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厨

无责任爱情

[速度松/.给智障的生日贺文] 关于溜冰。

好——给智障灰的生日贺文,虽然说完全看不出来啥意思还很渣,而且我还晚了几个月。肝了一下午一晚上终于在手机被缴前一秒发上来了,有些可喜可贺。
因为不知道该写什么就直接产了糖.智障灰灰我跟你嗦,你要是想产cr灰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这个生日贺文感觉超级没诚意(。
不过,我不管了.

回复也许部分要到下个星期五了,暮秋我要被缴手机心里超级哭xx.希望喜欢——这口难吃的糖

……但我就是想写.(严肃
全程设定捏造注意,主速度应该有微量其他的..不过看不出来趴。

食用愉快吼.☆


——————————————


再次从愣神中清醒过来时,チョロ松就已经穿着夹脚的冰刀扶着墙在溜冰场入口站着了。

Excuse me。

——我完全没有说要来啊喂,等等到底是谁擅自说有票就要来这种冷到煞风景还他妈容易摔的地方!!!是谁啊这么缺心眼的家伙!?


一旁兄弟们陆续进入了场地,注意到他的神情给出个意味不明的恶意笑容后比了个大拇指。

比。个。屁。啊。

松野チョロ松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爱意。




“喂…トド松,你也不会的对吧.身为哥哥我觉得可以带你…”

话音刚落人熟练地踩上冰面打了个圈转回到自己面前,以轻蔑的微笑对着自己慢条斯理发声。


“抱歉啊,チョロ松哥哥,我其实一年前就学会溜冰了呢?”

“什么时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啊为什么我们全都不知道——トド松啊!”

希望破灭的チョロ松只好扶着边缘站在地面,望着离自己没几厘米的地方是片厚冰,不知道该从哪儿下手。自己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难道不会滑倒吗——看起来滑溜溜的。

他连想死的心都有。

不会有比这更.糟糕的处境了。


------


“哦哦,自家发电三男チョロ松——你怎么还不下去呢,看一松都下去了哦?”


惨了。

怎么就忘记了还真的有更糟糕的事情,就是六兄弟中还有个长男啊——!!可恶居然疏忽了这一点,为什么会存在这个嘲讽力满满十年前的破事都会被翻出来吐槽一次会让人羞耻到死的家伙啊。现在可以杀了他吗,可以的吧??

チョロ松的神经似乎全缠在了一起,大脑空鸣发不出什么指令。


——————————


“…啊,做下热身工作。你你你先下去吧,我还需要热身,刚才饭吃多了胃胀得难受…”

“欸?我看看。”

おそ松自然地将他的话当真,便从身后环抱住了他,而后用手揉着チョロ松的胃部并将头靠在他的肩部慎重地询问疼痛的部位。

呜哇…在这个时候别来些无用的温柔啊。
被突然袭击的チョロ松只好面色泛红略有不满地将身后的人猛地甩开,顺便拍拍自己的脸故作镇定。


“你先下去吧…。”

“欸,是真的不舒服吗?…。昨天晚上难道太过火了所以…”

“滚吧人渣长男别在大众场合说这些下流的话??啊你要再不滚开我报警了就当你性骚扰了??”

“那我就先下去了…哎呀真是,你今天超级奇怪的啦チョロ松。”


望着对方下去后チョロ松心头忽然涌起危机感.其实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这点无法改变,就这样骗他下去岂不是连个能坦白的人都没有——被一个长男笑算什么,到时候被戳穿连五岁的小女孩也要笑我啊?

既然那样还不如就这么直截了当坦白了呢——没错就是这样,太赞了チョロ松,大不了封口费就…玩他那一直想耍的play就可以了吧。


“等等!”


“…欸?”


“おそ松哥哥!——其实我!”



“…腰疼。”

还是没说出来啊??不如说到底说出了什么玩意儿啊这不就承认了自己刚才的反常举动吗???那边的大叔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啊——天啊这下子真的要死了。


对面的人脸上的神色由青转白再泛上层潮红,似乎有些被吓到。
看来好像是信了自己的话。


“……チョロ松,那啥..我扶你下来。”



———————



综上所述,经过一系列神奇的变化后溜冰场出现了俩现充恶意欺负单身狗的现象。

おそ松真以为是自己的责任,目前还被蒙在鼓里心怀愧疚认真地扶着一旁根本走不了几步路的チョロ松。


チョロ松虽然很难为情心里却暗爽.现在他能名正言顺地号称身体不舒服,让半个身子几乎都靠在旁边的长男上,费力地拖着冰刀练习走动。


“チョロ松,对不起。…”

旁边的人以为那人生气,还在喋喋不休地低声道歉。

“我昨晚酒喝多了..保证以后不喝那么多酒了。关于没用套这点其实我也有在认真反省…然后没给你及时清理早上又来了一发这点我也想跟你道歉....”

