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警察大人请逮捕我吧!(一)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暮秋直播精分一边智障一边正经地写.
私人警官Paro,性格崩坏完全按照自我想法写下去的东西,只是单纯觉得这样的速度…赞
啊插根避雷针吧。是おそチョロ

目前已知设定

警官チョロ松
助手おそ松
上级トド松

表面的136修罗场,实际上是6神助攻13自我满足内心感叹年轻真好的故事

Ok?
那就下拉吧,拒绝任何形式催更
我只负责开坑(人渣)



———————————————



“辛苦了チョロ松警官。调查这次的案件特别棘手吧,从某种程度来说真辛苦你了——长话短说,我给你派了个最近总部调来日本的助手,那可是很优秀的。”

冬季。
窗外阳台落下厚层的雪,转瞬即逝的阳光无法将它化为水洼,阴沉的风卷着点冰屑敲击在チョロ松的堆积满载公文的木桌上。


“是吗。我不需要助手,能有多少用呢。”

“逞强什么呢,你之前都查出来有贫血了还想瞒过你トド松大人吗。哎哟——你就给我老实写报告查资料,你那个助手可是一等的打手…不对,这么形容蛮怪的。总而言之你负责呆在这里指使他,然后那位助手君就负责打和抓。行吧?”

“你还当我是个男人吗トド松。”

“那当然!”

トド松有些不怀好意故作委屈地眨眼,随手把チョロ松的眼镜取下退开几步。


“你是我们局最优秀的警官!无论是工作效率还是领了工资的人里头办事最多的,我也不是说你省钱啦,就是说我觉得你偶尔要有点日常生活,学学你上级我——泡泡妞逛逛街,你不会要在工作里熬过你的青春吧。”

“我二十三了。”


チョロ松没有理会对方恶作剧般的举动垂下头近乎趴到纸上赌着气愣是没起身去夺。

在高中的时候他谈过一次恋爱,现在回想起也不过就前几年的事情,他和那个人分开五年了。想当年他被对方迷得神魂颠倒以致到现在对女的没有半点兴趣,还被他拐上了床。

对方是男的!
那其实更算是年少轻狂时的代价,毕业后依然牵挂着对方的チョロ松却得知他出国了还要在那儿订婚,手机卡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调整了手脚竟然失去了几年的短信记录和通话记录,电话簿里也丢失了那个名字。
チョロ松还是第一次被甜蜜的药折射回的副作用伤害得体无完肤,然后从那以后他没谈过恋爱也没再提过那档子破事儿。

其实到现在那张脸还是无法从他心底抹去,不过不是因为爱而是由于那冲击造成的巨大怨恨和悲戚。
他太容易恨一个人了,理智化的チョロ松却始终无法将这件事正常地消化完全。——「他特么把老子的初恋夺走了,三年时间都被这么浪费了,然后他玩腻了就远走高飞!」


人渣。
チョロ松在心底暗骂,把冻得有些发红的右手放到嘴边哈气。

“怎么不开暖气,你来我办公室站着不嫌冷?”

“事实上我要等着你助手来,他已经快到啦。”

“他知道我办公室?”

“昨天你不是休息吗,他刚下飞机就带来先视察了呗,今天才来正式报道呢。”

“哦。”


チョロ松象征性地把暖气开关打开,从回忆里挣扎出来的时候他的病一下子上来了头有些晕眩。暖气流小弧度地在房间回绕,一点点将他的神经放松,差点进入梦的怀抱了。
打破这种气氛的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一下子清脆的声音就把他拉回了现实。他虽然不爽,但还是下意识把标志的三角嘴拉回正常曲线。

说起来上次追查逃犯的时候发现那个新人偶像居然是一伙儿的,最近的偶像界也很乱啊,其实那个女人还蛮可爱的,声音是标准的甜美系啊…很多人都有这种状态,虽然目前事儿就在眼前脑子还是忍不住会开小差,那很不幸的チョロ松就这么干了。

“チョロ松警官,这就是你的助手,请多指教喽你们俩都是。”




当两个人被无形的羁绊缠绕住,那么看似早已断绝联系也必定会在死前见上一面,命运齿轮转动之时会牵引着将两人碰撞在一起,而更好笑的是——这种缘,不分孽缘或是姻缘。

所以チョロ松刚从走神中清醒过来对上那张熟悉得无以复加的脸,他就觉得苍天对自己太复杂了。


“……”


“…啊,是チョロ松君吗,那还真是好久不见。”

三。

对方似乎忘却一切地上前凝望他的脸要确认是不是久别的熟人,然后露出复杂的笑容带着无比的嘲讽意味。

二。

“哎呀——你成长了啊,还记得我吗,你应该不记得我了吧,那我还真是会伤心的啊!呐呐,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一。

“チョロ松…”


零。

一个包含五年怨恨与无数失眠,屡次在被抛弃的阴影和家人的谩骂中加深怨念的拳头直向那个罪该万死的人渣扫过去只听清脆一声他的头就撞击到了光滑的大理石地面。

冷静。
怎么他娘的可以冷静下来,就当我的人生准备步入正轨的时候为什么阴影会再次出现还要跟我组成工作关系?

チョロ松的愤怒已经全面压制了理智,在一旁的トド松发愣地往后退几步不知如何是好,只有在地上的人似乎不太在意地爬起来想要争辩什么却硬生压下去。

“忘记??我他妈告诉你啊,我就算车祸失忆变成植物人进了棺材我都不会忘了你这恶心的名字的啊おそ松。”




“那还真是万分感激。”

おそ松擦了擦额上的血,如此露出苦笑对着他这么说,就如同面对一只突然发狂的小猫咪一般放纵了。





完了,今天叫局里头的人出去吃吧。
トド松想。





———————————


Tbc.

评论(2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