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我练功发自内心,吃我大秋all安利啦!

痛暮秋和暮秋-

啊,文没什么注意事项
总而言之就是很想写

暮秋没人爱
就只能分裂出他来和我恋爱了(耸肩
顺便啊,大家都喜欢痛暮秋

我啊
很寂寞啊(。



———————



「我平等地爱着每个人哦。」

暮秋这么说着的时候,眼中看不出任何感情波动地微笑着,然后搅动起杯中柠檬片浮动又激起几颗未溶解完全的糖块。


「…哼.啊,暮秋,你绝对是在说违心的话,没人不渴望十分罗曼蒂克的love.对,完美的爱情和令人羡慕的…」

「你难道会懂吗?」


「欸。」

「哎呀,像痛秋你这样大家都——爱着的,难道会懂吗。我很好看穿吗,难道是说你有那个自信能看穿我?」

望着对方停滞的反应暮秋更是有了明显的笑意,索性拉下耳边的纯白夹子让柔顺的刘海全部滑下掩盖住自己的左眼。

那双眸抑或是其他什么的,早就被嫉妒与暧昧不清的情感所玷污了。


这点你也不知道吧。


「这样我也很快乐。」

「但…暮秋.你没有在笑啊…」

「你很了解我吗?」


暮秋重新抬起头的时候又笑了。


「哎呀~ 痛秋君啊、我很爱你啊。」

「…Only me?.Thanks,我也很爱你…就犹如那浑然天成的缘分让我们走到了一起,你是命运齿轮带动我遇见的…」

「很痛啊。」


「我说过很痛了吧?」

「很痛啊?」

「喂,混蛋啊,我说了吧,我很痛啊。」

突然暴起。

不知是哪来的冲动促使他动的手,抓着对方领口扯紧的颤抖的手连接着最脆弱的容易一绷而断的神经。


「我这样的原因都是因为你。」

「认错然后消失好不好?」

「呐?」


店员担忧地望向位于水晶灯下的座位,这是号码为一的双人座位上面摆着两杯未动过几分的冰柠檬水。

而只有一个人呆滞地矗立在那里,双手紧掐着自己的脖子苦不堪言却面带微笑地吐字不清,那个人的栗色刘海盖住了左眼看不清表情。



「…我早就消失了,能看见我难道不都是因为你还依赖着我吗?…Honey?」




「啊啊!」

「是啊,你到底为什么还没消失呢,我比谁都讨厌着你憎恶着你想要扼杀掉你啊!哈哈哈…哈哈!你啊,你是个没用的…你去死啊!现在啊!…」



如此纠结往复不知所云。
到底是谁诞生了谁是谁依赖着谁谁爱着谁又憎恶着谁现在立于那里的又是谁呢?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嘈杂的环境和不断碰撞激起的声音盖住了他一个人的喃喃自语,然而即使没人听见对于他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关系。

暮秋在笑。


「我从来没有任何一刻依赖过你。」

「但你曾在无法安眠时与我相依。」

「我从来没有一瞬是觉得爱过你。」

「但你曾在哭泣时喊出我的名字。」

「你在强词夺理。」

「是你看不清你。」

「我恨你。」

「我爱你。」


灯光聚焦到台上曼妙女郎时全员的目光都不会放在他身上了,只剩下冰都融化的无味柠檬水摆在那里,吸管一颤一颤地抖着。



「消失」

「瓦解」


「那么就如你所愿吧,暮秋…但愿你不会再记住我了.并不是自夸哦,也许你曾经爱我以致撕心裂肺。」


否认。

摇头与眼神闪躲,目光游离地否认。



「拜托你了,还请让我在这个世上只被我自己爱着吧,不然我会因为太过幸福而生活不下去的。」



“谢谢了!”


「谢谢了。」




他在笑。

啊啊,还请老板再拿一杯新的柠檬水了。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