“靠。…”


チョロ松心里暗骂这到底哪门子的道歉,听着只觉得耳根至脸颊全炽热得不行便叫人停止。


“别再说了。我懂了。”

“チョロ松,说真的——腰疼是吧哥哥回家再给你按摩噢? ”

“不,那个免了。…”


松野チョロ松。
意外地觉得真心在为自己害怕的长男,似乎好玩到不行,现在就算让他去自杀也会乖乖照办吧。


“说起来啊チョロ松,你看十四和那个孩子玩的很好诶.他俩超级闹腾的。”

似乎是希望转移话题的おそ松示意他望向某个地方,顺着手指望过去果然看见自家五男和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用急速在花式滑冰。虽然很危险却没出过一点乱子,这也真是难能可贵。


“你能做到那样吗?”

“别小看哥哥啊——能的吧,多练的话。”

“你告诉我有钱玩吗。”

“…。チョロ松!别在这里提那个!”

“戳到痛处了吧。…”

“那,你请我啊——”

“别开玩笑了你个人渣,连弟弟的钱也要啃。…”

“哈啊??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おそ松哥哥———危险!?”



待听见这声呼喊后沉浸于争吵中的两人才不满地扭头,结果一时思维扭转不回来只望见个孩子往这边失控地疾速推进,似乎下一秒就要撞倒自己风驰电掣般的可怕。

チョロ松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想着锋利的冰刀撞倒自己后从身上碾过是怎样撕心裂肺般的痛楚。


“チョロ松?!…”


似乎是自己的身体被反转半个圈后,没有完全脸部着地摔在了冰面上——事实上下边有只手护住了自己才没伤到颧骨,只是疼痛了一阵子。呼啸的风擦着耳背而过,顿时知觉失去了不少。

再试图睁眼时几个兄弟自觉围了过来,用听不太清的话表达着问候和微乎其微的惊讶。


倒下的时候,おそ松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将身子挡在前揽住チョロ松并顺势护住他的脸部才被撞倒。就在倒下前还不忘让身子微斜以让人落地时还能枕在自己身上作防护。


“…おそ松哥哥?”

吃痛地睁开眼后含糊不清地反过手来抓住人手臂摇晃几下.那只搂着自己的手紧到窒息,难以挣脱开来。


“…嘶。…”


“チ…チョロ松..?”

“你还有点神志啊!”

チョロ松也顾不得多少勉强地在冰凉的地板上支起身子,虽然有些滑但摔都摔了也没什么需要担心的了。


“怎么样?…有哪里痛?”

“チョロ松,你应该没被碾到吧…?”


“欸?”

“你的腰是不是又有摔倒? 会不会疼,现在还站得起来吗??要不要一会儿背你回去啊。…”



トド松打了个眼神,让几个兄弟们各自玩儿去了,别打扰这边需要交流的俩人。而他走前还在隐隐羡慕着思索着是否也要摔一跤。



现在チョロ松似乎可以旁若无人地发泄他应该诉说的感情了。

也许是这样。


接近饭点人几乎剩不下几个,除了仍在练习的几位学生外也没有可以来打扰他们的人。


-----

「我偶尔会在想,我家的长男是很烦人的。虽然是不折不扣的人渣,但只要确认起关系来,凭什么就会自动附加莫名其妙的温柔属性。——那只是他用来唬人的技术罢了,但我还是屡次中招。」


「…也许是我也是个笨蛋吧。」


-----



“你个笨蛋。”

“…??欸?”

“傻瓜。”

“白痴。”

“呆子。”

“…。”


未等おそ松反应过来想要还击几句之时,就感到对方扑进自己的怀里揪着胸前的卫衣低声啜泣了,便也打消了念头。

为什么哭呢。

おそ松也不想问,他觉得其实现在可能主动说话不是个好的选择。怀里的チョロ松颤抖着身子犹如慌张的幼兽,真是让人忍不住希望去怜爱和拥抱他。


“…以后不许做那么笨蛋的事情了。我也是个男人欸,还怕摔吗。…”


“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会心疼チョロ松摔嘛…。”





不好了。

チョロ松的心中发出了警鸣,脑海与心脏似乎都被某种情愫填充得体无完肤。此刻脸似乎比以往都敷上炽热如同火燎般地令人感到疼痛,更多的是羞怯。

就假装这里没有人存在吧。




おそ松未反应过来唇就被对方生硬地堵上,十分笨拙却仍努力地渴求着。是刚才入场前吃的巧克力吗——甜味从舌尖溢出准确传达到了心脏的部位,真的非常难以抑制。

他回吻了,保持着半搂人的姿态推进了舌尖,就这么毫不畏惧地交缠在一起,腻乎得成了蜂蜜。


“怎么突然…?”


“おそ松哥哥…我这辈子真的从来没遇见过你这样的无敌大白痴。”



チョロ松附到人的耳边,有些挑逗意味地低声传达给对方一句话,然后满意地望着人的脸由惊异变得通红,似乎耳垂都要滴下血来,然后按照理想中的紧紧地用尽全部力气搂住了自己。


而被抱住的人则满脸愉悦地轻揉这个大型金毛犬的脑袋,胜利者般的感受。






「呐,今晚要用套子啊,哥哥。」




笑颜在这对笨蛋情侣的脸上浮现开来,暖黄的夕阳透过玻璃窗朦胧地罩住了全部。


今天的他们也依然是甜蜜的阿。







—————————————

End。

评论(1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