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下悪徒

无责任爱情

警察大人请逮捕我吧!(三)

二发更新
今天文力多你们有意见吗。

前两篇请戳主页自行浏览。


——————————


自从那次宣言过后チョロ松对おそ松的态度没有好多少,只是每天撕日历望着逐渐靠近的日期有些爽快的笑意。

“快让他滚回美洲那边,滚的远远的,我再也不想看见那张臭脸了。”



离归去还有十五天的时候,チョロ松终于整理出了这个案件的大体思绪来,现在只需要现场调查找出证据以及追踪锁定嫌疑人——以上归纳为外出办案,那么就可以完美收尾了,估计上级会给个不小的荣誉勋章。
相对的是这几天チョロ松都没睡好,局里一下损失了很多咖啡,他为了尽早办完案件不辞劳苦地熬夜在办公室边用咖啡提精神边继续埋头苦干。おそ松看在眼里也不好劝阻,只是为他冲咖啡加方糖然后在隔壁的小隔间眯那么五个小时迎接新一天的工作。

“那你就给我快去睡,你家不会没有床吧?我告诉你累垮身体你这后半辈子就废了チョロ松,你别不听我劝告。”

“好好好好トド松你就先回去吧。”


打发走了トド松的他一下子精神松懈了,在开着暖气洋溢着懒散气息的办公室里就这么趴在桌上无意识地睡着了,毕竟熬了几天的他现在的情况可是眼皮一合上就会进入睡眠。

“嘎吱——”




-----


「チョロ松,我以后要去当警察。」

少年嘴角上扬拉着身后的人在夕阳下拖下悠长的影子,手心似乎是有了甜腻的巧克力在其中让两人都不愿主动放开。

「知道吗!我啊,虽然学习中等但是打架很厉害,以后可以去当抓逃犯的警察哦,这样就可以保护喜欢的人了。」

「……啊,你喜欢柔弱的女生啊。」

チョロ松有些针对性地撇开脸,由于不满而略微下歪的嘴却猛然被那个人顶上。



「说什么傻话呢。喂,书呆子,你头脑灵活点,你这么文弱肯定需要我保护的,别说我性别歧视啊——保护所爱之人不让他们受伤是人之常情,你以为你就不会有一点风险吗?我见不得你受一点伤。」


他只记得在那个时候,他无任何条件地就去相信了面前这个人,包括他稚嫩的愿望和那些甜美的话,即使是谎言也好最起码在离开前他都是幸福的。

「……」


人的眼泪是为了什么而流呢。
或许是美好的梦境与残酷的现实形成强大反差,也许是回忆中的那些甜蜜全部都贬值,或者是因为太过于强大的温柔所造就的幸福让他喜极而泣。


チョロ松不知道。
这么多年来浑噩地走过的他其实并不坚强,在おそ松消失的一年内他在房间里只是把那些照片翻来又覆去捧在胸口泣不成声,谁知道那个自己的精神支柱突然垮了一个人会变的多脆弱而神经质?
他现在不再相信谁,他现在难以靠近,他现在假装着自己还有剩余的坚强来支撑这个千疮百孔的躯干。


这一切都是おそ松的错。



-------



醒来时脸上有些水珠,估计是刚才真的哭了,チョロ松有些尴尬而呆滞地揉揉眼睛,然后往那个怀抱里依偎几分。


……


………?!

什么怀抱,刚才不是在桌子上睡着的吗而且还有谁有我办公室的钥匙啊——该死!?


不用怀疑,チョロ松马上一个直勾拳打过去把那个人撞击到墙壁后再起身拉开台灯,果然是那张难以忘怀的人渣的脸啊…自己就那么嗜睡在他怀里躺了这么久吗!?还哭了。

好丢脸。
好想逃跑。


“我说你干什么啊…把我的手臂枕麻了没忍心怪罪你呢,你居然还打我…疼疼疼疼。”

“你…你流氓啊你,在外头你搂着个大男人睡你想干什么你,马上滚啊不然我报警了!”

“你他妈就是警察你有种报啊。”

おそ松甩了甩手臂。


“我不过就是进来看你睡着了想着会不会着凉,自己也困了就抱着你了嘛——不行吗,反正我们关系很好的说,自家发电警官。”

“那是什么称呼,还有我们关系好个鬼啊。”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因为我见不得你受一点伤。”



「……」


“…你人渣啊? 你口口声声说见不得我受伤,但是为什么却这样一次一次一次一次地…你当初离开的时候根本没告诉我一声,带走了通讯方式和所有能与你联系的事物,你到底怎么想?你他妈不就是玩腻了想要走吗,然后你现在女人玩腻了又想回来继续伤害我了吗?…”

“チョロ松你冷静下来…”

“冷静什么?我问你冷静什么?!啊,你知不知道这五年我怎么过的,我觉得高中对你无条件信任的我像个傻子。够了吧,还有半个月你就滚回美国去了行吧?”


泪水滑落到地板上。

“我…我真的已经不敢再爱上谁了啊,你这罪该万死的混球,人渣,骗子,鬼畜…”




“但我还喜欢你啊。”


话出口,おそ松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淡然地望着チョロ松哭泣的表情转变为长久的呆滞与一触即发的愤怒。




“你刚才说什么。”





——————————————


Tbc.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