意。






“おそ松哥哥,能拜托你给我尝点更甜的东西吗。”


おそ松脸煞地红了,待望见对面的人少有的反应后识相地咧起嘴角,在他耳边幽幽地吐着混有香甜味的情色热气。



“乐意效劳。”






——————————————


拉灯。
mx,我想吃草莓冰激凌了

评论(1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