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速度松的orange。

根据那个b站太太的手书orange衍生的fish.到底算是二次创作还是三次创作??…

还有几分钟要去睡了干脆就摸几把.作个复健,然后周五回来还有很多点文和脑洞等着我(doge


因为质量太fish我不打tag 能看到即是有缘人
cr视角

愉快 床上真舒服
顺便二元一次方程我真他妈不会写(



——————————






喝醉了酒神经是松弛的,随着步伐移动似乎又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沿着生锈的铁轨绕着海岸线行走,夕阳余下的暖光打进我的思绪中。

小时候来过这个地方.我的意思是,曾经在小学的时候也和他一起沿着铁轨走,重心不稳地踏着边缘如同行走在钢索上,互相打闹着到达秘密堡垒。


手中的啤酒瓶清空,我无意目光寻到角落里的自动售货机。公园早荒废不堪,剩下斑驳的滑梯与残缺的秋千,还有被虫蛀了的长椅.我怀揣着碰运气的想法向自动售货机投入两枚硬币,没想到真的随着颤动出来一瓶苹果汽水。


这是我最爱喝的.不,是小时候最爱喝的。我喜欢它的气泡在舌尖与喉咙中炸裂迸发出刺激感的滋味,似乎感官要被它麻醉掉。

我撬开瓶盖后再喝,似乎由于啤酒早已麻木我的味蕾的缘故,剩下的只有涩口的酸与空白的清水的味道。


「…好甜啊。」


记得当时我俩并没有太多钱,每天合资买一瓶汽水然后每人喝一口.我每次从他手里接过带有余温的汽水,然后嘴唇贴上仍留有他气味的瓶口,似乎真的在和他接吻一样。

这种偷摸的行径持续到很久很久以后,持续到我们高中了有足够的能力以支付一瓶汽水钱。



『你能够自然地笑出来了吗、能够好好爱上其他人了吗?』


『是的啊。』


一年前是我们的最后一次通话.我挂断了他的电话,然后拿起公文包夺门而出,再也没有接到过来自松野おそ松的电话了。


现在想起来我真的是个不善于撒谎的孩子。

其实我自从开始工作离开家后就没有发自内心地笑过,其实我除了おそ松没有爱上过第二个人。



恍惚间似乎有人说话的声音,更惊悚的是那个声音听起来像长男的。——对,是他,带着一位素未谋面的女孩子沿着轨道走来。


十年前是你牵着我的手从铁轨来到秘密堡垒,如今是你拉着另一个女孩子的手来到这个已经破碎的美梦。



你在发觉我喜欢着你的时候,就已经预测到如现在一般狼狈的未来了吧.在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决定要好好作个正常人了吧。



而我,其实也发现到你隐约察觉的未来,并且深深憎恶着它啊。




「噢,チョロ松。」

「好巧啊おそ松哥哥。」


「……是,你今天精神很好嘛。」

「嗯呐。你女朋友?」

「对。」

「身为兄弟的我居然不知道。——那么我准备回去加班了、明早还有会议。再见。」

「辛苦了。」




我们俩谁也没有看见彼此的脸,然后我沿着那条他所引领的轨道走回了城市里。刚开始是快走,然后变成了夹带着撕心裂肺吼叫的奔跑。

他所带着我一同走过的路已经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了,那条铁轨已经腐烂被分解再也不会找到了。


那条通向心里的铁轨已经腐朽消失殆尽了。




五年前他给我围上那条红得刺眼的围巾,俯下身不余力地抱紧了我,胸膛的心跳声都清脆入耳。




穿着高中校服的他似乎出现在哭泣的我面前,依然摘下了那条围巾然后将我的颈脖包围住,像往常一样抱住了我。

我伸出手臂,触到的是空气。



该结束了。



泪水打湿衬衫与胸前的白色领带,手中的苹果汽水已经溢出来不少.我的裤腿被碳酸饮料所浸湿,难受死了。




我突然记起之前两人合用耳机的日子都听过一首歌。


曾在有你的世界里欢笑

曾将你所看见的未来怨恨


你的声音、温暖、还有爱,对这一切。








说声再见。






Fin.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