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おそ松さん/的商业Paro。

商业街Paro

因为感觉会很甜蜜于是就写了。
CP向已分好、十分大众又普通,攻受向也一并写上也许会比较好.注意的是我还是不一定开坑并且这是完全只符合个人意愿的Paro*

如果能接受以下配对
おそチョロ
カラトド
一十四

那么就请往下拉吧。

啊,顺便的话…我是会把自己搭进去的
当忠实的长男店的常客(#


—————————————


松野おそ松

花店店主。


经营着一家名为「花语」的花店。
是本街唯一的花店,虽然人气蛮高但奇怪的是从早上七点营业到下午五点就停止、据说晚上都在酒吧里泡着的不负责任店长。

没有多余的店员。

据说高中成绩一落千丈、但在植物学与花语方面倒是蛮有成就,所以就最后凑钱开了花店。

会很耐心也很乐意对每个顾客唠叨花语、认为那是比较重要的部分。会根据花语来给顾客推荐应在哪个场合送什么、如果是トド松的话总是会开玩笑。比如让他送女孩子白菊花之类的。

「哟!据说玫瑰的花语是sex喔。」

总是对着女性开这些黄色玩笑、事实上每次都没有当真。相对若是对方真的接受了玫瑰反而会不知如何是好。毕竟、是有喜欢的人嘛。

卖剩下的花不新鲜会低价转让给カラ松,让他放在酒吧作装饰、就比如插在水瓶里也好反正别浪费了。

平日是个毛躁的人、但照顾起花来是意外的细腻与柔和,每个观察过他的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若是有人不珍惜花朵的话是真的会生气、就算是最亲近的朋友也好。


最近很喜欢到隔着几家店的便利超市去调戏那个新来的收银员。一开始是送花给商店才认识到的、后来也经常偶遇,经过一次发现他来买花有了契机开始交谈。

和カラ松是高中同学,关系不错。一直都到他的酒吧去白喝酒赖账、本以为能一直这么下去直到トド松与他交往后严格管理酒吧,然后小有心机地报了仇拒绝おそ松进酒吧。
虽然说最后还是カラ松求情妥协了。


「啊!这不是早泄收银员先生吗。我家新进了康乃馨喔、拿一束给我未来的丈母娘大人吧。」

「能麻烦你先去死一死吗。」


认为チョロ松可爱得过分(shy



-----


松野チョロ松

商业街上新来的便利店收银员。


刚大学毕业的人。怀抱着过高的自我意识准备去一举夺下公司社长、但最后还是被父母劝说先来打工磨练实践经验。

很容易与大家的关系打好、几乎商业街每家商铺的人都认识,除了和花店店长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

因为对方是个只会性骚扰的变态(划掉)

原本有交往的女朋友。但自从第一次没有防范意识进入花店被店长坑、买了黄菊花送女朋友结果被甩了。从此与店长结下深仇大怨。


总是会去咖啡厅。
虽然总被那里的店长、チョロ松的大学同学トド松嫌弃。


「谢谢惠顾!请问还需要什么吗。」

「安全套有吗。」

「果然还是请您去死好了。」


以清秀的外表与温和有礼的性格而受女性欢迎。空闲时刻会拿着店里的明星杂志看、当然是偷偷的行为。


一直不理解为什么隔壁中华料理店的店长用令人发寒的目光看自己。


对于花店店长态度有好转的时候、大概就是某天清晨偶然撞见他细心为花朵料理的时刻,那个时候下意识觉得「啊这家伙也有这么温情的一面、应该还不坏。」


「喔——早泄售货员先生,早上好。」

「…打消念头!你果然还是最讨厌了。」




----



松野カラ松

商业街上一家大规模酒吧的老板。

平日店里最不缺的是酒和花、因为似乎与花店店长关系好得不一般。当然被误会时会很尴尬。


「哼…Sir。需要为你添酒么,还是说在你的心上开一枪?——砰。」

「喔。很高兴嘛カラ松。」

「…!My totty。哟,今夜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虽然内心是个专一而持久的人,却总因为自身性格酷爱耍帅而总被人误认为花心。说的话非常痛、很有冲击性,但其实稍微调戏一下就暴露出处男的真面目了。

总是穿着完全暴露臂膀的骚气黑夹克与黑墨镜。
因为这点、还被人当作变态报过警。


「你穿上长袖外套可以吗。」

「…哼。人生真是不留情面啊。」


对于酒态度认真精细、从来不进兑水或冒牌的酒与饮品,信誉是十分不错的。

原本应该和咖啡店是对家、但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就怂起来了。
对于书店老板一直是「想亲近但对方总是一巴掌打得自己措手不及」的态度。但不远处运动器材店的老板、很可爱,把他当成弟弟看。


「你想说什么。」

「…没有!Totty需要橙汁吗,我去拿。」


总而言之是个好人。
(我上面都在说什么)



