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下悪徒

师徒万岁

快 美
V 人
白 常
头 配
偕 帅
老 哥
囍 🎎 囍

警察大人请逮捕我!(四)

今日第三发更新

我真勤劳,夸夸我(什么
顺便我想要好多红心和评论,靴靴,对我真的不要脸我光明正大我无所畏惧。


———————————————



对于突如其来的告白,似乎是学聪明了的チョロ松已经不敢再相信了。他有过那么一瞬的悸动和雀跃,但转而很快就被惨痛的过往这盆冷水所浇灭。


「我不应该心软的…事实上,我一开始如果没有遇见他就好了。该死的,难不成现在我还对他恨不起来吗。不可能,不可能——啊啊、啊啊…」



“チョロ松!チョロ松!”


“嗯…!”

从短暂的思想游离间挣脱反应过来他现在是在面对着自己的上级,于是有些复杂地按压几下太阳穴抬头等待。

“这次的案件根据你给出的信息和条件在本市进行了检索,我们找到了一个化名为山本カラ松的男人…他手下的确有一个团,估计也是黑帮的,你这次和おそ松出任务要小心啊。你们俩吵架了吗?——真是的别像小孩子一样啊~稍微和平一点嘛チョロ松。”


“是。不过无论如何我也是警察。”

チョロ松草草收拾了一下,和分队对了暗号手势却一时间把对讲机忘在了抽屉里,极其不乐意地找到了おそ松后就这样便装向那里行去。一路上他都懒得先开口说话,对方只是偶尔帮他拨弄下凌乱的头发就没有了什么动作。

如果这个时候再开始交往会怎么样呢。
这个念头一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就骤然被扼杀,他拼命让自己不去触及这类想法但越是刻意抵抗那种想法就犹如叛逆一般疯狂地滋生。
俩人一起去烟火大会,在静谧的田野上撒下一串笑声,在河边任由水流拍打自己的脚,圣诞节交换礼物,这些一直一直一直以来都是高中的自己所希望和「爱」的人实现的愿望。

如果他那个时候没有去美国,也许到现在就都会实现了吧。チョロ松有些动情地拉下帽檐掩盖住自己有些被泪朦胧的双眼。

我什么时候成为了爱哭鬼的。
チョロ松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到了哦。”

おそ松轻轻提醒一句后便停下身子等候他的上级长官チョロ松发布命令,但自尊心强的チョロ松断然自己端着枪就要往里闯。

“喂!喂!!チョロ松…我说你啊!回来。别那么冲动,你想被杀掉吗,你被杀掉了那可就事关这条街人民的命运了……”

“你就是一个卑微的助手,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发号施令。”


チョロ松娴熟地把枪上膛。

“我被杀掉了,你就没有可以玩弄的对象了——你其实是这么想的吧。”




-------



夜黑风高。
这是一间面积不大的屋子,却从来没人知道里头的密道通向一个偌大的基地,锈迹斑斑的水管和血搅和着欲阻挡他俩前进的路。

房屋必定不是他们的主要藏匿点,它长年无人清扫甚至墙角生出了暗绿的霉斑与植物,每走一步榻榻米摇摇欲坠的似乎要马上酥开来。
密道一次容一个人进,本来おそ松要先打头阵的却还是被对方抢了个先,他心里又气又急却也万般无奈。


“谁!”

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叫声划破了宁静的气氛似乎欲将其他人引来,危险的情况促使チョロ松掏出手枪对着他就是射击——子弹完美地穿过骨头迸裂了头盖,血喷射出来几厘米的距离后只听见一阵落地声。这下头蛮黑,没有灯也不可能有月光照射进来,チョロ松心里暗骂该死。

“这下面你就该小心点了~”
おそ松在后面对他作出警告,然后最后还是担心地护在他前头以职业为重。


--------



“トド松警官!トド松警官!!”


………



“什么!?チョロ松那个傻瓜居然没有带对讲机!??…靠!快点,调动警力去把那里包围预防万一。”

“可、可是我们局目前的警力都调动在名古屋那里!现在调不回来。”

“…啊!?你们这些人破事怎么这么多!??…靠。让他们速战速决,妈的一办完事马上从名古屋直线向那个地点去——我们市没有警力了吗?”


“呃…如果小区保安算的话。”

“你是不是想我解雇你啊!?”




——————————————



Tbc.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