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速度松/.最后的夏天。 [01]



注意事项请走 一定要点这里

楔子也有关剧情,请走http://antonio502.lofter.com/post/1d8c581a_a044b24(超链接突然失效了万分抱歉。




—————————————————————————




[01]



「おそ松哥哥。」



一声呼唤将他从梦境边缘拉回,半梦半醒间对方早已梳洗好套上了规矩的正装望向自己。


「再让哥哥睡一会嘛…」

「今天是开学典礼啊白痴哥哥!起来!」


「开学…喔…喔?!」

「チョロ松,几点了?!」


「…八点开始,七点四十三了,现在。」

「要命——!」



おそ松嘴上如此说着还是漫不经心地起身将床铺叠好,连着枕头放好才去浴室洗漱。チョロ松在外听见咕噜的水声才发觉那家伙又在玩了,心急火燎地跑去一脚把门踹开。

对方果然含着水在喉咙冒泡,一见チョロ松进来吓得呛了个半死把冷水全喝了下去,喉咙真是火辣地难受。

「チョロ松——!」

「哈哈哈哈好狼狈!——」

两人笑闹地扭打在了一起,互相叫骂着扯头发或是掀衣服之类的事,等到反应过来后就连原本干净清爽的チョロ松也从头梳理一遍才能见人。

迟到成为了必然的事情,味噌汤都没来得及喝的两个冒失鬼咬着馒头就冲出了门外。



飒爽的秋风已然不如夏季那么炽热,就连阳光也带上丝柔和的气息,不再那么刻板。

街道上除了老人就没其他人了,只剩下两个迟到十分钟不止的人时而狂奔时而歇息地在街道上演闹腾剧本。



「怕什么迟到!反正又不会被勒令退学!」

「切!都是因为你啦!」

「哥哥好伤心啊——这么说我吗。」

「快到学校了…啊,要命、他们已经返回教室了啊おそ松哥哥!」

「我们是几班的?…」


「妈妈说是初一十三。…喂!校警过来了啊叫你别走这里啊!」

「谁知道啊哥哥以为他睡觉了!」

「跑快点啊!白痴智障笨蛋混球兄长!」

「你只是想骂人吧,看我到教室不打晕你!…」




校警在后边隐约发觉只是迟到的学生才停止追逐,不免感叹双胞胎连吵架的模式也一模一样。


----------


两人却还在死命奔跑中,后来从学校的小门才勉强进去找到班级——幸运的是没被校长发现只是被班主任训了一顿。问其迟到原因,两人不约而同地指向对方。


「这都是因为チョロ松/おそ松哥哥太吵!」


「喔,原来你们就是是传说中的松野兄弟啊。」


下面有个不算太响亮的声音爆发出来,不清楚是哪个小学的玩伴揭的底。


「听说啊,这对兄弟特别诡异呢,弟弟可是一次都没赢过哥哥哦!就连泡妞的技术也是,哈哈哈哈!…」



全班哄堂大笑,就连老师也忍俊不禁。


这边的气氛却骤然转变。

本应该笑出声的おそ松担忧地牵住旁人的手,敏感地察觉到他用了些力度地将手甩开。脸上的表情全无方才的兴奋,就仿佛跌落谷底的败者在嘲笑声中垂下本该骄傲的头颅。

おそ松命令似地强制握住那只正在发抖的手径直走上讲台。



「喂,老师,我们的座位在哪。」


「还有,为了保证接下来三年我能与这个班的全体学生和谐共处,请问把我家弟弟弄哭的家伙是哪一个,能出来让我见识见识?」


「喂!没、没有哭!…」



全班都知道这个新的集体中有了个不能惹的人叫做松野チョロ松。
瞬间略带敌对的目光就朝他涌来,如来势汹涌的潮水将他吞没并打得支离破碎。


「是我啦——真没劲。」


带头的男孩不惧怕地站起身来,一看便是吊车尾班级的不良分子,最爱挑唆与带动侮辱性的气氛,是最令人厌恶的一种人。


「啊啊、是你啊!——我不认识你哦。嗯、不过话我就这么告诉你了,我家チョロ松啊,为了超越我可是拿买零食的钱买了练习册哦。很勤奋对不对,还不让我知道。——啊、因为这样所以成绩会比你们百分之八十五的人高上一个等级,我觉得可能你们没脸笑他欸?…」

「喂!你知道的啊!?」

「那当然噜,你顺便从书店买了泳装女杂志哥哥也知…」

「快闭嘴。」



几乎全班都在想着「这对兄弟是出来搞笑的吗」这样的话。





「那个、松野君,能安排座位了吗?」

「是的请随意!老师,我家チョロ松很怕生的,一定要跟我这个哥哥坐在一起!…」


「谁怕生啊,白痴!?」




—————————————————


TBC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