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おそチョロ] 松野先生感冒了。

*没有注意事项

速度两人交往中的甜蜜设定,兄弟们只有トド松知道俩人的秘密关系这样,对不起我太喜欢136修罗场啦——不过トド松喜欢的是我(呸

含有微材木雷者慎,还是不要脸打了个tag

我告诉你们我暮秋从来不骗人,这是一篇刀
超级难吃

速度松交往中


食用不愉快也不负责。


———————————————



“妈的。究竟是做了多龌龊的事情这俩人才会在同一天感冒,究竟是多下流肮脏的黏糊糊的事情。——不,你别管了カラ松哥哥,他们俩会好起来的,你现在上去保不准会被瞎眼的,有墨镜也不行。”


经过トド松不明觉厉的发言カラ松有些被吓到,赶紧把墨镜摘下循规蹈矩地在桌炉靠下身子,感叹着自家末男说话越来越诡异。

“…小椴。你说黏糊糊?…难道他们,难道my brothers吃了下了老鼠药的白粥吗?!”

“闭嘴吧白痴カラ松。”

“……连哥哥都不叫了??”






对。此时的チョロ松和おそ松正在一片漆黑的卧室里两人独处。

他们躺在被褥上,喘着热气.呼出来的空气都带着浓厚的气息扑打在离自己不远的对方上,豆大的汗滴沿额头淌下至颈部。
此刻两人的身体发烫神智不清,大口喘着粗气用同样滚烫的手指抹去头上的汗滴,口齿不清地吐着字眼。

在这个漆黑的房间里充斥着炽热与彼此起伏不息的喘声。







啊,他们发烧了。

我知道看到这里的人拿起了手里的纸巾,吼了一声裤子都脱了就让你看这个,真是污秽的人类。




“……好难受啊,好难受啊チョロ松。”

“别废话了,说话更多更难受…我也很难受啊,妈的好热。トド松那家伙拒绝给我们特殊待遇开空调,我说让他一起进来吹不就好结果被很嫌弃地拒绝了——你知道「拒绝观看现场gv」是什么意思吗,最新的网络流行词语吗。”

“…不……这是字面意思,那个该死的恶魔。”

おそ松抬手无力地将额头的汗水再度抹去,内心暗骂这个末男不懂心疼哥哥的,发烧也不懂吹个空调送支冰棒。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听见楼下传来了开门声,还听见十四松说了句他买了哈根达斯回来给大家作零食。

啊…

啊啊啊…???


十四松啊——??
你哪来的钱,到底为什么昨天明明只有仙贝吃今天就把哈根达斯给带回来了啊,还是六人份的吗六人份而且还有可能买了父母的?? 你是去抢劫了吗啊我的五男啊??!!


问题不在这,我他妈也想吃哈根达斯啊。
おそ松心中暗骂一句无形朝着该死的恶魔末子吐了口唾沫仿佛幻想出旋转360°踩在他身上用挖掘机的力量将他碾平的场面。



“…チョロ松,有哈根达斯啊…”


“……”


“…チョロ松?三男?自家发电三男?…宝贝儿甜心公主殿下??”


“……咕。”


おそ松记得这个声音,是チョロ松神志真正不清晰的时候神经的崩断声。
对,无论是醉酒发烧都好这个声音就表示接下来他有可能发疯把你按在地上哭啼啼地告白外加激烈热吻把一切真心话托付出来最后第二天还他妈一点记忆也没用。

平时求之不得,但今天我们俩都无精打采感觉快要晕死过去就求你别发疯了。
おそ松在向着他并不信奉的神祈祷着。




他几乎是提心吊胆地望着面前的人睁开双眼目空地看着自己,眼神迷离还带着恍惚的意味,这种情况真是太不妙了。おそ松感觉自己都快被吓得神志清楚了。

“…哥哥……おそ哥哥,チョロ亲要抱抱!…”



……



おそ松此刻有点恍惚。
这个称呼已经十多年没听过了,不如说似乎也只在上学前那个软糯的チョロ松喜欢粘着自己这么叫着要抱。

当你好歹也二十岁了吧……给我正经起来啊该死的チョロ松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会让我犯罪啊,我会犯强*罪的啊——不对。


おそ松经历着痛苦的思想挣扎。



“チョロ松,别撒娇了,要去喝点水吗。”

“…不要嘛,要喝牛奶。…唔…”

望着旁边人潮红的双颊与无意间成为倒三角的嘴形透着笑,おそ松有些谨慎地将口中的唾沫咽下喉咙发出声浑浊的响声。




那就喝哥哥的牛奶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おそ松心里如此龌龊地意淫着似乎烧退了不少.起身露出诡异的微笑一副欲强奸幼女的姿态解开了裤带。



——————



“…其实我还是觉得抛下他们不太好来着,カラ松哥哥.你说他们应该睡着了吧,布丁一会儿就放在那好了。——嘿咻。”


有些后悔刚才态度那么冷漠突发怜悯与对兄长的爱意的トド松拉着カラ松把零食送了上来,这个时候他抱怀歉意地拉开了门发出吱嘎一声。



“おそ松哥哥,チョロ松哥哥,这里有。……”








トド松此刻看见漆黑的房间里某个看起来肮脏又污秽的大叔欲把自己的那活儿放进躺着的チョロ松嘴里,事实上已经掏出来了这个时候尴尬地垂在那里。


“……嗨。…”





“哥哥!!哥哥!!!!救我,有变态呜呜呜呜呜嗷!!!!”

年仅二十的处男トド松因场面太过冲击性当场吓哭撞进カラ松怀里抱着三天三夜不肯放手导致カラ松护弟(qi)情怀发作拨打了110。



おそ松当场被赶来的警察击毙享年20岁。
默哀一秒钟。
心疼一分钟。






———————————





“チョロ松,要喝哥哥的奶奶吗。”

“滚。”







———————



Fin.

我觉得我越来越智障.
这写的啥哈哈哈哈哈哈到底

好!这篇神经病就让它自生自灭吧.不

评论(17)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