---


松野トド松

咖啡店店长。

爱好穿着深色围裙在店里刷手机。雇了几个店员也就足以应付客人们了、当然如果是可爱的小姐会亲自迎接。

本店招牌的 夏季柠檬甜苏打、只有他能调配出来。很美味,一天却只限十份而且不向男人开放。

「可是我也很想喝啊。totty——」

「傻啊。回家再给你单独调不行吗、现在给我滚回酒店去カラ松、别打扰我和可爱的女孩子共度休闲时光。」


自己都在和女孩子嬉戏、却不允许カラ松和别的女人有一丝暧昧关系的奇怪性格。大概就是那种「反正你就是不许」的任性发言。


和チョロ松是大学同学。支持他和おそ松的恋情、事实上只是单方面支持おそ松。而チョロ松还蒙在鼓里。即使经常非常有正义感热心满满希望能为他们做些什么、但总是玩脱让俩人关系更僵。

每次这个时候就该去十四松怀里撒个娇了。

「要有干劲!totty打起精神!」

「嗯呐。十四松哥哥最让人安心了。」


「……!?这样身为男友的我还有什么面子啊totty?!!?!」

和十四松是兄弟关系。
カラ松:怪不得我觉得这俩人都这么可爱。(no


怕黑和鬼怪。独居的时候实在不知道他是怎么去上厕所的、据大学同宿舍的チョロ松说每晚都要被吵醒拉着衣角去上厕所。

而和カラ松同居后完全就是「起来陪我去上个厕所不许顶嘴不然我们就完了」的态度。


「totty你真的爱我吗。」

「看起来不像吗。」



----


松野一松

书店店长。

店里养着很多猫咪、跟他阴沉的样子看起来十分不符。不像是书店,气氛更像是杀人现场。

「给我开灯啊!!」

「喔。」

自从收银员先生来了一次后书店的访客才逐渐多了起来。


平时的商业街会议也不参加、组织的活动也一律不接受,似乎只和运动器材店的老板关系很好。其实会发现是个不难相处的人、チョロ松骂过一顿就了解了,他只是懒得说话而已。

讨厌カラ松大概是由于第一次去他那儿时、被递了玫瑰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其实只是他的习惯性发言、但是被十四松撞见了。


「欸——!!原来一松先生和カラ松哥哥是这样的关系!!!」

「什么。十四松你回来。」


从那以后似乎就被误认为不得了的关系了。
一松:我心很痛。



「totty——拆散别人的家庭是不道德的事喔…哥哥不希望你变成那样的人!知道吗!」

「…哈!?」


书店里种类还是蛮多的、就是卸货的时候很麻烦所以就得麻烦おそ松加上十四松了。包装什么的都很不错、质量有保证。

不过就是猫咪太多,如果有人对猫毛过敏就太不方便啦(#

我行我素的一个家伙。



----


松野十四松

运动器材店店长。

阳光开朗讨人喜欢、对于运动方面也有自己的见解不如说就是个怪力。店里其实棒球相关占了有五分之三。

和トド松是亲兄弟关系、会在他面前露出俨然大哥的样子。但实质上还是单纯的喜欢糖果的孩子,并且很希望好好保护自己唯一的弟弟。

最让カラ松头疼的就是他去酒吧。

「我也要喝酒——!!」

「来。My jyushi.这是你的酒…喝吧。」

「…哇!好甜!」


「那是牛奶吧。」

「Totty,小声点。」

从一开始就抱着和每个人成为朋友的态度去迎接每一天、和书店店长也相处的很好。事实上不知道一松其实在背地里是个十四松过激派(#

计算头脑不好。
但还是勉强会用计算机的、倒不至于亏本,就是おそ松每次来买东西会很恶劣地开玩笑故意绕弯子扰乱思维,让他少算那么几千日元。

其实最后还是会一分钱不漏地付完。

「因为这样真的好好玩嘛——」

「人渣。你要是骗了十四松哥哥的钱我会报警的。」


头脑思维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不按常理出牌。


即使是这样还是大家的天使、今天的商业街也最喜欢可爱的十四松了(///


---






私心。


暮秋

中华料理店店长。

员工很多、不如说是因为自己太懒所以基本每天日常就是偶尔视察下店里,然后坐在柜台捧着笼包子边吃边等着下班。

每天一定要到花店待上几个小时。
看おそ松的眼神都透着恋爱的光芒(#

最喜欢看おそ松调戏チョロ松了。


「我啊。是おそチョロ党派来着。」

「什么。」

是个守财奴、但会在吃的东西上砸掉所有的钱。


「要吃小笼包吗トド松!只需要五万日元。」

「什么啊好黑。」



----------




Fin.


没错我就是如此不要脸
请让我与长男甜蜜互动(#

总而言之设定放在这里、开坑就不是我的事情了(什么
个人私心成分很多,而且因为阅历浅可能很多东西不符合实际、还请多指出错误来改正了

感谢阅读!
暮秋爱你们!(比哈特

评论(19)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