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上旅者

↑我的老婆↑

[阿松/.材木松] 磅礴大雨。

*心情低落摸出来的鱼。
*比较负能量ooc,并非傻白甜气氛十分阴沉注意。
*意识流。应该算是。非常乱。
*材木松。
*tott第一人称视角。另外自己加了totti怕雷电的设定。
*感谢观看。



---



铅色的雾气大面积笼罩了存在于此的一切事物,布谷鸟也好麋鹿也好全是朦胧的影子。家里的网络莫名其妙地断了连接,自己的一份梨子被偷吃得一干二净。

没有理由能让我的心情好起来。

如果说非要有几个兄弟存在的话,我的确是不必要的存在。想起那句话我的心都隐隐作痛,表面强撑的欢颜与回击全是针对自我的良心安慰。我倒是也很理解轻松哥哥这么说的原因,若是我不复存在那么他便是中间的大角色,也不至于所谓不上不下的。末子是位令人头疼的麻烦角色,又嫌弃哥哥又一面高歌独立的反抗分子,只有傻子才会待见。


我垂下脑袋如被捕的雏鹿蹬嗒着腿,双手握着粗糙的麻绳,坐在晃动起来都吱嘎作响的劣质秋千上。我处于一个除了我不会有第二个发现的地方,因为这里是我从小就占领的避难所。
小学的时候因为莫名其妙的坏事,我逃出家门往某个方向横冲直撞而最后来到了这里。那个时候这儿还是漂亮的,栽种着郁金香与高大的梧桐,设备完善,偶尔会有和善的老人。我不敢让别人知道这里,惶恐地跑回学校使哥哥们以为我去那儿避难了——因为他们发现我的时候,我在教室里睡着了。

我非常清楚自己要装成什么角色。我满足于优越感,那种比兄长全都优越而引发出的恶劣嘲笑满足感让我在无数次打击中挺过来。我不是个争强好胜的角色,懒惰才是我应有的本性,我只是在享受我所爱的生活。有时候奔跑着会感觉到累,但怎样都无所谓。


堕落万分的松野椴松。

我兴致来了,然后希望告诉你一个秘密,想知道在我心中最差劲的兄长是谁吗。



也许你没猜对,是松野空松。

每次看见他心里都非常痛,似乎那块地方的血液都要凝固成胶似地难以呼吸。那种洋溢而出的感觉是我无法形容的。我曾经用被女生甩了来形容,但前者是一件痛苦得多的事情,我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好痛。
非常难受。
想要哭出来。


也许是由于他无数次的善良与包容使我感到窒息,也可能是他那温和的态度让我感到无比厌烦与腻人。就像老妈子一样,喋喋不休地问我,似乎想要把我的全部摸透。

再然后我发现这种心情字典里查不到,谷歌上也没有给出答案,我所依赖的网络什么都没给我。只是隐约模糊地摸索出一条路,然后云雾包围着我——什么也看不清。


----



突然思绪被打断了。
毛躁的雨点起先是打湿了额前的刘海,继而一声响雷咆哮着冲击我的每一根神经。我并没将手放开,雨点便打落在我的卫衣与鼻尖再到全身都被水浸湿。我没戴帽子,也没带手机,在这里几乎阻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出来的目的已经忘了,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雨浇昏了头脑,然后似乎胸口被无形的力量不停抨击捶打着。啊——真受不了,雨势好大啊。


好痛啊。



忽如其来的雷声再次贯穿脑海,我惊叫一声护住了脑袋蜷缩在秋千上瑟瑟发抖。
我被无形的害怕笼罩着。




“小椴——!!!!!”

突然某个声音压过了惊雷的轰隆声,朝着我迸发出来。那个熟悉的低沉声线爆发出嘶吼,意外地使人感到安心,在无助的时候恰到好处地亮起一盏明灯。

紧接着他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打着一把容得下两个人的深灰大伞朝我跑来。我的心头无形生起厌烦,也与感动交织着刺激我的大脑。我讨厌他,但我喜欢他。


多矛盾的一件事。



空松很快来到我的面前,气喘吁吁地。他的脸不知是被雨水还是汗镀上薄薄一层,大口喘着粗气,在空气中化成朦胧的白雾,但我看得清他的脸。我知道他跑了很久,从涨红的脸看得出,我等待着劈头盖脸的骂声。

但我也意识到我错了,不然该说如此熟悉他的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只会稍微缓气,然后重新露出苦涩欣慰的笑容抚摸着你的脑袋,说声快回家啊。
我是不折不扣的傻子。


他也这么做了。



“你怎么来这里的,这是我的秘密基地欸——”

“哎..无意发现的吧. My brother的事情怎么能不知道呢.哈哈。”


我愣了。
趁着磅礴大雨在脸上留下水珠的时候,我抽动鼻子有些不争气地哭出几滴眼泪。幸好我的声音不变,他什么也没看见。

“笨蛋吗你,不知道你这么狡猾啊。”



---



那条路我似乎看清楚了,非常完整清晰地。


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的,躲避着的事实我一直都清楚地知道。只是从了解到不正常后便非常自然地回避了它,全当是恋兄情结一厢情愿,也不过是一时的冲动想法罢了。
因为想要忘却,便与别人约会,努力想要做个最正常的孩子。
总是不成功,反反复复地在分手与重获新欢中获得暂时的解脱和更久的空虚,这真的是想要追求的自己吗。


好累啊,空松哥哥。




我喜欢你。

不可抑制地喜欢你。



无论是你的微笑也好,细腻的温柔也好抑或是那么笨拙的爱护方式也好。

就像快跌落悬崖伸出的援手,在落入深渊以前就被阳光将自己唤回。一直一直都是那么蠢笨的不会为自己着想的家伙,即使收到吃了半包的零食也会感动得落泪的家伙,就是这样的家伙..




我最喜欢了啊,空松哥哥。


迫不及待地想告诉你,即使会被拒绝也好被另眼相看也好,都想说出来。
就是这样啊,就是所谓的..?






“空松哥哥……”















----




“小椴,回来第一个就打算给你报喜的没想到不在啊——你的brother我的女朋友超可爱的喔,是第一的honey。”






----



雨势大起来了。
淅沥的雨声逐渐盖过周围的所有声音,包括某句逐渐远去的话语和模糊不清的真相都被风刮走了。

我大脑一片空白,傻傻勾出一个普通的笑容。





----



END


----





看到这里非常感谢您。
依然是半吊子的东西,感谢观看。^^

评论(6)

热度(33)